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暴虐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暴虐

        虽然自己能够篡位是因为有了唐人的支持,但唐人是否直接参战,却意味着政局平息之后伽独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纵然这个王位等同于捡来的,可既然到了手中,林邑国这千里河山便是他伽独的囊中之物,所有的土地女人财富都是他伽独的,又怎能心甘情愿的拱手相让于唐人?

        能够少付出一些代价,自然是最好的……

        然而眼下勤王之师有跋陀罗首罗和可伦翁定这等威望卓著之辈率领,想要坚守王城必然是一番苦战,若是没有唐人出兵协助,伽独可没有信心凭借自己手里这万余兵力保得住屁股底下这个宝座。

        “将所有兵力调集东门,给我死死的守住!那些勤王之师虽然兵力达到数万,却不过是全国各地汇集而来的乌合之众,只要能够挡得住他们第一波强攻,那王城就稳如泰山。另外,即刻派出快马斥候前往岘港送信,请唐军按照协议出动军队相助,只要唐军骑兵一至,那些勤王之师立即便成土鸡瓦狗,崩溃四散矣!”

        伽独沉着下令,并未有多少惊慌。

        就算有跋陀罗首罗和可伦翁定这样的忠臣率领,伽独也有信心在大唐援军的帮助之下展开反攻。

        说起来,好像又得感谢这个时机,那数万勤王之师看上去固然是个极大的威胁,但只要反攻胜利,全国所有忠于王室的军队几乎一网打尽,自此之后哪里还有人敢反对他伽独登上王位?

        果然还是汉人厉害,“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人家几百年前就看透了世间的至理……

        “喏!”

        部将得令,赶紧大步离去,按照命令一边集合兵将抵抗即将到来的勤王之师,一边派出快马斥候,前往岘港求援。

        伽独伸了个懒腰,神情有些不豫。

        请求唐军出兵,按着这些人的胃口,恐怕所需付出的代价必然是令他极难承受……

        一侧的殿内忽然传出一声惊叫,紧接着便是一个尖锐的女声破口大骂,言语之言对伽独极尽侮辱。

        伽独心里一股郁气猛地升起,当即起身大步走向侧殿,一脚将殿门踹开,便见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嚎哭大骂,几个兵卒讷讷的围在一旁。

        伽独大喝道:“闭嘴!”

        殿内众人都吓了一跳。

        几个兵卒赶紧跪地施礼:“大将军!”

        那少女愣了一愣,随即破口大骂:“伽独,你个狼子野心的奸贼!妄父王对你信重有加,你却做出此等弑王篡位之事,简直狼心狗肺!你家男丁断子绝孙,女眷世代为娼,你个下贱的奴隶,猪狗一样的东西,也配国王宝座?我呸……”

        这少女年岁不大,性情却显然极为刚烈,虽然披头散发形容狼狈,但肌肤白皙容貌标志,却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

        伽独大怒,上前两步一把掐住少女的脖子,恶狠狠的瞪着她,一字字道:“若非你的身份还有点用处,当真以为某不敢杀你?再敢对某污言秽语恶毒诅咒,某就让你尝尝这世间最恶毒的刑罚!”

        他是当真气炸了!

        这少女乃是范镇龙幼弟之女,其父成亲之后便病逝,留下这么一根独苗,深得范镇龙宠爱。范镇龙无后,若是没有意外,这个少女便会成为日后林邑国的女王。

        伽独将此女留下,便是打着与其成亲的主意,虽然不算是名正言顺,可好歹也算得上是范氏王族之人,登上王位的阻力会小很多。

        然而林邑国人笃信神佛,最是相信诅咒之类,很多事情做得说不得,瞒得过自己就认为瞒得过神佛,少女这番恶毒至极的诅咒,怎能不令伽独怒火滔天?

        他可不是想着过一把国王的瘾就算,他想将这个王位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他伽独的子子孙孙都是林邑国之王!

        少女被他狠狠的掐住脖子,清秀的脸庞涨得通红,右手往自己宽松的衣摆下掏了一下,然后猛地抬起,手中寒光一闪,一根银簪已经狠狠的扎进伽独的肩膀!

        若非少女身形娇小手臂太短,这一下说不得就能扎进伽独的脖子里……

        猝不及防下被少女得手,伽独忍着疼痛怒发欲狂,一脚将少女踹的在光滑的地面滑出去十几步,蜷缩起来一时动弹不得。

        扒掉肩膀上的银簪,一股鲜血飚了出来,伽独整个人仿佛嗜血的魔王,一把扯开身上的袍子,露出雄壮魁梧的身躯,大步走到少女身前,探身扯着她两边衣领,猛地一用力,“嘶”的一声便撕成两半。

        衣裳下洁白纤弱的少女胴体瑟瑟发抖,充满了怯懦和恐惧,就像一只狮子面前无路可藏的小兽……

        伽独哪里还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他心里满是愤怒的火焰,就想着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尝尝最痛苦的滋味儿,俯下身去将少女翻转过来,狠狠一个巴掌打在少女脸上,少女头晕目眩,挡在胸前的胳膊垂在身体一侧,露出雪腻的玉峰,峰巅两点淡红,仿佛雪山盯上寒风之中微微颤动的红莓……

        伽独狂性大发,跪在少女身下,狠狠发力……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偏殿之内回荡。

        伽独浑然不顾身下小小的娇躯能否承受自己的狂暴力量,所有的自卑、愤怒、慾望尽数发泄,只是一味的冲锋,冲锋,再冲锋……

        半晌之后,所有愤怒尽情发泄的伽独心舒神畅,满意的站起身,看着地上被他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少女,抬起头,咧开嘴,指了指寝殿:“那里还有一个王后呢,都去尝尝鲜,这个是老子的女人,你们不能碰。”

        几个一直在旁现场观摩的兵卒早已热血沸腾,此刻听闻伽独之言,顿时欣喜若狂!

        “多谢大将军!”

        几个兵卒呼啦一下直奔寝殿,连推带搡争先恐后,唯恐落后他人一步……

        那可是王后啊!

        林邑国最最尊贵的女人!

        能够尝一尝王后的滋味儿,不枉人间走一遭……

        须臾之后,寝殿传来一阵狞笑和凄厉的惨叫。

        伽独披上衣袍,看也不看地上早已昏迷不省人事的少女,转身走出偏殿。

        “启禀大将军,城内的军卒都乱了套,一时间聚拢不起……”

        一个亲信将领满头大汗的跑进大殿,疾声言道。

        伽独吃了一惊,忙问道:“怎么回事?”

        那将领抹了把汗,无奈道:“现在所有的军卒都快疯了,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见女人就抢,城内几乎成了一地废墟,勤王之师都快到东门了,可末将紧紧收拢了不足三千人,全都乱套了……”

        纵兵入城便是这等后果,这些兵卒就好比一群野兽,放出去容易,可是一旦杀性激起来,在想收拢,却是难如登天。

        除非城内已经杀无可杀,抢无可抢……

        伽独快步走到大殿门口向外眺望,这才发现整座王城都被火焰照亮,浓烟一股一股充斥着城内,即便是王宫之内都有多处起火,空气中满是烧焦的味道。

        顿时急了:“速速随我前往东门,观察敌军动向!”

        让亲兵为他披上甲胄,大步流星便走出王宫,沿着街道径直前往东门。

        刚刚出了王宫,便见到一伙兵卒衣衫不整的从一处豪宅之中走出,宅内烟火冲天惨叫不绝,这些兵卒却嘻嘻哈哈,拎着各式各样的值钱物件,一边走一边系裤带……

        伽独气得发狂,敌军都快兵临城下了,你们还烧杀抢掠快活呢?

        当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抽出宝刀就是一顿猛劈猛砍,大叫道:“都给我杀了!一群废物,要你何用!”

        却浑然忘记,正是因为他自己志得意满之下在王宫内享受着国王待遇,这才导致手底下的兵卒彻底混乱……

        等到将这群倒霉的兵卒尽数斩杀,伽独这才拎着刀匆匆赶到东门,登上门口一看,顿时到此一口凉气!

        只见城外原野上无数的火把在黑暗中跳跃闪烁连成一片,铺天盖地一般向着城门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