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李二的气魄!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李二的气魄!

        房俊对于李二陛下的“自以为是”有些失望,这等穿越时代之构想的确不是李二陛下能够理解并且洞悉的,这无关与李二陛下的智商和能力,纯粹是时间所构筑而成的代沟。

        不过若是所有人都如李二陛下这般单纯的以为房俊是打算为兵部揽权,那房俊自然乐见其成,瞒天过海暗度陈仓这种事情,他最拿手……

        李二陛下训斥了房俊一顿,又将案头房俊的奏疏拿了起来,翻开看了看,剑眉蹙起,神情之间有些担忧。

        “火器之利,着实是有万夫不当之勇……你这般又是震天雷、又是火炮,还有这个火枪……若是大力发展下去,岂非手无缚鸡之力之妇人顽童,亦可以之杀人?现如今吾大唐之兵威横行天下,还有必要去发展这虽可伤人、却也可以伤己的火器么?”

        听李二陛下如此问,房俊顿时心中一沉。

        果然皇帝看待事物的角度皆是相同的,清朝那位“圣祖爷”在面对火器之威时,忌惮的亦是此点。结果因为对于威力巨大之火器的忌惮,也因为对于八旗铁骑之信心,不仅将最新式的火器束之高阁,甚至将明朝便已建立的火器研发生产体系彻底根除……

        鼠目寸光,莫过于此!

        房俊面色严肃,沉声道:“微臣只想请问陛下一句话——微臣能够研发出火器,那么别人能不能?吾大唐能制造火器,那么别国能不能?!”

        李二陛下愕然,旋即猛然惊醒!

        他只是忌惮于火器之威,觉得这等神兵利器实在不应是人世间应有之物,杀伤巨大,有伤天和!尤为重要的是,以火器之射程、威力,可以轻易对他这位人间帝王的安全构成极度之威胁!

        甚至可以令他夜不安寝……

        然而房俊的话,却令他犹如醍醐灌顶一般醒悟!

        房俊的确在杂学一途上惊才绝艳,可世上能人无数,谁敢说就没人能在杂学上胜得过房俊?房俊能够造出火器,焉知别人便造不出?就算是眼下造不出,那么十年后呢?百年后呢?

        终究还是会有人造的出来!

        房俊继续鼓动三寸不烂之舌:“陛下圣明睿智,才是千古未有之明君,自然知道国势之道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先如今大唐蒸蒸日上繁荣昌盛,却不可骄傲自满故步自封!越是这等看似前途锦绣的时刻,便越是要励精图治锐意进取,让吾大唐威武强盛,雄霸四海!我们现在乃是当世第一个研发出火器之帝国,这便是上天赐予的良机,只要一直不断的在火器研发上给予资金和政策的支持,便能使得火器领先当世,在未来一直冠绝天下!可若是我们此刻放弃了火器的研发,甚至因为惧怕于强大的威力,反而将其束之高阁、全面禁止,那才是大错特错!万一明日突厥、倭国、大食、甚至高句丽研发出了火器,大唐铁骑要如何以血肉之躯去抵挡那毁天灭地之神兵?分明是我们先行研发出了火器,最后却因为我们的懦弱将之禁止,然后被敌人在火器上面迎面赶超……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这可不是房俊危言耸听,这是历史上明明白白发生过的事情!

        火药由汉人发明,却只是将之用于爆竹烟花,最后是西方人将之发扬光大,然后用火药武装起来坚船利炮敲开了国门,致使华夏儿女遭受了千载不遇之奇耻大辱……

        那一段长达百年的黑暗岁月,给这个民族造成了多少难以弥补的创伤?

        他绝对不能让这一切再一次发生!

        李二陛下显然被房俊说动了,沉吟半晌,剑眉狠狠一扬,霸气凛然:“你说的不错,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上苍让火器诞生于大唐,便是对大唐最大的眷顾,朕岂能因为担心私人之安危,便将这等神兵利器弃之不用?朕宁愿当真死在火器之下尸骨无存,亦绝不愿以后被外族用火器叩开国门,肆虐大唐河山,残杀吾大唐子民!”

        声音洪亮,在大殿之上嗡嗡回荡!

        房俊瞪着眼看着面前一脸决绝的李二陛下,而后长长吸了口气,起身离座,倒退两步,一揖及地!

        “陛下圣明!”

        这一拜,房俊心甘情愿,只为李二陛下这满腔豪情!

        他明明知道火器之存在可以使得刺杀之事愈发简单,却宁愿自己冒着极大的风险,亦不使火器之发展陷入停顿,不给外族任何有可能崛起之机会!

        这才是天下帝王应有的心胸气魄!

        与之相比,那位被无数寡廉鲜耻之辈吹嘘的“圣祖爷”,简直有如萤虫比之烈阳,燕雀比之雄鹰!

        “陛下壮哉!大唐壮哉!微臣即便粉身碎骨,亦甘为驱策!”

        房俊鼻头微酸,大声言道。

        “呜哈哈……行啦行啦,此间唯有你我君臣二人,这般作态给谁看呢?”

        李二陛下抚须大笑,龙颜大悦。

        说心里话,他对于房俊最不爽的一点,就是觉得这厮实在是对他这位人间帝王缺乏敬畏之心!

        李二陛下观人无数,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他能看得出房俊那掩饰在骨子里的桀骜不驯,那是一种虽然不知因何而起,却始终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骄傲!

        这小子睥睨众生,谁也不服!

        包括他这位手执日月的天下至尊……

        然而现在,李二陛下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房俊发自内心的尊崇和驯服,这是之前从未有之的,令他心舒神畅,能够使得一个如此桀骜之人驯服尊崇,这种成就感实在是太强烈!

        房俊这才起身,却依旧正色道:“微臣非是谄媚之词,陛下胸怀天下、洞烛万里,实乃大唐之福!微臣未见过古之三皇五帝,却也知就算他们当真圣贤,亦不过如此而已。”

        李二陛下眯着眼,捋着胡须,听着房俊“拍马屁”,心情爽得飞起……

        幸亏此刻殿上无人,若是魏徵在此,怕不是要给这两人扣上一个“昏君佞臣”的大帽子,狠狠训斥之……

        “行啦,还是说说你鼓捣的这个铸造局吧,朕总觉得其中必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你小子是不是藏了后手?”

        不得不说,李二陛下对于房俊的了解颇深,才不信这厮只是甘愿维修一下兵械甲胄,替军器监打打下手而已。

        “陛下明察秋毫……”

        阿谀之词说多了,难免顺嘴……

        “陛下可曾看到微臣的奏疏上,那一条将房家铁厂的新式炼铁之法献于兵部的条陈?”

        “唔,自然是看到了,怎么,不是总说朕巧取豪夺,抢了你的玻璃作坊么?”

        李二陛下一脸戏虐。

        房俊笑了笑,不以为然道:“与新式炼铁之术相比,玻璃又算得了什么?”

        李二陛下奇道:“那朕更不明白了,你小子视财如命,这等几乎可以保障房氏一族数百年吃穿不愁的炼铁之法,为何却要主动献出来?”

        房俊全当没听见那句“视财如命”的话语,上前两步,腆着脸笑道:“陛下也认为新式炼铁之法可保障房氏一族数百年无忧?不得不说,陛下当真是英明神武、睿智无双……那啥,既然陛下认可这个炼铁之法的价值,那您看……是不是应当给微臣一些奖励作为补偿呢?”

        “呵呵……”李二陛下冷笑道:“比如?”

        房俊厚着脸皮,低声下气道:“比如,将微臣这爵位提上一提……您看啊,微臣这官职说高不高,但是说低也不低了,平素往来皆是王侯公卿,这爵位低了,难免就得点头哈腰,凭白矮了一截儿……再者说,您看微臣连着炼铁之术都献出来了,您总得表示表示对吧?否则若是被那些御史言官知道了,说不得就得编排陛下您赏罚不分、奖惩不明,于您威武霸气之圣名有损不是……”

        李二陛下气笑了,如此厚颜无耻要官讨爵之辈,生平仅见!

        “这炼铁之法,当真如此重要?”

        “这是当然!陛下深知火器之利,但微臣想要跟您说的是,现在火器的威力,与微臣心中之预想,尚有十万八千里之差距!而限制火器威力的窍要,便是钢铁的质量!微臣为了大唐之锦绣盛世,为了陛下之千秋万代,这才忍痛割爱……”

        李二陛下相信房俊不会说谎,既然炼铁之术如此重要,更显得房俊将其献出之可贵,不过嘴上自然不会说好听的:“如此说来,若是朕不给你升个侯爵,你还要鼓动御史台那些言官弹劾朕了?”

        “微臣不敢,可是公道自在人心,旁人说什么,却是微臣管不了的……”

        李二陛下怒极,拂袖道:“你还要不要脸皮?房玄龄如玉君子,怎地生了你这么一个败类……咳咳,赶紧滚蛋吧,回家去等着敕书!”

        “微臣遵命,谢主隆恩!”

        房俊美滋滋作揖谢恩。

        他心中在想,哥们儿将炼铁之术献于陛下,从此之后房家铁厂便等与朝廷同一阵营,却不知那以炼铁为家族主业的长孙无忌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