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蹊跷的大火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蹊跷的大火

        房俊有些理解不能。

        究竟是我具有希特勒一般蛊惑人心的潜力从未被发掘,还是这两个棒子的智商早已堕落在海平面之下?

        居然胡说一通,就把我给放了……

        房俊站起身,揉了揉被绳子捆得不通血脉的手腕,想了想,说道:“某不能走!”

        两个高句丽武士瞪眼,怒道:“不走?那长孙冲早已恨你入骨,设下这个局就是要让你明知道送死也得来,你以为他能放过你?”

        “就是就是,吾等宁愿被你骗了,也不能冒着破坏大莫离支大事的风险宰了你,你怎的还不知好歹,反而不走了?”

        房俊一摊手,无奈道:“某有什么办法?皇帝陛下已经下令,若是不能将长乐公主殿下完好无缺的带回去,皇帝就要杀某全家,将某凌迟处死……所以,二位不如助某一臂之力,将长乐公主殿下也一起救出来?”

        两个高句丽武士面面相觑。

        特么的,都说汉人奸诈,今日不仅见识到了,更见识到了汉人另一项能力……

        这脸皮到底是什么长的,怎地这般厚?

        若是放掉房俊倒也罢了,毕竟长孙冲也不能拿他俩奈何,可是反水协助房俊救出长乐公主……这可就为难了。

        *****

        整座長安城彻夜无眠。

        东市的大火熊熊燃烧,映红了半边天空,烧得人心惶惶、一片喧嚣。但凡在东市之内有产业的,无论有没有被这场忽如起来的大火波及,全都在家对房俊破口大骂!

        世家门阀们之所以在三司推事之时对皇帝妥协,一则的确证据不足无法将房俊定罪,二则亦是希望房俊赶紧回到京兆府主持大局组织救火,毕竟现在的京兆府除了房俊没人玩得转,最重要的还是即便放出了房俊,他身为京兆尹已然要为这场大火负责。

        可谁能想到房俊居然如此光棍?

        他将整个东市封锁起来,只是确保大火不会伤及人命,对于那些被火焰席卷付之一炬的货值店铺不屑一顾,绝口不提救火之事。多家被大火波及的世家前去京兆府讨要说法敦促其赶紧救火,却皆被告知目前京兆府的衙役兵丁尽在追捕劫掳长乐公主的凶徒,想要救火实在是人手不足,有心无力。

        好吧,这个理由很强大……

        世家门阀哪怕满心愤懑,亦是无可奈何。

        货值再多、损失再大,难道还能比得上长乐公主殿下的性命安危?就算心里那么想,可也绝对不敢说出来。不管私底下关陇集团也好江南士族也罢甚或是山东世家跟皇帝斗得如何热火朝天,最起码还是要在明面上保持对皇帝的足够尊敬。

        你们京兆府没人手,咱们可以理解,毕竟公主殿下的安危是头等大事。那么咱们自己组织人手救火总行了吧?

        可是等到各家组织起来的救火队赶到东市,却发现东市的几条出入口尽皆被封锁,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

        世家门阀怒了!

        大火滔天你们京兆府视若无睹也就罢了,我们自己救火也不行?

        京兆府给出的答复更绝——与货值想必,人命更重要。为了各家各户的人身安全着想,京兆府绝对不允许未经专业救火训练的业余人员进入火场……

        这一次各家各户的仆役下人们偷着乐了。

        这年头救火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没有消防车没有高压水枪,更没有防火设备,只能是靠着人力拎着水桶一趟一趟往火场里头浇水,危险太大。

        相似这般规模的大火,想要扑灭没有十几二十条人命怕是无法扑灭……

        家主们高高在上,动动嘴皮子这些仆役下人就得赴汤蹈火,现在前头有京兆府拦着,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世家门阀的大老爷们彻底无奈。

        只能眼泪巴巴的瞅着冲天而起的火焰一阵猛似一阵,自家的货值被熊熊大火席卷,付之一炬,化作飞灰……

        心中对于房俊的愤恨简直倾尽三江之水亦难以扑灭!

        京兆府的确除了房俊没人玩得转,房俊一回来便一手遮天,他说不许救火,那就谁也不许救……

        仇富的心理任何时代都会存在,只要还有阶级的区分、还有贫富的差别,那就永远不会消失。

        与世家门阀顿足长叹心如滴血相比,寻常百姓则是乐见其成……

        在漆黑的夜晚,夜风吹拂着火焰。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在一间间店铺之间,无数货值被火焰席卷!

        百姓们压抑着心底的兴奋,内心深处大叫着:烧吧!将这些为富不仁的家族统统烧光,将这些压榨穷苦百姓得来的货值统统烧光!

        烧吧,让大火来得再猛烈一些吧!

        熊熊大火似乎听到了愤怒的力量、热情的呼唤和胜利的信心,它们欢快的跳跃着飞舞着,它们在大笑,它们深信黑暗遮不住火焰,是的,遮不住的!

        火焰像是疯狂一般跳跃,将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席卷,燃烧在自己的深渊里!

        令狐家,令狐德棻凭窗而立,负手看着远处映红了天际的大火,一张老脸上满是肉痛之色、愤怒之情!

        房俊可恶!

        此次东市大火,损失最惨重的怕就是他们令狐家,不仅数间店铺货邸被烧得干净,便是货邸被别的商家存放的货值亦是付之一炬。自身的损失倒还能够承受,但是即将赔付给别家的损失简直让令狐德棻觉得是在割自己心头的肉!

        那可不仅仅是被烧掉的货值的价值,还有连带的赔付给别家商户因为毁约等等多连带的损失,那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令狐家十数代累积,方才有今时今日之殷实家底、显赫地位,难道就要被这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等到将来自己百年之后,尚有何脸面去面对地下的列祖列宗?

        后世子孙又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个一手断送了家族底蕴的祖宗?

        怕不是逢年过节的,连二斤猪头肉都没人给自己摆上……

        身后脚步声响。

        令狐锁的声音响起:“东市货邸那边的杂役趁乱逃回来了。”

        令狐德棻神情一凝,赶紧问道:“情形如何?”

        自从大火燃起,东市那边便被京兆府封锁,外人不许进去,里边的人想要逃出来也尽皆被控制起来,至今城内只能看到东市大火熊熊火焰冲天,但是到底如何情形却一概不知。

        “孩儿已经将他带来了。”令狐锁转身对着门口招招手。

        一人快步入内,到了令狐德棻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额头“砰砰”的磕在地上,几下子就鲜血迸流,口中悲呼道:“家主,小的有负您的信任重用,万死莫赎其罪……”

        令狐德棻认得此人乃是东市货邸那边的一个管事,心中正自焦躁,却见此人这般作态,令他更是心急如焚,顿时飞起一脚将此人踹翻在地,怒叱道:“有话快说,与货邸之中的货值相比,你这条狗命算个甚?”

        “是是是……”

        那管事赶紧翻身爬起,抹了一把额头的血渍,疾声说道:“那火燃得极快,小的正自熟睡,等到被伙计叫醒,火势已然铺天盖地,根本就救无可救!几间货邸之内的货值尽被焚毁,店铺也烧得精光,连房子都塌了……”

        古代的房子都是木质结构,最是怕火,大火烧掉了房梁,整座房子便会坍塌下来,砸倒四周的墙壁,变成一片残垣断瓦……

        令狐德棻脸上的肌肉猛地抽搐一下,眼前一片漆黑,身子摇晃一下,差点栽倒在地。幸好身边的令狐锁眼疾手快,一把搀扶住令狐德棻的手臂,这才没有让他倒地。只是令狐德棻下意识扬起的手不巧打在令狐锁的脸上,疼得令狐锁眼泪都快留下来了。

        他一嘴牙被高阳公主致使人打得没剩下几颗,连饭都吃不了只能喝汤,牙床子被碰了一下,钻心的疼!

        尽管已经做了做坏的准备,但是当听到情形比自己想象的更糟,令狐德棻还是感到接受不了。

        他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场火到底是怎么烧起来的?

        怎么就一经发现便火势蔓延不可控制,迅速席卷了十数间商铺?

        最最重要的是……

        为何偏偏自家的货邸成为了重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