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这是要内讧的节奏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这是要内讧的节奏

        久久不见长孙冲说话,房俊心中狐疑,暗暗提高警惕。

        这小子该不会是酝酿什么阴谋诡计吧?

        向长乐公主那边睨了一眼,距离大概有十几米,哪怕自己刘翔化身博尔特附体,也不可能在两个死士反应过来之前将长乐公主从他们手中抢过来……

        后臀伤处一阵阵针刺一般的疼痛,想来是结痂的伤处被剧烈运动撕裂。

        再疼也只能忍着,还是得稳住气……

        而另外两个黑衣死士站在原地有些懵,少主怎地还不说话了?到底要不要搜房俊的身?

        这时长孙冲的声音方才响起:“将他们一起带回来!”

        两个黑衣死士当即上前,一人去搜房俊的身,另一人冷不丁狠狠一拳打在房俊肚子上。

        “嗷!”

        房俊闷哼一声,身子虾米一般弯了起来。

        此人力气甚大,这一拳打得房俊整个胃部都痉挛起来,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仔仔细细将房俊身上搜一遍,没有发现匕首火器等危险物品,这才掏出绳索将房俊双手反剪到背后,结结实实的绑了,推搡着向松林中的茅舍走去。

        山下众人看得清清楚楚,待到见房俊被绑了,尽皆默然不语。

        怕是凶多吉少……

        心中也都对房俊愈发敬佩。

        按说以房俊的身份地位,就算长乐公主遭遇不测,大抵也不过是被一撸到底充军发配,毕竟不是房俊的直接责任,陛下总是要顾忌房玄龄的感受,不至于当真将房俊处死。

        可现在房俊明知落到长孙冲手中九死一生,却依旧义无反顾的单刀赴会,这就实在是难能可贵。

        不过似李君羡、独孤谋这等层次的官员亦都多多少少听闻过房俊与长乐公主的绯闻,当初那一篇《爱莲说》可是至今依旧在天下各处传唱不休,受到名仕大儒的喜爱追捧……那么房俊这般不惧生死的前去营救长乐公主,到底是因为以死偿报君恩,还是为了私情生死不渝?

        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但是无论怎样,能够这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确是需要钢铁一般的胆魄!

        ……

        房俊被推搡着与长乐公主擦肩而过。

        他忍着胃部剧烈的痉挛痛楚,抬起头看了一眼长乐公主,露出一口白牙展现出一个充满阳光的微笑,想要给长乐公主一点心理上的慰籍,不要太过害怕悲观。

        毕竟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皇室公主陡然落到这般境地,惊慌失措是在所难免的。而长孙冲就算再是喜爱长乐公主,房俊也不认为长孙冲能够将长乐公主看得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一旦长乐公主反应过激,很可能导致长孙冲痛下杀手。

        这么一个丽质天生国色天香的美女若是就这般香消玉殒,想想都遗憾得很……

        可是房俊好心好意的给出去一个笑容,却被长乐公主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眼皮一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房俊差点气炸!

        有没有搞错?哥们连命都不要了来救你,就换来你一个白眼?

        这女人有病啊!

        房俊忿忿不平,可长乐公主心中也极为恼火!

        陡然见到房俊单枪匹马的上山来,若说长乐公主不感动自然不可能。虽然正是因为自己替房俊作证这才导致长孙冲嫉恨如狂悍然将自己劫掳,但是长乐公主施恩不望报,并非是因为遭受诬陷的是房俊才这么做,而是心中的正义感促使她不能隐瞒下去。

        房俊呆在山下指挥大军猛攻或者包围,这是他做好的选择。

        可他偏偏就当真一个人上山来……

        以长孙冲心中对房俊的仇恨,有了杀死房俊的机会怎能放过?

        可是房俊刚刚的一番话却让长乐公主气得不轻……

        什么叫“想杀就杀别墨迹”?

        你到底是来救我的还是来害我的?

        给个白眼都算是轻的,若不是境况不对,长乐公主都恨不得咬死房俊……

        这个棒槌!

        两人一先一后被押解到茅舍之前。

        一直躲在大树后的长孙冲见到房俊被押过来,那当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原本长孙冲对房俊就仇深似海,现在更“坐实”了长乐公主与房俊有染,愈发不共戴天!

        此刻见到房俊,当即便将腰间佩戴的横刀给抽了出来,一个箭步上前就要给房俊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房俊吓了一跳,这小子怎地多日不见,变得这般生猛?

        赶紧大叫道:“住手!你杀了我,山下大军即刻便会攻山!”

        长孙冲闷不吭声,一门心思就想宰了房俊再说!

        可是别人不干……

        两个高句丽武士赶紧一左一右拉住长孙冲,苦劝道:“长孙公子,先不急……”

        “就是就是,还是先稳住山下的大军,从长计议。”

        长孙冲被两人拽着,挣脱不得,怒道:“你俩个蠢货,听他胡说八道?此间有长乐公主在此,那个敢杀上来?”

        房俊赶紧说道:“来的时候我有交待,若是我每半炷香时间不曾出现在他们面前,就代表长乐公主与我皆已毙命,要他们再无需顾忌,只要一股脑的攻上山来给殿下与我报仇……”

        长孙冲咬着牙骂道:“放屁!尔等莫要听他胡说,待某先宰了他,照样可以挟持长乐公主远走高飞!”

        他不信房俊的话,两个高句丽武士却信了……

        “长孙公子,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反正此贼已然落入吾等手中,要杀要剐,还不是悉听尊便?只是不急于一时而已。”

        “就是就是,吾等还是先弄明白那热气球到底能不能再天下追踪吾等,再杀不迟。”

        长孙冲勃然大怒:“到底是我说了算,还是你等说了算?”

        一个高句丽武士皮笑肉不笑道:“自然是您说了算……只不过咱们离开高句丽的时候,大莫离支可是有交待给吾等万分重要的任务。现在任务尚未完成,吾等可不能白白的死在这里!”

        另一人符合道:“就是就是,况且此地三十余勇士,你们长孙家的死士可是只有七八个……就算吾等皆是草包,可若是长孙公子将吾等尽数斩杀之后,是否还有余力脱出重围、逃出生天?”

        他话音一落,本是站在一处的黑衣死士顿时分成两伙,彼此提防,泾渭分明。

        长孙冲气得差点把一嘴牙都咬碎!

        真想手起刀落将这两个高句丽棒子的狗头剁下来!

        前隋三征高句丽,尽起百万大军,兵分两路水路并举浩浩荡荡杀入高句丽领土,最终却大败亏输狼狈而回,自此中原皆传说高句丽勇士悍不畏死,除非将其屠尽,否则莫能征服!

        可是怎地轮到自己这边,却是两个贪生怕死之辈?

        你们高句丽人的勇气呢?

        那渊盖苏文亦是高句丽之枭雄,杀伐决断心狠手辣,怎地这样一个枭雄居然会調教出这等无能油滑之家将?

        真特么见鬼了……

        可是正如这两个混账所言,此刻若是自己执意杀掉房俊,那必然导致这个本就貌合神离的团队顷刻间分崩离析。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想要杀出重围难如登天。

        况且从这两个高句丽人的懦弱胆小看来,一旦时机不对,甚至都会在自己的背后举起屠刀,将自己的人头作为换取他们活命的机会……

        长孙冲压着火气,恨恨的瞪了房俊一眼,说道:“先将他押进茅舍之中,务必不能使之逃脱。”

        “不行!”高句丽武士阻拦。

        长孙冲怒道:“又怎地?”

        “长孙公子,由此贼上山开始,好像半炷香时间已经到了……”

        “就是就是,赶紧押着他到树林边向山下喊个话,万一山下那群傻蛋以为公主殿下和他都死掉了,不管不顾的攻上山……岂不是完蛋大吉?”

        长孙冲鼻子都快气歪了:“行行行,速去速回!”

        两个高句丽武士押着房俊到树林边转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