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1321章 天上掉下个天帝
    楚风一看它这表情,总觉得它蔫了吧唧的没憋好主意,顿时就有些毛了。

    但是,他还不能不让这头黑色巨兽将他送回去,以他自己的进化层次来说,很难跨出这片死宇宙。

    “你将我的成道兵器夺走了,还熬成药粥,就没有什么想补偿我的吗?”楚风磨叽,用以拖延时间,其实在揣度这只狗会不会折腾他。

    “真新鲜啊,竟有人向本皇提出补偿,多少年了,从没有过这样的人。”

    这只黑色的大狗眯缝着眼睛看他,眸子开阖间,绿油油的光束越发的瘆人了,它不怀好意,盯着楚风。

    楚风一看,顿时就有点心虚。

    他觉得不对味儿,这狗怎么看都不是啥好货,它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它从来都不吃亏,不知道所谓补偿为何意?

    虽然想熬一锅黑狗肉,但是楚风不得干笑。

    “黑老大,我那是玩笑话,我跟你说,赶紧送我回去吧,立马给你去找帝药,同时登门拜访那个女帝。”

    楚风不想面对它,总觉得跟它相处下去没什么好事。

    这只黑色巨兽眸子绿油油,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最后叹道:“算了,原本想好好与你计较一番,但是,帝药关乎甚大,还真不能得罪你,你是开天辟地以来头一次让本皇这样没有雁过拔毛的人。”

    楚风听完后,真想殴打它,原本这狗还想洗劫他一顿?

    这叫什么事儿,亏心不亏心啊,用最古老的诅咒吓唬他,让他去找三生帝药,私下里还想劫掠他一番?

    但是,他还真心虚,他身上有石罐,有三颗种子,都见不得光,不容有失,万一被这狗给夺去,那可真是肉包子打……狗,想到这里,楚风觉得怎么会这么应景呢?

    还真是完全符合……肉包子打狗啊!

    真要发生那种事,哭都没地方哭去。

    “算了,不仅如此,本皇我同时还给你那破兵器,将木矛给你。”黑色巨兽说着,探出一只大爪子,在那药锅里扒拉,寻找黑色小木矛。

    楚风脸色难看,都炖成药粥了,还能从锅里捞出来吗?

    “我跟你说,其实,这次你坑了我,什么破药啊,根本没啥效果,却白白让我熬煮了一顿,损失了一锅天地灵粹的不少精华,我估计,残留的药性最多还能再炼药一次,这还得加上我身上的一些积累,想一想就气啊,本皇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这只大黑狗恶狠狠地说道,呲着大白牙,在那里神色不善,倒打一耙。

    “我特么的……”楚风觉得,他要是比这只黑色巨兽进化等级高,非得按住它,捶不死它,让它嗷嗷的叫主人才可。

    不收服它不足以平民愤!楚风如是想。

    “你什么?嘟囔啥呢,几个意思?”大黑狗目光幽幽,又一次盯上了他。

    并且,这个时候它还真从药炉里将黑色的小木矛给拎出来了,居然没有烂掉,还是原来那个样子。

    “再怎么说,这也是三生药啊,如果不是这炉至宝精粹不能继续浪费,非得给我自己炼一炉三生救命药不可。”

    它舔了舔嘴,有点不舍。

    随后,它眼中冒异光,道:“就凭我的性格,这种东西经手后,这样还回去,也太不符合我的风采了!”

    然后,它马上吭哧一口,咬在黑色小木矛上,就这么生猛奔放粗野地给来了一下,直接动嘴了。

    “诶?!”楚风吃惊而发呆。

    随后,他大叫出来,因为这木矛变形了,这狗东西的嘴也太厉害了,牙齿那么锋锐吗,连这古怪的黑木矛都能咬动?

    楚风曾做过各种实验,这黑木矛坚不可摧,能轻易洞穿一切阻挡!

    可是,现在……他的心都在滴血,那大狗在撕咬,想给吃掉一截。

    这是其天生的恶劣性情,可谓禀性难移,从不肯吃亏,什么都想过一道手,大黑狗开啃,吭哧有声。

    “呸,这东西还真是跟记载中的一样,单独啃食的话有剧毒?幸好我有防备,没有着道。”大黑狗悻悻的。

    楚风彻底无语了,真是瞠目结舌。

    这是什么狗啊,名知道有剧毒,可能很危险,可它还是下嘴了。

    它那不吃亏、要过一道手、雁过拔毛的性格,令它忍不住让下黑嘴,不信邪,非要试试看。

    对此,楚风只有一个评价,活该,怎么不毒它个半身不遂。

    “给你这破东西!”大黑狗扔了过来来,黑木矛贯穿虚空,相隔亿万里间,最终竟被传送到楚风的眼前。

    楚风一把给抄在手中,快速而仔细的打量,顿时嘴角抽搐,这黑色的小木矛上很明显出现一排牙齿印,而且还很深!

    他充满怨念,分明是不错而精致的东西,结果现在跟狗啃的似的,特么的……又应景了!

    “行了,送你回去!”黑色巨兽道,在那里进行各种准备,要动用它的特殊门道,开启大型传送之门。

    “走你!”大黑狗说道。

    一道幽邃的门户,出现在楚风的面前,然后直接让他一个跟头就陷落进去了,不由自主的沉坠。

    说是门户,其实就是坑洞,他失重了,感觉天旋地转,像是从三十三重天上一下子被人一脚给踢落到凡尘。

    “这一次,我特别用心传送了,应该不会送回原地,而是要传送进那片厄土中,方便找药,不至于死掉吧?”黑色巨兽有些心虚的说道。

    接着,它又咕哝,道:“长了一张这么古怪的脸,估计不是短命相。”

    关键是,它一点也不避讳,其投影还依旧显化在那坑洞隧道中,被楚风清晰的感知与听闻到了。

    一刹那,楚风眼前发黑,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这孙贼诶,在干什么?有这么行事的吗?太可耻与可恶了。

    “死狗,你害我,不要帝药了吗,不帮你去找女帝了!”

    “汪,多少年了,没人敢这么骂我,你是头一给,本皇今天要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偏离方位,送你进那帝坑中!”

    天帝都会殒落之地,极其危险,当年都没人能挖到坑底中去。

    当然,刚一改变坐标方位,这大黑狗又后悔了,赶紧又给修正了回去,它还真不敢乱折腾了。

    就是它现在都不敢去,怕遭遇大厄难。

    与此同时,它身体一震,感觉到了身边的男子再次轻颤了一下,越发的有些发毛了,真不敢再停留了。

    “我需要用那铜棺镇邪!”

    它带上身边的男子与残钟,果断跑路了,不再管楚风。

    “希望这次靠谱,没有传送失误,让他直接去厄土中找药!”

    它跑了。

    不久后,它看着死气沉沉的黑暗宇宙,那铜棺烙印如此真实,黑色巨兽一声轻叹,不知道真实的铜棺漂向了哪里,是否早已离开这一界?

    “段大坑,不知道你是否在另一路上找到三生药,铜棺的那位伤有那么重吗?他天纵无敌,理应不该如此才对,也需要帝药吗?”

    它一阵黯然。

    嗖的一声,它就此消失,带着中年男子没入冰冷的虚空中,它要追着铜棺的痕迹,一路下去,找到那个人。

    楚风带着怨念,不断诅咒,一路在虫洞中翻腾,迅速的坠落了下去。

    “这狗东西,要将我传送到哪里,天下第一凶地,还是古今最可怖的厄土?”

    他大叫着,手中拎着黑木矛,并攥了一把轮回土,随时准备放出大杀器。

    楚风彻底虚了,心中没底,不知道前路怎样,究竟要到哪里。

    他为自己打气,声音低沉,但却无比的郑重与严肃,在那里发声,铿锵有力。

    “天上掉下一个楚天帝,吾当镇压万古敌。”

    然后,他就从坑洞中坠落出来了,带着狂风,一头栽落了下去。

    子曰!楚风诅咒,这离地面还很高呢,而他现在这个境界,在阳间还不会飞行,这是要活活……摔死他吗?

    真要是被摔死的话,乐子就大了,也太丢人了,死不瞑目!

    楚风赶紧扑腾,拎出禽类羽翼炼制的宝扇,当翅膀在空中折腾,但很可惜,就是这么一只羽翼扇,相当的不协调不对称,然后他就一头栽落下去了。

    这样不至于摔死吧?

    楚风想哭的心情都有了,这次被坑惨了。

    这是要掉落下某处厄土与绝地吗?

    “我为天帝,从苍穹上而来!”他低语道。

    然后,他就砸到了地面。

    诶?不太对,怎么如此眼熟,这么多大帐?依旧还是三方战场!

    死狗你传送失误了!楚风想大笑。

    但是,很快他又笑不出来了,这似乎不是雍州阵营,而是南部瞻州的阵营中。

    砰的一声,他就砸进一座金色大帐内,生猛的撞进一个小型洞府中,并且落在水花里。

    这是因为他以黑色木矛刺穿帐中洞府的结果,不然还真砸不进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那只大狗炼药耗掉了大半晚上。

    原本夜深人静,可是现在,噗通一声,水花翻溅!

    几乎是同一时间,白光闪烁,有几道匹练向着他袭来,伴着水雾。

    楚风寒毛倒竖,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赶紧将黑色木矛挡在最前方,那白光似乎意识到了木矛的诡异,迅速倒退。

    “吾为天帝,自上苍而来!”

    楚风很严肃,先声夺人,在这里吓唬与震慑帐中洞府内的人。

    可是,他这种一本正经,这种郑重,很快就被自己的惊讶打破了,他有点瞠目结舌,有些发呆。

    这是在硕大的木桶内,算是浴盆,在那对面有一个美到极致、足以颠倒众生的女子,实在是国色天香,太具魅惑感了。

    典型的狐狸精气质。

    巴掌大的小脸,细长而有水灵灵的美目,肌肤雪白细腻,比羊脂美玉还更具有光泽,露出大片玉肌,这水花也难以全部遮掩那些白皙与晶莹。

    不过,有十条雪白的狐尾第一时间延展出来,挡在那女子的身前,将她护住了。

    即便是这种状态下,这女子都没有慌乱,眼底深处凌厉神芒一闪而过后,又笑吟吟了。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魅惑天生,红润的唇无比性感,睫毛很长,眼睛能让人心神迷乱。

    一刹那间而已,楚风差点着道,他暗呼太厉害,这女子不光是姿容绝世,颠倒众生,关键是其精神气场有独特的能量弥漫!

    同时,楚风也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某位故人,曾被囚禁在异域,又被他带到地球的石狐天尊,而这女子竟是十尾天狐啊,该不会是其后人吧?

    他看了看头顶上方帐篷上的那个大洞,都能看到星月了,他却一本正经,介绍道:“我真是天帝,从天上而来。”

    果然不能乱立靶子,还好赶在最后的时间写完了,明天继续,靶子天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