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异能学生 > 第2601章 你果然全都看到了!
    “嗯,我在。”厕所外面很快传来了林天压低嗓音的声音。

    沈月兰顿时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利用隐身偷偷溜进来……

    可是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又像是有些失落和遗憾。

    沈月兰确实憋的久了,足足半分钟才方便完。

    头脑已经恢复了清醒,她突然想起来,昨晚她好像也差不多是这个点来到的厕所,而且蹲的地方好像也是同一处。

    本来她还心有余悸,有些害怕的,可是一想到林天就守在厕所外面,胆子就大了不少。

    方便结束,沈月兰却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打开随身带的东西,低头忙了起来。

    又过了一分钟,她终于弄好,正准备提上裤子出去的时候,昨晚感受到的那股心悸感,再次强烈的涌现了出来!

    又来了!!

    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飞快的逼近着这里,目标,正是她!

    沈月兰急忙看向了厕所门口的方向,林天是否也感应到了那东西的存在,要不要出声提醒他?

    就在这时,沈月兰猛的打了个哆嗦。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被人死死盯住的感觉!

    那东西,一定正在某处看着她!

    下意识的,沈月兰看向了厕所的窗户。

    只瞥了一眼,她便吓得尖叫了起来,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蹲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只见窗户外面,正有一颗五官歪斜,怪异到了极点,完全不像是人类的脸,正目不转睛死死的盯着他,眼中还冒着幽幽的绿光!

    别说光是看着这张脸,就让人联想起鬼怪,就算长的再好看,这里可是三楼啊!

    怎么可能有人能从窗户探出头来!

    在听到沈月兰发出尖叫后,林天立马解除隐身,现身快速冲进了厕所。

    可是他进去后,四处仔细看了一圈。

    尤其是窗户,可是什么人影都没看到,刚才他在外面感受到的那股邪气,居然也消失了!

    本来他感受到那股邪气扑来的时候,就准备趁其不备的时候,将其拿下的。

    只不过没等他找准出手的时机,听到沈月兰发出尖叫,他只好赶紧冲了出来。

    只不过没想到,刚才还能感应到的那股邪气,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凭空消失了!

    林天甚至不死心的,从窗户探出头去,仔细检查了外面,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真是邪门了!

    林天皱了皱眉,看来这件事处理起来,要比他想的棘手一些。

    不说别的,光是怎么让这家伙现身,就够他头疼的了!

    好不容易现身了,溜的比兔子还快,眨眼间就能消失,也太他妈能跑了吧!

    林天原地转了一圈,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它……它……走了么……还在不在?”

    沈月兰听到林天进来查看的声音,于是颤声问道,眼睛依旧紧闭,不敢睁开。

    那样恐怖的一张脸,即便是她看了,也得做几天的噩梦!

    和她看上去单纯丑陋的相貌不同,刚才那张鬼魅一般的面孔,不仅仅是丑,而是从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都透露出森森邪气!

    特别是那双眼睛内所流露的眼神,死气沉沉,阴森又恐怖,仿佛随时准备择人而噬一般!

    “已经走了,不用害怕。”林天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沈月兰的方向,只看了一眼,便赶紧转过身,扭过了头。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沈月兰闻言,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先是半睁眼看了一眼窗户,看到那张鬼脸消失,这才放心的将眼睛完全睁开。

    随后,刚松了口气的她,就看到正站在对面不远处的林天。

    虽然林天此刻正背对着她,可是刚才她却是闭着眼睛的,林天进来也有一会了。

    一想到自己蹲在厕所里的样子,非常有可能已经被喜欢的人看到,沈月兰就难为情的想要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不!挖坑都嫌太慢,还是直接从窗户跳下去吧!

    沈月兰满脸涨红,咬着嘴唇,急匆匆的提起裤子站了起来,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

    两人就这样,傻站在厕所里,气氛一时之间显得特别怪异。

    也幸亏经过这段时间的事情,厕所里半夜闹鬼的传闻,每个女生都深信不疑。

    所以虽然刚才沈月兰吓得尖叫了一声,想必应该会惊醒到一些人,却也没有哪个女生敢在这时候过来查看。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现实生活中,可不像恐怖片里一样,有那么多好奇心旺盛,敢于作死的人。

    “那个……你……有抓到它么?”沈月兰率先打破了沉默,虽然刚才没听到搏斗的动静,但以林天的本事,说不定已经将那个作祟的邪鬼给降服了。

    “没有,让它溜了。”林天没有转身,只是摇了摇头,却接着又说道:“不过我终于知道,它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了!”

    “啊?是为了什么?”沈月兰好奇的问道。

    一个明显是邪祟的存在,频繁出现在深夜的女生宿舍厕所,不害人性命也不主动现身,来无影去无踪,只是顺走来上厕所的女生内裤。

    这邪祟到底图个什么呢!?

    林天并没有立马回答,而是问了一句:“你这两天,来例假了吧?”

    “嗯,是的。”沈月兰下意识的回答道,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恨不得找个地洞转起来,声音很是羞愤的说道:“你刚才……果然全都看到了!”

    林天愣了一下后,立马反应过来,沈月兰的意思是,他刚才肯定是看到了她那里之类的,所以才会知道她来例假了。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天转过身,连连摆手,辩解道:“厕所里的灯那么暗,我就无意看了一眼,怎么可能看的那么清楚!”

    沈月兰本来就羞愧难当,听了林天的解释,更是狠狠的一跺脚,头都快低到胸口了。

    林天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没看清楚不也是相当于看了么,说的好像挺遗憾似的,这不是越解释越乱么!!

    林天干脆闭上嘴,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