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89章 值得尊敬的对手

在江湖我经历过无数的阴谋陷阱,我上过当我也被人骗过,所有一切都是我的经验。
人在江湖磨练的不只是头脑和心智,更多的是阅历和城府,最宝贵的就是人生经验。
“我听说你和佛千晓重归于好,从这一点我就能看出来你的心太软,如果没有你二叔熊九东的话,你活不到今天的,你早就会被人算计死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有个二叔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既然我有那我为什么要当作没有呢?你是嫉妒吧?”
我笑着挑了挑眉毛,就算叶凌云不承认我也能猜到,很多人都羡慕我有一个不着调的二叔。
如果其他人能有一个我这样的二叔,我想一定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让生活变得与众不同。
“对了,这个牌你到底查还是不查?如果你不查,我就把它放回去了!”
说着我用左手把扑克牌堆移到了旁边,与此同时我的手微微一抖手心弓起,做出一个掌心雷的动作。
这个动作外行人看不出来,但是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而做完动作之后谁也看不到我手心里藏没藏牌!
在叶凌云的注视下我慢慢的把手缩回来,手心朝下一直都没亮出来,这一刻谁都不知道我手里有没有藏牌,我赌叶凌云一定会做出选择的!
其实我并没有偷任何牌,我只是下钩子吸引他来抓千出金手指,那样我同样能赢他!
至于他会不会上当就不一定了,但只要有赢的机会就要去尝试,多一个选择总是更好的!
“其实你不需要用这种假手法来刺激我,你有没有藏牌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会赢我,你也赢不了我。”
“如果你不怕输的话,那现在就开牌吧!赌一把怎么样?”我笑着说了句,故意用了个激将法。
“其实你现在根本不想跟我开牌,如果开牌你赢了我的话,那我会查牌抓你出千!如果你不小心输了的话,那你会不甘心的。”
“叶凌云啊叶凌云,我现在是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学了什么玩意儿?有把握能赢我?”
“我没有说我能赢你,只说你赢不了我……”
“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想骂你,有话快说吧你!”我低头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后随手丢给他一支香烟。
叶凌云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把香烟拿起来放进嘴里,然后点燃了我给的香烟。
“喂喂喂,难道你就不怕我在香烟里做手脚毒死你吗?”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熊三明是不会的……不是说你光明磊落,而是我知道你不屑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而我也不值得你这样做。”
一听这话我忍不住笑了,叶凌云摆明是在跟我打感情牌,不过他有句话说的很对……
我的确是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更不会用这样的手段去对付他,因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你说吧,今天我怎么就不能赢你了?难道你比别人多个脑袋啊?”
“我可以赢你,但我赢的是你的选择而不是这场牌局,你想今天在场的都是些什么人?你和我分别又代表了谁的利益?是我们自己的利益吗?”
一瞬间我紧张了起来,因为叶凌云并不是直接用嘴巴说出来的,而是用手指发送的摩尔斯无声电码!
这个熟悉的电码频率和这个熟悉的电码排列,就是曾经我和陈龙象在蓝宝石公主号上对赌的时候泄露出去的电码!那个时候泄露电码的就是胖子!
没想到叶凌云一直记得这个无声电码,而我能看懂这个无声电码。
“明先生,喝杯水。”柏小姐不声不响的出现在我身后,她把一杯水放在了我的旁边。
“谢谢。”
刚才她出现的没有一点动静,怪不得叶凌云会用电码交流,我着实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能用这样的交流方式。
曾经摩尔斯无声电码是我和朋友们交流的方式,更是在赌桌上交流信息的方式,属于我们的秘密……
“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个电码,既然你能用电码那就把话说明白,今天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弹了弹香烟用摩尔斯无声电码来询问,彼此表面上都在保持沉默,看起来就是一言不发的盯着对方。
在外人看来我们是在单挑对局,但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场局已经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
“你代表东北王,我代表黑鲨,如果你赢了那么黑鲨一定不会接受这样的价格,合作就谈崩了!你没有达到你的目的,我也完不成我的任务。”
解读出电码的意思我瞬间笑了,不知道叶凌云哪里来的自信,我擦了擦嘴角笑出来的口水。
“开玩笑啊?我赢了就是赢了,黑鲨接受不接受关我屁事?是否合作关我屁事?”
我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说话,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叶凌云也凑了过来。
“如果我赢了,我知道你们绝对不会按照六折的价格来供货!你输了会很难看,而王天野一定会为了利益对黑鲨下手,彼此之间一定会开战!”
不得不说叶凌云把事情看得很透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利益产生的争斗绝对是数不胜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而我也明白如果双方一旦开战,我和叶凌云都会卷入其中!
毫无疑问我们都会成为别人的马前卒,我们这种人首当其冲就是炮灰!
“你考虑一下,不要让其他人等太久。”叶凌云给了一个摩尔斯电码,示意我注意时间。
此刻我终于明白了,他刚才为什么说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知道我不会连累朋友,也不愿意连累二叔,所以我就一定会尽量避免开战!
一旦双方开战那一定会大动干戈,彼此拉开架势真刀真枪的干,搞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就算双方在背地里互相下黑手,但是在明面上绝对不会站在对立面,更不会撕破脸!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想开战,我也不想成为马前卒,你打算怎么做?我知道你一定有了计划和对策。”
我用摩尔斯电码进行询问,叶凌云微微一笑,他动了一下他的底牌,我下的飞焊被他弹了回来!
飞焊不偏不倚刚刚好弹到了我的底牌上,这说明在此之前他就发现了这个飞焊,但是他并没有点破。
而他现在的这个动作还包含着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他准备换牌了!
江湖世界人心叵测,不能排除叶凌云故意来麻痹我,然后借此机会赢了我!
让我下不来台让我在东北王这边难看,那样做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但他却能对黑鲨有交代!
这一刻我不得不揣摩人心的狡诈,我不得不提防人性的恶毒,自古以来最毒是人心!
“叶凌云,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要知道在合作之前一定要活的对方的信任,并且你要给出足够的诚意!”
我手指轻轻一弹,瞬间把飞焊弹了回去,一块小小的指甲片又回到了他的底牌上。
“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平手,保持原有的不变,就算我们不能避免两方利益的争斗,最起码也要避免战火从我们身上开始点燃……”
叶凌云给了一个摩尔斯电码,他终于表明了他自己的态度,他想和我打成平手。
在赌桌上打成平手的方式并不多,除了拥有一样的底牌之外,那就是互相抓对方出千。
“熊三明,我要提醒你一句。”
“提醒我什么?”
“黑鲨手里有你致命的把柄,一个让你不得不改变的把柄。”
“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把柄?能不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