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五章 暴富

第六百零五章 暴富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斐济喃喃重复着这句话,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沉默了良久,斐济对萧铭深深鞠了一躬,“殿下高义,将来必是一代明君,此乃我大渝国之福,百姓之福。”

        萧铭笑了笑也不解释,在他看来定都幽州一个距离出海口很近,二来,只有定都幽州才能彻底解决北方的边患。

        拒绝了斐济的提议,萧铭随着叶青云去了魏王府。

        和他的王府简约风格不同,魏王府可谓是奢华至极,仅仅是正殿便如同皇城的承庆殿一般轩昂,正殿之后则是一条蜿蜒的石子小道,小道的尽头是一条横穿王府的河流,一座石桥横亘在河流之上。

        在河流的对岸又是一片建筑群,这便是魏王和王妃们的寝殿了。

        “在长安的时候下官就听说魏王府极位奢华现在看来果然不假。”斐济说道。

        叶青云说道:“这魏王可不是金陵城最奢华的地方,殿下和斐阁老看了金陵城的府库便明白什么是奢华了。”

        萧铭和斐济对视一眼,这是他们这次来金陵城的重点,萧铭闻言说道:“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带路。”

        “是,殿下。”叶青云笑道。

        接着二人自魏王府出来一路向西行,在金陵城的玄武湖畔叶青云停了下来,指着河畔一侧的民坊说道:“殿下,这便是金陵城府库所在。”

        萧铭看向叶青云指着的方向,在不远处的民坊中楼阁林立,俨然是一个宫殿建筑群。

        “这就是金陵城的府库?”萧铭问道。

        叶青云说道:“是的,殿下,魏地这些年的税赋所得都在这个府库中。”

        斐济也有些愣神,这民坊中的建筑一个连着一个,仿佛是一条长龙一般。

        心中有些期待,萧铭向民坊走去,步行二十分钟,众人到了金陵城的府库。

        到了近前,萧铭才明白这个府库的巨大,在他面前的一个个宽阔的大殿,每个大殿前后相连,此时登州军的士兵正在守卫在这些大殿前。

        “殿下请看,这个府库中储备的是银两,末将已经派人清点过了,一共八百万两白银。”叶青云说道。

        斐济和一众官员的眼镜登时睁大了,斐济说道:”魏王果然是极为富有。”

        这时萧铭的心脏也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现在青州银行中缺乏的便是白银,如果有了充足的白银他就可以以白银为基础行钞票了。

        现在魏王的府库中储存着这么多白银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

        在叶青云的引领下他和斐济一同进入府库,顿时一片银光让他的眼睛的微微刺痛,只见在府库中堆放着整整齐齐的银锭,每个银锭都是长条形状。

        他拿起一个银锭掂量了一下,一个银锭至少也得一斤。

        八百万两银子也就八百吨,这十余年魏王的积蓄估计都在这里了。

        “殿下,我们财了。”斐济这时也不免激动的手舞足蹈。

        叶青云笑了笑,继续说道:“这间大殿中储藏的是银子,在隔壁储存的则是铜和铜钱,相比银子,这铜可更多。”

        “走,去瞧瞧。”萧铭心花怒放,这次他真的是一夜暴富,这次攻略魏地的生意是大赚。

        接着一行人又去了铜殿,这里储存的铜足有一千二百吨,随后他们又去了储藏布匹,生丝,茶叶,瓷器的大殿。

        在行程的最后他们去了金陵城的粮仓,不过现在粮仓中粮食的具体数目叶青云还不知道,因为数量太多根本无法称量,只能以粮仓的账册为准,一共是五百万石。

        对金陵城府库有了了解之后,萧铭整个人似乎都轻松起来,他说道:“现在粮食的问题终于解决了,有了从魏地收缴的粮食,封国的军队是不愁没军粮了。”

        “正是。”斐济面带笑容,“有了魏地这个粮仓支持,殿下如虎添翼。”

        “哈哈哈……”众人同时大笑起来。

        从金陵府库出来,萧铭对叶青云说道:“对了,魏王在什么地方?”

        “回殿下,现在魏王正被关押在金陵城的大牢中,同时魏王的亲眷也都被羁押起来。”

        萧铭点了点头,他说道:“带本王去见他。”

        “是,殿下。”

        叶青云带着萧铭向金陵城大牢而去。

        又走了二十分钟,萧铭等人到了金陵城大牢,这时叶青云派人去牢房中将魏王提了出来。

        不一会儿,浑身脏兮兮的魏王从大牢中走了出来。

        见到头苍白,一副颓然异色的魏王,萧铭微微叹了口气,和以前神采奕奕的魏王比起来,现在的魏王不过是糟老头而已。

        此时魏王眯着眼睛,似乎很不适应外面的亮光,当他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后看清楚站在了他面前的萧铭。

        “萧铭,你还是来了。”魏王嘿嘿笑道,“怎么样?我的金陵城很繁华吧。”

        “金陵城的确很繁华。”

        萧铭淡淡说道,他在魏王的眼中看见了一丝歇斯底里的疯狂。

        “哈哈哈,本王拥有这么富庶的一个金陵城却败在了你的手中,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魏王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萧铭。

        叶青云这时站在的距离萧铭近了一些,生怕魏王暴起伤人。

        “因为天命不归于你。”萧铭给了魏王一个绝望的答案。

        “天命,天命。”魏王的眼中的疯狂渐渐变成了哀伤,“是呀,天命不在我,天命不在我,这不是我的错,是天命如此!”

        斐济叹了口气:“殿下,魏王怕是疯了。”

        “不,他没有疯,他只是太不甘心失败。”萧铭说道:“斐阁老以为该如何处置魏王。”

        “魏王谋逆,罪大恶极,唯有白绫和毒酒可与之。”斐济口气坚定。

        萧铭的眼睛眯了起来,封建王朝就是如此残酷,斩草除根是每个帝王会做的事情。

        现在的萧铭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这个文明刚刚萌芽,但是野蛮仍旧当道的世界,想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必须学会冷酷。

        他点了点头,“赐他一杯毒酒吧,魏国亡了,不再需要一个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