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章 魏王发难

第五百四十章 魏王发难

        “战舰?”

        牛犇的提议让他萧铭轻轻点了点头,这汴水虽然不宽,但是岳云南下时候的三艘战舰在其中通过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这三艘战舰不过是五级战舰,只相当于普通商船大小。

        “这倒是个办法,不过目前这些战舰正在海上游弋,本王需要将他们召集起来才行。”萧铭沉吟道。

        沙盘上的彭州城临水而建,想要进入彭州城只能通过门前的木桥,但是到了那时,彭州城的军队必然会把桥拆掉。

        这时三艘战舰在河中游弋又能运输士兵到对面,又能提供火炮进攻。

        “这倒是不妨事,三州军队集合训练也需要一些时间。”牛犇高兴地说道,他一直在打战舰的主意,因为越是到南方,这临水而建的城池就越多,如果没有水师提供保护,他们甚至根本没法过河。

        正在众人观摩沙盘的时候,一个侍卫从门外走了进来,向萧铭说道:“殿下,魏王的使者到了。”

        鲁飞闻言笑道:“殿下,这魏王是不是后悔,又想和殿下结盟了。”

        “魏王野心勃勃,可不会这么轻易就向殿下屈服,说不定他有什么坏水。”牛犇说道。

        萧铭皱了皱眉头,他说道:“本王去了便知道了,你们继续观摩沙盘制定作战计划,之后将计划交给本王审阅。”

        “是,殿下。”牛犇一众将领应道。

        说罢,萧铭跟着侍卫向齐王府而去,在王府的正殿中一个中年文士正在等着他。

        见到萧铭,中年文士行礼之后说道:“齐王殿下,此次下官乃是受魏王指派而来,想和殿下说说这通州之事。”

        “通州?”萧铭的眼睛眯了起来,心想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他就知道魏王会拿通州做文章。

        在主位坐下,他说道:“魏王有什么想法尽管说便是了。”

        中年文士说道:“魏王殿下说了如今天下大乱,同为皇室宗亲本应相互扶持,所以魏王殿下愿意继续为青州战舰提供补给,但是希望殿下能够以两万只火绳枪,三百门火炮为租聘费用。”

        “魏王可真是会狮子大开口。”萧铭冷哼一声,他说道:“若是本王不答应呢?”

        “那魏王殿下就不能继续为殿下在通州提供补给了,望殿下三思。”中年文士淡淡说道,“殿下,若是失去通州口岸,这战舰南下可就难了。”

        中年文士傲慢的语气让萧铭一阵火起,他最恨被别人威胁,如此一来,他倒是更要教训一下魏王,让他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他说道:“你回去告诉魏王,他若是停止通州的补给,本王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萧铭的口气严厉,中年文士倒是吓了一跳,这次前来魏王满是信心,毕竟通州在魏地境内,萧铭对此没有任何办法。

        “殿下,利弊之间你可要衡量清楚了。”中年文士没有想到萧铭这么强硬,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萧铭这时站了起来,对中年文士说道:“本王考虑的很清楚了,你回去告诉魏王,沧州之战本王记着,冀州之战本王也记得,如今他不念皇室宗亲之情,拒绝结盟之事,本王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从此,他不必对本王留手,本王也不会对他留手。”

        中年文士本来还很淡定,现在萧铭的话是彻底让他害怕了,在他看来萧铭这是正式对魏王开战。

        下官…下官告退。”碰了一鼻子灰,中年文士擦了擦额头上汗珠,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他生怕再走的晚一些就要被萧铭拿去杀头祭旗了。

        送走魏王使者,萧铭的眼睛眯了起来,本来他对魏王还抱有一丝幻想,现在魏王的嘴脸彻底让他失望了。

        而且他不是前身萧铭,可不在乎什么皇家血脉,他只清楚一点,在这么下去,大渝国恐怕就真的要吃枣药丸了。’

        所以在这些藩王还没有把大渝国的人口从一亿祸害到只有数百万的时候,他必须采取积极进攻的态势,能夺下多少土地,就夺下多少土地,尤其是魏地这种富庶又人多的地方。

        将魏王使者赶走,萧铭立刻下令让岳云从舰队中调集三艘战舰进入青州配合对彭州城的战役,同时他和牛犇开始紧锣密鼓地策划对彭州城的进攻。

        而似乎是了报复萧铭,在使者回到金陵城之后,魏王很快断绝了对通州的补给,同时魏王下令任何青州商贾不得在魏地贸易,否则一律杀无赦。

        在命令下达之后,三艘没有来及撤离的青州商船被扣押。

        “殿下,魏王简直太可恨了,他放我们的人回来,说如果想要赎回商船就拿五十万两银子。”李开元义愤填庸,现在生意本就因为战乱很难做。

        没想到魏王这个时候突然来这么一招,这三艘商船上运输的货物加上商船本身价值二十万两不止,李开元不得不心疼。

        魏王采取的报复措施的确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按照李开元的说法,一些魏地的豪门大族趁机对来自青州的商人难。

        表面上虽然只是驱逐,但是事实上魏王和一些大族早就包含祸心,这三艘商船被扣已经说明了问题。

        不得不说,这件事的确让萧铭很闹心,这些商船都是青州商会自己的商船,虽然在和魏王闹翻的时候他就下令撤回,但还是没有来得及撤走。

        这倒不是不是商人撤的太慢,而是这些魏王早有预谋,在下令之前就扣押了这三艘商船。

        “殿下,现在商会的生意难做,这可如何是好?”李开元叹息一声。

        “大渝国内的生意难做就做国外的生意,你难道以为本王辛苦打通海上航线是为了好玩吗?本王正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提前谋划的,现在你便将重心转移到海上贸易上。”

        “是,殿下。”李开元说道,犹豫了一下,他说道:“殿下,这三艘商船呢?”

        “哼,他拿本王三艘商船,本王就拿他三座城池。”萧铭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