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四章 银行窘境

第四百九十四章 银行窘境

        ps:还有一章。

        嘈杂而热烈的声音不断从商人中间传出。

        望着这些商贾,萧铭不禁摇了摇头,商人保证鬼才会相信,不过现在海上贸易航线打通,萧铭也想尽快从海上贸易中获利。

        而对他而言最直接的获利方式就是商税,毕竟他一个人可没法承揽全部的海上贸易,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太多人手。

        所以他要建立以青州商会为核心,其他商人为附庸的海上贸易公司,这公司类似于当代的荷兰东印度公司。

        被商人们围着,萧铭自然是不能继续纠结白砂糖的事情,现在商人既然得知了海上贸易航线的事情,他就要仔细研究一下如何将利益最大化。

        让商人们先行回去,他和李开元回了商会。

        这两年来萧铭一直传授李开元越这个时代的商业知识,对这个问题他试探性地问李开元道:“你觉得该如何处理海上贸易航线的事情?”

        沉吟了一下,李开元说道:“殿下,下官以为当向商人开放海上贸易的权利,不过任何想要进行海上贸易的商人必须在商会拿到许可,不然这很容易造成海上贸易的混乱,而这些许可也是商人缴税的凭证。”

        “嗯,还有呢?”

        “再向商人开放海上贸易权利的同时,商会要挥海上贸易的主导作用,我们吃肉,把掉下的肉渣子让商人们吃,这样我们就能够得到最大化的利润。”李开元说道。

        萧铭诧异地看了眼李开元,这小子的进步很大,他说的没错,海上贸易这盘菜很大,青州商会是吃不下全部的菜,这时候就需要商人们来吃些边边角角的菜,而他们吃其中最丰盛的地方。

        换成贸易来说,就是商会拿下利润最丰厚的生意,其他少次一些的生意交给商人,而他还能从商人身上抽税。

        “这两年你进步很快,看来本王当初选择你做这个商会副会长是对了。”萧铭笑道。

        李开元笑嘻嘻地说道:“还是殿下慧眼如炬,能够将下官这条杂鱼变成锦鲤。”

        “你就不要谦虚了,既然说到商贸,你还有其他想法吗?”

        “有。”李开元正色道,他说道:“殿下,商会的商贾九成都来自外地,本地的商贾基本上没有什么增长,下官以为当扶持一下当地百姓成为商贾,毕竟如今商会中的商贾十分驳杂,背景也不单纯。”

        “你说的对,这也是本王在思考的问题。”萧铭的神色凝重下来,“你继续说。”

        李开元清了清嗓子,他说道:“殿下,有一些生产工艺该开放给百姓了,就像是上次修路一样,府衙可以借银子给百姓,让百姓交专利使用费开设民间的工坊,这样一来我们的奴隶就能从一些利润薄弱的行当的解脱出来去干更加重要的事情。”

        “嗯,你说得对,这次本王就准备推动民间资本的展,让封国内的资本活起来。”萧铭敲了敲桌子说道:“而且本王也有了几个准备放开的工艺,不过至于这借款的事情,我想各州的银行也该营业了。”

        “没错,这银行我们可是筹备了不少时间,这段时间让曹家钱庄钻了空子,现在要抢回来。”李开元邪恶地笑了起来。

        提到这银行的事情,二人一起去找了庞玉坤,这六州银行的事情一直由他来处理,现在最了解状况的是他。

        到了府衙,萧铭和庞玉坤说到了银行的事情,他立刻带着萧铭和李开元到了东市,在东市沿街的一排商铺中他见到挂着青州银行匾额的官方银行。

        “殿下,这就是了,一个月前银行就已经面向百姓营业了,只是前来银行的百姓寥寥无几,还不如曹家钱庄来的热闹。”庞玉坤叹息一声。

        李开元忙着解释道:“不过殿下,这曹家钱庄热闹也都是因为商贾,百姓们很少去曹家的钱庄。”

        无论是银行还是钱庄,这对封国的百姓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事务,他们宁愿把银子藏在家中也不愿意拿出来存到银行中。

        即便萧铭十分得人心,但是百姓们心中自有自己的小算盘。

        青州银行的门面几乎和曹家钱庄相同,都像是一个监狱,账房被关在里面,而百姓在外面办理存取。

        扫了眼匾额,萧铭和庞玉坤走了进去。

        这块地皮还是府衙从一个商人手中买下的,看重的就是东市的人流量,不过现在这里宛然成了这一块最冷清的地方。

        青州银行中的三个年轻账房看见庞玉坤和萧铭进来立刻从懒洋洋的状态中恢复了精神,一个个正襟危坐。

        “殿下,这青州银行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不死不活的,下官也没有办法了。”庞玉坤毕竟不精通金融,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银行对萧铭来说是下一步刺激民间资本展的重要手段,他问其中一个账房道:“你们具体是如何办理百姓的存取业务的?”

        “和曹家钱庄一样,收取部分银子帮助百姓把银子存在银行中,同时给他们开具银票。”账房说道。

        听到这个,萧铭的脸顿时绿了,这没有交代庞玉坤如何经营银行,这问题果然就出现了。

        他叹了口气对庞玉坤说道:“现在开始,百姓存取一律不得收取银子,而且告诉他们,他们的银子在银行中还能够涨钱。”

        “涨钱!殿下,这我们不白白亏了银子吗?”庞玉坤不解道。

        萧铭说道:“我们怎么会亏?银行收了银子,再把这些银子借给百姓办工坊,这借出的银子可以收取一部分利息,我们才是空手套白狼。”

        庞玉坤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琢磨了一会儿他忽然恍然大悟,“殿下,高,实在是高,这等于我们拿别人银子赚钱,在从这赚的钱中拿出一部分分给百姓。”

        “没错,比如百姓存银子每月可以得到千分之三的利息,我们借出银子的时候可以收取千分之五,无论如何府衙总会不吃亏,这才是银行金融,庞辅,你点你要向李开元学学了。”萧铭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