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三章趁势而起

第四百七十三章趁势而起

        ps:春节期间因为事情比较多,更新会维持在基本两更左右,时间多的话蜗牛会多更,希望大家谅解。另外关于有读者反应章节广告的问题,这是某些作者的恶意行为,蜗牛尝试过,但无法删除,最后为了弥补大家,红包继续,口令还是蜗牛的红包来了。

        东市乱哄哄的,考生们因为谢子云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名单上而义愤填膺。

        极度的愤怒之后,他们纷纷向谢子云的住处而去,言语之间不收拾一顿谢子云难掩他们心中的愤懑。

        “天下攘攘皆为利,若是他们真的深明大义,封国在危亡时刻怎么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所以对付这些对外软弱,对内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只要扔一根骨头过去就足以让他们自相残杀,分而化之。”萧铭杜对庞玉坤淡淡笑道。

        庞玉坤点了点头,“殿下说的极是,如果官场上充斥着这些人,我们的封国很快就会变得和大渝国其他地方没有区别,只是殿下孙医官之死难道就此结束了吗?”

        “当然不会,无论是为了孙医官还是为了博文学院,我们都要借着此时打击一下封国中的这种腐朽的思想。”萧铭沉吟着说道:“你这两天和范增商议一下,借着此时重点在报纸上斥责董浩然这些庸医和谢子云这帮腐儒,骂的越狠越好,最好将这件事的严重性关乎到百姓们的利益上,如此一来,这些人必然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是,殿下,下官可十分擅长这件事。”庞玉坤自信笑道,他以前是言官,这骂人不带脏字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

        商定此事,二人回了府衙,庞玉坤叫来范增拟定批判董浩然和谢子云的报纸稿子,大有要将二人扔到人民战争海洋中的意思。

        与此同时,谢子云正在茶馆中悠闲地吃茶,这时一帮气势汹汹的书生忽然冲了进来,不等谢子云辩解,这些书生对着谢子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一边殴打着谢子云,书生们一边喊道:“叛徒,叛徒!”

        “哎呦!”谢子云躺在地上,身体上每个地方都落了拳脚,他根本没有搞清楚生了什么事情,也无法辩解什么。

        而平时很快就会出现的捕快今天似乎也消失了,直到被打到奄奄一息这些书生似乎才解恨而去。

        茶馆里的食客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众人窃窃私语。

        “这是怎么回事儿,此人为何被打?”一个商人问道。

        青州城不大,消息一向传的很快,似乎有人了解内情,一个人说道:”昨天一些书生在府衙闹事的事情都知道吗?”

        “当然知道,这些书生真是活腻了,竟敢向府衙要人,他们以为自己是谁?这若是在其他藩王处,还不直接砍了他们的脑袋,也就咱们殿下仁慈,如此纵容这帮读书人。”

        “这就对了,此人便是领头闹事的谢子云,他借着孙医官自杀的事情讽刺殿下在青州的政令,不但要求殿下撤了博文学院,据说还要让殿下重新将我们这些商人列为贱户!”商人的脸因为愤怒而涨红。

        “活该被打死!”另一个商人忽然怒道,“殿下乃是在下见过最贤明的藩王,处处为我们百姓考虑,我们这些商人和匠人的地位现在都提高了,这帮穷酸还想让我们回到以前的苦日子,我呸!”

        茶馆中的商人顿时喧嚷起来,“这帮儒生简直欺人太甚,谁愿意跟我上去补上一脚!”

        “我去!”

        “我也去!”

        “……”

        商人们俱都站了起来,对着正准备爬起来的谢子云又是一顿狠厉的拳脚,打的谢子云又趴在了地上。

        有的商人喊道:“诸位,诸位,即便打死了这个谢子云又如何,将来还有第二个谢子云,第三个谢子云,现在的问题是这帮腐儒时刻想要让青州回到两年前被士族门阀统治的日子,我们好不容易脱离了苦日子,现在谁还想回去这种日子,我们青州的商人应该以商会为中心团结起来让这帮腐儒没有立锥之地。”

        “说的对,我们一起去王府前向殿下请求严惩这帮腐儒,这些人简直是包藏祸心,该千刀万剐!”

        “走,走,走,我们商人不能再任由这帮读书的作践,让他们都滚出青州。”

        “……”

        一人高呼,众人响应,商人们也不吃茶了,纷纷聚集起来向王府而去,一路上他们招朋引伴,十几个商人很快摆成了上百个,上百个很快变成了上千个。

        这些商人来到王府门前,纷纷跪了下去,大喊“请齐王殿下为封国百姓立命。”

        都督府中,萧铭在事情出现苗头的时候就得知了消息。

        他心中有些微微的震惊,在他看来,青州城在儒生这个根深蒂固的阶层之后似乎出现了资本阶层的萌芽,在以前这些商人是绝对不会聚集伸冤的。

        现在这帮儒生触动了他们最根本的利益,这让商人们感到了不满。

        “殿下,此事甚妙,我们正可以引导这帮商人将怒火泄在这帮腐儒身上,打击这些儒生的嚣张气焰,同时也能在民间弱化儒学的自尊地位,为青州实现百家争鸣铺路。”庞玉坤兴奋地说道。

        萧铭微笑着点了点头,他的心中忽然一阵轻松,觉得自己受到士族阶层影响太深,把这件事想的太严重了。

        因为在无形之中他已经在封地培育出了新的利益阶层,这第一利益阶层便是封地的百姓,这第二个阶层便是封地的商人,第三个便是匠人,而第四个则是博文学院的学员。

        他说道:“既然如此,这次我们就彻底让这帮儒生不敢再提旧制,既然这次儒生的主张不但损害了商人的利益,也损害了百姓的利益,你就在报纸上着重说明这点。”

        庞玉坤沉思着点了点头。

        接着萧铭继续说道:“趁此机会,本王要让所有人都明白凡是不在封地公孰学习,没有在博文学院学习的人都没有参加封地任何考试的资格。”

        说罢,萧铭让庞玉坤和范增继续拟定稿子。

        隔日,青州报纸上一篇《孙医官之死谁之过?》的文章占据了页全部篇幅。

        在这篇稿子中,庞玉坤痛斥董浩然为了个人私利逼迫孙医官,导致孙医官自杀,同时文章中还贴出了谢子云等一众儒生提出的主张并且进行逐一批驳,着重阐述了这些主张会对封地造成的危害,最后文章提出自此以后没有在公孰中学习,或是在博文学院深造的书生不得参加封地任何考试。

        这篇稿子一出,顿时在封地掀起了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