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孙医官之死

第四百六十九章 孙医官之死

        军械仓库的里面,一排二十门火炮静静躺在里面,这些火炮是军工坊生产出来的一批外销型火炮。

        “皇叔,这些火炮都是梁王和赵王订制的火炮,马上就要交付,恐怕不能卖给皇叔。”萧铭笑道。

        雍王颇为失望,现在每个藩王都在囤积火器增强自己的实力,相比来说他已经落后了很多,尤其得知这些火炮是卖给梁王的时候,他更是有一种危机感。

        尽管很不满意萧铭见火炮卖给梁王,但是他明白这个侄子一向是有钱就卖军火,他甚至怀疑若是蛮族出高价,萧铭一样会卖军火。

        想到此,雍王的眼睛转了转,“贤侄,咱们同属皇家,这生意自然也是有亲有疏,不如这批火炮先卖给皇叔,你再另外生产一批火炮给他如何?”

        这些火炮是萧铭故意摆在仓库中,其实并非为了梁王准备,而是他故意给雍王下套,因为雍王的封地实在是块宝地,矿产资源丰富。

        为了得到这些矿产资源的开采权,他不得不想点歪点子,于是他说道:“皇叔想要火炮还不简单,侄儿再另外给皇叔生产一批就是,实在不行,侄儿就从军中调拨一批火炮给皇叔。”

        “真的?”雍王大喜。

        萧铭点了点头,隐晦地说道:“此次梁王从本王处采购了四百门火炮,侄儿怎么也得照顾一下皇叔不是?”

        “四百门?”雍王大惊,他立刻说道:“贤侄,皇叔要比梁王的多,皇叔要五百门!”

        “五百门?四皇叔,这五百门可不便宜?”萧铭认真地说道,“据说皇叔府库的银子不多,这五百门火炮至少也得六七百万两银子呀,这……”

        雍王忽然有些不自在了,萧铭说到了他的痛处,现在他银子的确不多了,他忽然想起上次萧铭让他以煤矿冲抵火炮的事情,于是说道:“贤侄,实在不行你再圈一些煤矿过去?”

        经历了铁矿石的紧缺,萧铭如今对铁矿石的怨念很深,而且蒸汽机马上就要投入使用,煤的使用量也将会大幅度提升,而以如今大渝国自给自足的开采量显然是无法满足他的。

        不过他也不想将太多的人力耗费在采矿上,而是准备采取工业品换取矿产资源的办法让其他藩王为自己提供矿石。

        毕竟即便自己在他们的封地圈下矿山,到时候这些矿山还是在他们管辖之下,若是翻脸随时可能会被收回。

        所以他不如就直接点名使用火炮换取矿石,这样就可以让这些藩王沦为他的矿主,于是他说道:“皇叔,侄儿实在有心无力,封地的人本就少,何来这么多人采矿,既然皇叔诚心想要购买火炮,不如直接用煤炭和铁矿石换吧。”

        “煤炭和铁矿石?”雍王有些为难,他说道:“贤侄,皇叔倒是有几座煤矿,但是这铁矿石可很少呀。”

        雍王的封地包括如今的河.北地区,在现代,这个地方的铁矿储量在国内屈一指,也正是因为如此,那里才会成为钢铁基地,这雍王实在身在宝山中,不知宝山真面目。

        笑了笑,萧铭说道:“皇叔谬已,在皇叔的封地铁矿可是比煤矿多,如果皇叔不信,侄儿倒是可以帮皇叔找到几个,不过这铁矿的开采可就只能皇叔自己来了。”

        雍王一向是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人,这煤和铁都能卖钱,何乐而不为?他激动道:“侄儿此话当真?”

        “当真。”萧铭说道。

        雍王点了点头,说道:“如果真如贤侄所说,皇叔便差人开矿,用矿石换火炮如何?”

        “四皇叔豪爽之极,好,就这么说定了。”萧铭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完成,为了让大渝国成为青州的资源供应地,他也是费尽了心思。

        为此,他倒是也不在意是不是敌对的藩王,毕竟有时候这种类似国与国的关系都是敌对的同时又相互利用。

        比如现代的国家关系,喊打喊杀的同时民间经济反倒还是一片火热,这就是所谓的政冷经热。

        谈妥此事,萧铭仔细给雍王算了一笔账,这五百门火炮要换取的矿产资源无异于当代的一亿件衬衫换取一架波音。

        雍王为了购买火炮恐怕要彻底沦为大矿主了,而此时的楚王已经沦为他的棉花庄园主,为青州绵绵不断提供棉花。

        交易完成,萧铭陪着雍王在青州游玩了数日,让他见识了一下青州的变化之后,他才依依不舍返回封地。

        在雍王离去之后,萧铭则是继续规划着封地的未来。

        对他来说世界上的资源是有限的,自己多吃一口,别人就会少吃一口,于是为了多吃一口,少吃一口的问题国家之间龌龊不断。

        当代西方的富裕正是建立在对生活的资源的高度掌控上,萧铭深知这一点,于是他正在准备开启一场让全世界为青州打工的旅程,现在该轮到他用高科技产品换取一亿件衬衫了。

        而正在他忙着规划资源摄取计划的时候,一个突事件让青州的氛围忽然凝重起来。

        “孙医官死了!”当庞玉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凝重。

        “死了!怎么死的!”萧铭震惊道。

        庞玉坤说道:“根据府衙的查证,暂时可以肯定的是孙医官是被砒霜毒死的,而且现在民间传言孙医官是被殿下逼死的,殿下,下官怀疑有人从中推波助澜污蔑殿下,向殿下施压。”

        萧铭神色请冷,他只是让孙医官回去考虑一下,这才只是几天的时间孙医官却死了,不仅是庞玉坤,他也感到十分的蹊跷。

        “你说说看。”萧铭有些烦躁,虽然他不满孙医官的死板,但是无论怎么说孙医官都是一位良医,平白无故就这么死了他也十心痛。

        “孙医官在青州城德高望重,此事之后,青州的儒生颇多议论,直指殿下的博文学院是为异端,言下之意殿下的博文学院坏了规矩,不合祖宗家法,违背天理,大逆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