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1053章 跋扈

第1053章 跋扈

        学堂中的氛围骤然紧张。

        斐潼一步步走向少年,眼中闪烁着凶光,他出身大族斐家,大爷爷是当朝内阁大臣。

        最重要的是他的大爷爷斐济只有一个女儿,膝下无子,所以按照斐家的规矩,下一代斐家家主便是落在他父亲的头上,而他也顺理成章成了家主的继承人。

        凭借这个身份,青州城内谁敢惹他?

        少年淡淡看了眼不断走向他的斐潼,面无惧色,只是在整理自己桌子上的书籍。

        那些寒门出身的学员一个个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喘,这个学员是早上突然到这个学堂的,他们也不认识,只是从他简朴的着装上可以判断不是来自富裕之家。

        “我再说一句,滚去西边!不然你就躺着过去。”斐潼整个人压在桌子上,脸上带着桀骜不驯的孤傲,

        “不去!”少年冷冷道,“这学堂是皇上所设,乃是为天下黎民苍生谋福,而不是某些人用来横行霸道的地方,在这里没有高低贵贱。”

        这句话让斐潼的脸色猛地扭曲起来,那些出身贵族的学员也一个个站了起来。

        “有意思,没想到今儿还遇到一个刺头。”一个贵族学员讥讽道:“斐兄,今天有人想坏我们的规矩,这可怎么办?”

        “就是,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皇上给你们一点脸,你们就觉得没有高低贵贱了?呸!”

        “斐兄,还啰嗦什么,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就把他弄死在这,让青州高级中学的人看看什么是规矩。”

        这么多人叫嚣,斐潼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他拿起地上的板凳猛地砸向少年。

        只是少年比他还快,不等斐济板凳砸下来,一个拳头就打在斐潼的脸上。

        一声拳头到肉的声音传来,斐潼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嘴里血腥味弥漫。

        被他口中的贱民打了一拳,斐潼大怒,他正准备炮口大骂,忽然嘴里牙齿和血水喷了出来。

        其他贵族少年见状全都傻眼了,在青州高级中学这些寒门子弟被欺负一般都忍着,没人敢还手。

        现在竟然有人敢打斐潼这个学校里的小霸王,这让他们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寒门子弟同样傻了眼,但是他们心中一阵舒爽,这个少年那一拳太让他们解气了。

        “给…给我打死他!”斐潼何从受过如此委屈,他歇斯底里地喊道。

        贵族学员们闻言纷纷撸起袖子冲了上来,斐潼更是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

        趁着少年被贵族学员围殴,斐潼拿着短刀一下刺进了少年的腹部,短刀拔出,顿时血流如注。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贵族学员们也都畏惧地向后倒退一步,一块空白的区域内只剩下少年和拿着短刀的斐潼。

        少年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斐潼手中的短刀,摸了摸自己流血的伤口,他顿时倒了下去。

        “杀人了!”

        西侧的座位上忽然响起一阵尖叫,寒门子弟纷纷冲出学堂呼救,其中一些则冲到少年身边进行紧急救助。

        “斐兄,你,你这杀人了,这可怎么办?”一个贵族学员急道。

        帝国的律法明文规定,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们虽然平日里横行霸道,但是杀人的事情还是不敢做的,毕竟打架斗殴容易摆平,但是杀杀人可就没这么轻松了。

        “怕什么,不就是一条贱命吗?随随便便就能摆平。”斐潼扔在气头上。

        转过身,他对守在门外的家中书童说道:“你现在立刻回去找我爹,让他解决这件事。”

        书童吓得不轻,望着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少年,他立刻跑了出去。

        于此同时,斐潼杀人的消息瞬间在学校中传开,众多教学老师带着学校中的医馆跑了过来,简单的处理之后,他们又将少年送往医院。

        “来人,将斐潼抓起来送往警卫所!”

        被惊动的警卫抵达学堂,简单的询问之后,领头的警卫厉声道。

        “你敢!”斐潼大声道:“我乃是斐家的斐潼,当朝内阁大臣斐济是我的大爷爷,你敢动我试试。”

        领头的警卫短暂犹豫了一下,他说道:“我乃是秉公执法,不论你是何人,现在必须跟我们走一趟,把他抓起来。”

        得到命令,警卫们不再客气,上前便将斐潼扑在地上,抽出腰间的绳子便将斐潼五花大绑。

        斐潼叫骂道:“你们几个等着,等我爷爷和我爹来了一定弄死你们。”

        领头的警卫面不改色,轻轻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学堂。

        在警卫离去之后,目睹整个过程的青州高级中学校长严厉地对各个学堂的老师说道;“这件事任何人不要声张,回到你们学堂之后也要要求学员回去不要谈论,万一有记者上门,你们也不要接受采访。”

        一个老师说道;“校长,这件事算是闹大了,压不住的,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皇上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关心这档子事,倒是斐家门生满天下,这朝廷中任职的官员不少都是他们的人,尤其是在这学政系统中,得罪了他,咱们的饭碗都保不住。”校长长叹一声说道。

        众人纷纷摇头,安抚了学员之后他们各自回了自己的学堂。

        ……

        斐家。

        斐瑜和正悠然地在家中的池塘中垂钓,直到斐潼的书童慌慌张张地找到了他,将斐潼杀人的消息全盘拖出。

        “什么,大郎杀了人!”

        不等斐瑜说话,听到消息的斐刘氏突然尖叫出声,她是斐潼的母亲,她前来寻找斐潼,将书童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斐瑜三十余岁,生着一副儒生的面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个孽障,平日里横行霸道便罢了,今日竟然做出杀人的事情来,气死我也!就让警卫将他抓去算了。”

        斐刘氏闻言急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潼儿可是你的儿子,他再不对也是斐家的长子,死的不过是一个贱民,你难道要葬送咱们儿子的前程不成?”

        斐瑜说的不过是气话而已,冷静下来,他立刻叫来管家,说道:“你现在立刻给青州所有的报社打招呼,让他们不要刊登此事,另外学校方面也是一样,其次,去找一下这个学员的父母,用钱给我摆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