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普鲁士使团

第九百三十七章 普鲁士使团

        雪花纷纷扬扬,极致的寒冷让人口中吐出的气化成了雾。

        达斡尔人在头人普吉和朱三四歃血为盟之后发出了一阵原始而野心的声音,尽管朱三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肯定至少不是坏事。

        “你们这些黄皮猪,等着吧,我们的士兵会把他们杀的一个都不留,啊……“瓦西里眼睛赤红,依旧气焰嚣张。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成了一声惨叫,大渝国士兵用枪托告诉他该如何当一个俘虏。

        见瓦西里在大渝国士兵的殴打下惨叫,普吉微微点头,接着他对古达说了一些什么。

        “朱师长,普吉头人说他愿意带领部落归附大渝国,也愿意成为你们在这片林海雪原中的眼睛,带领你们前往雅克萨。”古达眉飞色舞。

        朱三四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这些达斡尔人一直生活在这块广袤的雪原上了,有了他们引导,此次前往雅克萨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请转告普吉头人,只要你们诚心依附大渝国,我们会保证你们不会再受这些沙俄人的欺凌。”

        古达兴奋地点了点头,将朱三四的话告诉了普吉。

        露出一口白牙,普吉弯腰向朱三四行了一达斡尔人的礼仪,这是表示驯服的意思。

        “师长,这下好了,看来我们能够继续向雅克萨出发了。”高迎风舔了舔舌头,他恨不得立刻将这批来自西方的强盗赶回去。

        在来时的路上他从古达口中了解了沙俄在雪原上的暴行,对待雪原上人数不多的部落,沙俄人基本上采取灭绝的方法,现在很多小部落已经完全消失。

        而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彻底占领西伯利亚雪原,不留下任何隐患。

        古达的讲述让一众将领心里阵阵发寒,他们很庆幸这十年来大渝国在皇上的统治下越来越强大,否则他们的命运肯定和达斡尔人一样悲惨。,

        ”必须将这些沙俄人赶回自己的老家,否则将成为大渝国北方永远的威胁,我们浴血奋战赶走了金帐汗国,不能再让北方出现威胁大渝国的异族。“朱三四神色坚定。

        沉吟了一下,他说道:“事不宜迟,现在有了达斡尔人的帮助,休息一个晚上,我们便向雅克萨出发。”

        “是,师长。”一众将领同声应道。

        瓦西里还在惨叫着,他望着露出严肃面容的大渝国士兵心中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蔓延。

        这百年来,沙俄将主要精力集中在了欧洲,经过大大小小的战争,他们在欧洲得到的土地也是各有得失,总体上来说他们夺取土地的过程十分艰难。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相对容易被征服的西伯利亚雪原成了沙俄商队开拓的方向。

        从莫斯科出发,他们的脚步一直延伸到了现在的阿拉斯加,甚至他们的商队在倭国北方的岛屿上已经和倭国人进行贸易。

        对他们而言,西伯利亚正如英国海外的殖民地一般是他们的势力范围,而屠杀土著在他们眼中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他们眼中土著本就是资产,而不是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人。

        不过现在,他们显然撞到了铁板,而这也将是他一生的耻辱,因为白人输给了有色人种,这在白人至上思想弥漫的欧洲将是最大的笑话。

        而在他看来,这种耻辱还将继续延续下去,因为显然这只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准备继续北上夺取他们的西伯利亚。

        ……

        青州。

        在允许筹建雇佣兵公司的消息在报纸上刊登三日之后,青州城内先后成立了两家雇佣兵公司。

        这两家雇佣兵公司的名字分别为雪豹和苍鹰,于此同时,招收雇佣兵的消息也随之传开。

        令人一些青州百姓兴奋的是,这两家雇佣兵公司将付出一个月二十金龙的高额月钱,这可比在工厂里做工要赚的多。

        “皇上,把这雇佣兵公司分别交给雍王和淮南王打理合适吗?“

        御书房中庞玉坤还有些疑虑。

        “有什么不合适的,如今雍王和淮南王都自行削了自己的藩,作为补偿,朕也给他们一些差事做,不然这两个弓马一生的人不知道会在青州给朕招惹多少麻烦,再说他们一个是朕的皇叔,一个是贵妃的生父,这雇佣兵公司在他们二人手中总比在其他商人手中要安稳的多吧。”

        批阅着奏折,萧铭淡淡说道。

        庞玉坤微微摇了摇头,他说道:“削藩如此顺利的确是淮南王和雍王之功劳,现在淮南的土地和雍王的土地俱都纳入朝廷治下,这两年两位王爷的痕迹渐渐被抹去了。“

        “这就是了,他们现在翻不起什么浪花,加入雇佣兵公司的前提是宣誓效忠大渝国,他们也无法控制这些雇佣兵与朕为敌。“

        庞玉坤看向眼前的帝王,这十余年的时间让他马上就要进入而立之年,同时他的政治手腕也越发让他看不透。

        只是他明显感觉得到,在商人议会的事情出现之后,他开始倚重皇亲国戚,似乎在维持某一种平衡。

        略微思索之后,他便有了些明悟。

        此次的商人议会事件其实看起来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其中最为致命的不是曹家,而是被曹家三言两语就蛊惑的百姓和商人。

        从这里,他看清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百姓是极为容易受到蛊惑的一群人,毕竟青龙王做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这点,那些跟随青龙王的百姓送掉了性命,而这却只是为了一个虚假的承诺。

        现在萧铭做出加强皇权的举动,目的就是防止有一天出现不可预测的变化,那时他至少还有牌可打,不至于国家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毁掉。

        “下官明白了。”庞玉坤不想再追问这件事,而是说道:”皇上,下官接到来自登州府衙的奏折,说是一行自称普鲁士使团的人送上了国书,要求觐见皇上。”

        “普鲁士?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萧铭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据他所知,在欧洲法兰西和普鲁士一向不对头。

        而且七年前同普鲁士的战争中还击败了普鲁士,割走了普鲁士从波兰瓜分的十六万平方公里土地,对此普鲁士一直记恨在心,此次前来大渝国,普鲁士的举动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