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章 城市规划

第八百二十章 城市规划

        一阵阵柔和的暖风从田间吹拂过来。

        金色的小麦摇动着,泥土和麦穗芬芳让人心旷神怡,在城内待久了,偶尔出来走动一下萧铭才发现到处是风景。

        “皇上说的极是,只是可惜,这收割机的数量实在太少,目前只能在种植园使用。”展兴昌拿起一个麦穗打量起来。

        因为化肥的使用,今年百姓种植的麦子明显比以前饱满,他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萧铭手里是搓出来的麦粒,他捏在口中咬了一口,麦粒很硬,有一股麦香。

        展兴昌瞧见了,有些意外,他说道:“没想到皇上也会鉴别麦子。”

        “朕会的可比你想的要多。”萧铭笑道,麦子在收获之前往往要看其中的水分多寡,若是水分多了说明还不够成熟。

        展兴昌同样笑了起来,七年前他从长安来到青州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他始终相信萧铭是个值得跟的人,现在一切都证明他是对的。

        看着收割机,萧铭说道:“不过你刚才说的问题很快就不再是问题,朕已经安排下去成立农业机械工坊,以后马力收割机,马力条播机都会出售,到时候你们府衙可以鼓励生产队集资购买这些机械,这样一来平摊到百姓身上的银子也不多。”

        展兴昌想了一下,不得不说这是个好主意,如此一来,农业机械工坊可以盈利,而百姓可以省去不少力气,耕种更多的田地。

        “皇上英明,下官回去便着手去办此事。”展兴昌惊喜地回道。

        看了会儿收割机的使用,萧铭和展兴昌回到了田垄上,他对展兴昌说道:“此次粮食收上来之后府衙要尽快征收农赋,可不能让前线的士兵饿了肚子,本来六州储备的粮食说起来也是足够这次战争使用的,但是蜀地被蛮族一番折腾元气大伤,朝廷还得调拨粮食赈灾。”

        展兴昌微微点了点头,他对此心知肚明,事实上北方战争之后,曾经各个藩王土地上的百姓因为被各个藩王搜刮的太狠,以至于现在都十分困窘,朝廷的官员上任往往都在向朝廷要粮食,而不是给粮食。

        这种状况一直到今年年底才略微有些好转,但是各府也不过是勉强自给自足,上缴朝廷的赋税很少。

        总体来说,此次战争朝廷依靠的还是青州府,除此之外便是金陵府,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陵府本就是富裕之地,加之变法推行,这个一向重商的区域很快恢复过来。

        根据庞玉坤提供的消息,现在金陵城工商发展的都很快,毕竟相比较青州,金陵城的地理条件更加得天独厚。

        “下官记住了。”展兴昌神色严肃,这军粮的事情不能含糊,他现在身为青州知府,统辖青州府内六州可谓是责任重大。

        萧铭轻轻点了点头,在设立府这个机构之后,他便增设了知府这个官职,这个官职相当于现代的省长,而刺史则相当于现代的市长。

        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精简繁琐的政务,若是没有这个知府,内阁就要面对大渝国大大小小州县的事务,庞大的政务让他们根本无法承受。

        有了知府之后,每个府的事情则由知府负责,知府拿不定主意的再请示内阁,这样一来简单明了。

        叮嘱了展兴昌粮草的事情,萧铭在禁卫的保护下回了青州城。

        一进城门,他就看见建造营的匠人正在拆除民坊的坊墙。

        士兵在前线打仗的这段时间萧铭可没闲着,政务,授课,科技研发一项没有落下。

        这个拆除坊墙便是他前两日在朝会上定下的事情。

        随着大渝国工商业的发展,现在旧的城池结构已经不适合青州,现在的青州城要从封建城池向近代城市发展。

        毕竟现在铁路已经通到了青州城内,现在这个城池要有更加先进的规划,比如居住区,商业区,剧院,体育场馆等。

        ”皇上,据说这青州城的规划图一出,城内这地价是蹭蹭往上面蹿,一些城内的百姓卖了房子可是一夜暴富。“钱大富笑着说道。

        萧铭无奈地笑了笑,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大拆大建有时候的确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但与此同时他也保持着警惕。

        他说道:“你待会去给展兴昌带个口谕,就说让他压压这地价,绝对不能纵容商人们把银子都投在这个上面,否则大渝国的工业还怎么发展。”

        “是,皇上。”钱大富应了声,他明白萧铭的心思,这位皇上口中时常挂着的是实业兴国,现在大渝国工业刚刚起步,逐利的商人便把银子扔在地产上,这投入工业的银子自然是减少了。”

        竖起大拇指,钱大富说道:”皇上高瞻远瞩,以老奴来看,这就是不能让地价上涨,否则虽然府衙一时得了好处,这毁的可是大渝国的工业。“

        “有时候朕倒是觉得你比一些官员看的长远的多。”萧铭夸奖了一声,钱大富提起这地价绝非兴致使然,而是故意提醒他。

        钱大富乐了起来,他说道:”这都是跟皇上学的,跟着皇上一个时辰老奴都觉得受益匪浅。“

        ”你倒是越来越会拍马屁了。“萧铭看了眼正在拆除的坊墙,不过他也明白,一点不让涨是不可能的,他需要的只是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毕竟百姓不卖地产,商人就没法入驻商业区,站在他的角度,有时候也不能一厢情愿。

        沿着中央的水泥大道,马车径直向南而去,道路的尽头正是他的皇宫。

        今日上午他的行程是巡视农耕,这下午的事务中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便是他期待已久的橡胶。

        事实上去年的时候荷兰人便带回来了三艘船的橡胶以及一些橡胶树的种子,这段时期陆通将橡胶硫化和塑形的任务交给了化学学院,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陆通和林文涛一样无法样样专精,只能将工作分担给其他人,同时也为大渝国培养出更多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