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七章 贝善之死

第八百一十七章 贝善之死

        茫茫草原之上,贝善纵马狂奔。

        在他身后是大渝国紧追不舍的精锐骑兵,在他逃出锦州城不久,兀术骨率领的骑兵便全面崩溃,而他也得知了兀术骨死亡的消息。

        尽管锦州城注定无法守住,但是这对贝善来说无关紧要,现在真正的问题是汗位,兀术骨死了,博多也死了,大渝国为他除去了最具威胁的两个台吉。

        对他而言,只要能够回到草原,这未来的汗位便一定是他的。

        只是他这种奢望在大渝国骑兵追赶过来的时候破灭了,杂乱无章的金帐汗国骑兵在大渝国精力充沛,士气高涨的骑兵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此刻个人的勇武根本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他只能看着大渝国的骑兵越来越近,一个个蛮族骑兵被斩落马下。

        马匹的耐力是有限的,在狂奔了数十里之后很多金帐汗国坐下的马匹再也跑不动,而因为受到爆炸的波及,很多骑兵在锦州城前便丢失了其他马匹,溃散之下,很多骑兵不过是单人单马。

        而大渝国骑兵则是以逸待劳,他们一人四马,一匹马累了之后立刻换乘第二匹,很快他们追赶了上来。

        人数众多的大渝国骑兵追赶上来,蛮族骑兵像是被追赶的猎物一般,不时一阵惨叫就会传来,贝善的心一点点地冷了下去,不同于以往任何战役,此次大渝国骑兵颇有不将他们赶尽杀绝不罢休的气势。

        无论他们逃出多远,大渝国的骑兵便尾随多远。

        鞭子飞扬,贝善越发不顾一切的逃跑。

        但是他坐下的马匹渐渐跑不动了,望了眼就在身后的大渝国士兵,他眼中露出了一丝绝望。

        此时,戚光义正在贝善身后不足二百米的距离,他从昨天早上便追击溃散的蛮族骑兵,今天已经是第二天。

        一天一夜的追杀中,散乱的蛮族骑兵第一次显得不堪一击,路途上被击杀的蛮族骑兵比比皆是,对他来说这是摧毁蛮族骑兵的最佳时机,他自然是不肯放过,尤其是他看见了贝善这个对大渝国犯下滔天罪恶的蛮族台吉。

        于是决定紧追不舍,在他抵达饶州城前击杀了这个蛮族台吉。

        见贝善的马匹渐渐慢了下拉,戚光义大喜,他立刻换乘最后一批没有负重的马,催动战马向贝善冲去。

        其他大渝国骑兵见状也跟了上去。

        二人在平坦的草原上不断你追我赶,只是一会儿的时间贝善的马匹终于支撑不住,猛然倒地。

        贝善从马匹上跌落,在地上滚了数圈才稳住身体,这时他抬起头来,只见大渝国的骑兵已经到了眼前,其中为首的将领将手中的马刀狠狠砍下。

        求生的本能让贝善立刻做了一个翻滚的动作,戚光义的马刀堪堪从贝善头上方划过。

        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更多的马匹从他身边穿过,马刀闪着道道银光。

        正在狂奔的骨朵一转眼看见贝善被大渝国骑兵围困,顿时大急,他率领护卫贝善的数百骑兵转身冲杀过来。

        戚光义注意到这股骑兵,他立刻指挥数百骑兵迎战,而他自己则是调转马头再次冲着贝善过来。

        贝善抽出手中的弯刀,见戚光义再次冲杀过来,他一个闪躲,弯刀狠狠砍向戚光义马匹的腿上。

        战马受伤猛地倒地,戚光义被马匹前冲的惯性狠狠摔在地上。

        贝善身为台吉,自小也受到极为严格的训练,也是个卓越的战士。

        趁着戚光义还未起身,他拿着弯刀就冲向戚光义,他知道这位将领地位极高,杀了他足以让大渝国骑兵产生混乱。

        “去死!“转眼间贝善就到了戚光义的面前,他高高举起弯刀就向戚光义砍去。

        这时戚光义翻身身来,只看见一把弯刀就要落地。

        贝善满意地看着戚光义惊慌的眼神,狠狠将弯刀斩下,但是就在这时,戚光义忽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间拿出了一把短管火枪对准了他。

        “砰“的一声,火光和烟雾冒起,贝善的身体似乎凝固了一般,在他的额头上出现一个枪眼,鲜血正从枪眼中流出。

        “你再快能快的过子弹吗?”戚光义一个侧翻起身,贝善的尸体缓缓倒了下来。

        将短管火枪重新装弹放在腰间,戚光义吹了一个口哨,这时候大渝国骑兵纷纷停止追击,向他靠拢。

        前面就是饶州城,贝善已死便没必要再继续追击,因为这饶州城内还有部分蛮族骑兵。

        让士兵带上贝善的尸体,戚光义从一个士兵手中接过缰绳上了另外一匹马,现在他们将返回。

        锦州城。

        经过一天一夜的围剿,城内残余的蛮族军队被全部剿灭,激烈的反抗也在大渝国的铁血手段中渐渐平息下来。

        现在士兵们正在清理蛮人的尸体,免得大战之后出现瘟疫。

        除此之外,士兵们还在全城搜刮着金银珠宝,这些年蛮族从大渝国劫掠了不少东西,作为蛮族土地上的最大城池,不少蛮族贵族都会来这里享受。

        因此锦州城一向是十分繁荣,而繁荣的城池中自然会有大量的财富,这是将领们的经验。

        “鲁军长,我们在城中心发现了蛮族的库房。”

        鲁飞三人正在商议效仿平州给大渝国血脉的奴隶发放户籍,这时一个师长走了进来向鲁飞汇报。

        “库房,太好了。”鲁飞大笑出声。

        自过了年大军就在外征战,鲁飞十分清楚这給朝廷带来的沉重的负担,因为军机部给的命令是全力搜刮蛮族土地上的每一笔财富。

        毕竟被俘获的蛮族俱都为奴,这些财富不拿白不拿。

        罗信和雷鸣也是心中一震,随着他们越走越远,这补给也越来越困难,如果能够就地自给自足,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三人跟着士兵很快到了位于中心的府库。

        这是一个建在地上的地窖式府库,从地面沿着阶梯而下,火把的亮光照出堆积了一地的金银器物,同时粮草,皮毛,风干肉也有不少,甚至还有蛮族从大渝国走私过来的白酒,白糖,精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