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蛮族壕沟

第七百六十二章 蛮族壕沟

        “五十万。”

        坐在龙椅上,萧铭的心一揪,这增加的三十多万人又将是一笔巨大的军费开支。

        只是即便牛犇不说,他也有了扩军的想法,在他还是齐王的时候觉得手底下十余万军队已经是超负荷了,但是现在忽然觉得这点士兵对大渝国来说只是一滴水落入湖泊一般。

        正因为如此,这让他处在一种窘境当中,颇有一种无兵可用的尴尬。

        “朕早有此意,既然如此,军机部便着手征兵之事。”

        萧铭沉声说道,其实每年军队都没有停止征兵,只是征兵的数目都维持在一个标准。

        此次他所以答应除了因为这次蛮族的入侵的原因,还有最重要的一条是在工业渐渐兴盛的背景下,他有能力,也有必要安定周边环境,并且开始走向同西方争夺殖民地进程中去。

        而且想要让大渝国的百姓生活的和西方一样富裕,他也必须走出国门同西方争大海航海时代的红利。

        牛犇松了口气,刚才在朝堂上他没敢提,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提出扩军,以斐济和庞玉坤为首的文官便会据理力争。

        他清楚现在大渝国又要休养生息,又要征兵会让国库更加艰难,但是在军人的心中,守土开疆才是职责,只有军备强大,大渝国才能安稳。

        说了这扩军之事,牛犇继续说道:“皇上,老臣还有一个请求?“

        ”牛将军请讲。“

        “臣以为让罗权赋闲在家有些不妥,如今大渝国正值用人之际,当物尽其用才是。”牛犇小心翼翼地说道。

        萧铭轻轻点了点头,若不是牛犇提起他倒是忘了大渝国这位滑头军神。

        以前这位老将是为了避嫌才会拒绝进入军队,而那时萧铭又因为军队未稳,也不愿意用他,毕竟这罗家三人都在军中是谁都会有些忌惮。

        只是现在军改已经完成,他将军队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也就不在乎了。

        毕竟只要他乐意,他随时可以拿下任何将领而不会导致军队出现叛乱。

        思索了一下,他说道;“的确,是该让这位老将出山了,这段时间朕听说他是时常前往军事学院旁听,想必对现在大渝国的军队有了些不同的见解吧。”

        牛犇闻言,背后冒气一层冷汗,萧铭这话是摆明了告诉他,这罗权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地下。

        他老实说道:“罗权终究领兵打仗习惯了,因此对军中之事也颇为关心,一次他和老臣提起想去军事学院旁听,老臣当时便同意了。”

        “原来如此,这样也好,省的他还停留在刀剑弓马之上,既然如此,此次便让也去益州,看看他是否还是当年的军神。”萧铭说道。

        “是,皇上。“

        牛犇躬身说道,此次他建言启用罗权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随着军队数目和未来战事的增多,他一个人现在有些忙不过来,有了罗权这个帮手,他倒是能够轻松一些。

        而对萧铭来说他也是乐意让罗权回到军队中的,因为对他来说他不需要罗权和牛犇亲自指挥士兵对阵,他需要的是两人在一场战争中的战略的目光。

        送走牛犇,萧铭看向益州方向,现在他只希望萧臻和狄英能够在益州多坚持一点时间。

        ……

        益州。

        萧臻和狄英一同站在城墙上望着城下的蛮族军队,从蛮族抵达益州城下,如今已经过去了十日。

        这十日中蛮族奴隶兵每天都会发动攻城让城内的军队疲于应付,而最重要的问题是现在狄英所率领的军队弹药消耗十分严重,这样下去他们将无法使用火枪阻止潮水一般的蛮族奴隶兵。

        “该死的蛮族,等援军一到,本将定将他们杀的片甲不留。”狄英红着眼睛。

        在诛杀蜀王之后,他和萧臻接管了巴蜀十三州,接到来自青州的政令之后,这里被正式更名益州府。

        和当初的计划一样,二人一个负责处理政务,一个负责统辖军队,巴蜀在这一年中正在走向正规。

        但是现在蛮族现在打乱了这一起,他就像是看见一个自己抚育的孩子被敌人杀害一样痛苦。

        萧臻的目光在城墙上的火枪兵身上扫过,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当初的输的一点也不冤枉,这十日的时间他真正了见识了这只火器军队的厉害。

        蛮族在攻破松州之后连克通往益州路线上的两个城池,但是在益州他们的攻势被迟滞下来。

        十日焦灼的战争中狄英率领这两万火器部队同蛮族死战不退,现在城下堆积的尸体远比他们的多。

        “可惜了,若是松州的三万士兵换做火枪兵,何有蛮族破城之事。”萧臻叹息一声。

        狄英脸色阴沉,他说道:“谁能想到收编的蜀王旧部如此不堪一击。”

        提及蜀王,萧臻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他不想杀这位弟弟,但是却不得不杀他。

        在蜀王被击杀之后,各州县蜀王旧部纷纷向狄英投诚,狄英先后安抚了这些士兵,并且重新提拔了一些将领掌控这些军队。

        尤其是松州,他甚至派出了自己麾下的小将前去坐镇,但是谁也没想到蛮族会令兵而至。

        “不是蜀王旧部不堪一击,而是此次蛮族的战法不同于以前,你看这益州城外的土坑,这种战法我从未见过。”

        狄英说的只是气话,丢了松州他此次定然要被责罚,如同萧臻说的一样,此次蛮族的战法的确让他有些惊讶。

        因为他发现蛮族竟然学会了使用壕沟围城,而这以前是大渝国守城的办法。

        在这十日的围城中,蛮族奴隶兵一边攻城一边环绕着益州城挖壕沟,士兵利用壕沟躲避子弹的射击,在抵达城下的时候再通过云梯攀爬,这种战法让火枪作用在此次围城战中被大大削弱。

        但是这样一来,蛮族骑兵也无法入城,不过狄英很清楚,蛮族此次的目的是为了劫掠。

        所以骑兵根本没有入城的打算,他们只是蛮族奴隶兵猛攻益州城,能破城自然很好,不能破城就将他们围困在此,拖住大渝国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