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放长线钓大鱼

第七百四十六章 放长线钓大鱼

        “路引?”

        御书房中李开元深以为然,不住点头。

        苦着一张脸,李开元继续说道:“皇上,这些商人的确不能太过纵容,商人逐利,一些没有良心的商贾什么事情都敢做,下官以为趁此此次的路引当整治一些居心叵测的商贾。”

        “居心叵测的商贾?”萧铭笑意盈盈,他说道;“你说的是曹家吧。”

        李开元似乎是忍曹家很久了,此时似乎心中怨气一下爆发出来,“皇上,就是这个曹家,现在曹正阳竟然要伙同一百多个商人建立商行,这是摆明了和商会作对。”

        “此事李三已经告诉了朕。”萧铭淡淡说道。

        见萧铭一脸淡然,他说道;“皇上,曹正阳此举居心叵测,难道朝廷还要忍着他吗?”

        萧铭目光有些阴沉,他这时候起身看向窗外正在盛开的桃花说道;“曹正阳此举并无触犯大渝国律法之嫌,既然没有触犯律法,又该如何治罪?”

        李开元怔了一下,他说道:“只要皇上一句话……”说到这,李开元说不下去了。

        萧铭见状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朕可以随意杀人?若是如此,这满朝文武,商人百姓该如何看待朕?”

        李开元挠了挠头,他说道;“的确,此举会让人心惶惶。”

        “这就是了,杀人没必要,整垮曹家对朕来说却轻而易举,朕比你清楚曹家,也知道现在曹家被楚王奉为座上宾,不过对本王来说现在还不是对付曹家的时候,现在这头猪还不够肥。”萧铭十分淡定。

        曹家财力雄厚,如今在他的治下建立了七家矿山,三家纺织坊还有一只海上船队,曹家钱庄更是名声赫赫。

        他现在不动曹家除了是想让曹家在六州建立的更多的工坊外,还有一条是李三发现曹家和传教士似乎有往来,这一点让他极为警惕。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年代的传教士扮演的身份一点都不单纯,所以,他准备欲擒故纵,让李三将所有的证据都收集齐备之后再将曹家一锅端。

        那时,商人就会明白,他给他们东西,他同样能够拿回来,安安稳稳做生意可以,但是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去想。

        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李开元听,这时李开元安了心。

        说了此事,萧铭继续说道;“不过现在虽然不整治曹家,但是在贸易上也可以适当打压一下曹家,免得他们把青州的商贸搞得一团糟。”

        “是,皇上,此次下官会扶持一下六州的商贾,对曹正阳那些人收紧一些,免得他们把尾巴翘的抬高。”李开元说道。

        萧铭点了点头,这便是他让李开元来的目的,总体上而言,他要和曹正阳为首的一批商人维持斗而不破,这样一来既能够给他们上一些教训,也能够不会影响六州工商业的发展。

        送走李开元,这时外面一声春雷炸响,乌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起了绵绵细雨。

        一转眼,青州从冬天进入了春季。

        钱大富这时候为萧铭撑起了一把伞,二人从御书房回到了寝殿。

        这时的寝殿中,绿萝正抱着哭闹的萧逸在踱着步子,紫菀和斐玥儿则是坐在椅子上一面说笑,一面注视着抱着萧逸的绿萝。

        “今天来的倒是齐全。”

        还没有到寝殿,萧铭便笑出声来,他倒是很少遇到三人在一起玩闹。

        不过当他进了寝殿才发现在门后还坐着一个崔雪儿。

        “皇上。”

        见到萧铭,四声脆滴滴的声音响起,崔雪儿入府的晚,似乎有些不适应,脸上一阵泛红。

        绿萝和紫菀自从被封了贵人,和萧铭比以往更加亲密,毕竟在身上她们已经成了萧铭的妾室。

        不过二人都很自知分寸,从来不会搬弄是非,行争宠之事,在他面前也从来不说谁的不是。

        这一点让萧铭很是欣慰。

        在这个时代,有时候他也无法选择,但是既然木已成舟,他只能接受了自己的后院了。

        进了寝殿,绿萝主动将萧逸抱到了萧铭身边,此时粉扑扑的萧逸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他,纯净的眼神不含一丝杂质。

        见到萧铭,小家伙伸着小腿小胳膊动起来,露出笑容,嘴水汹涌而出流了下来,绿萝见状立刻拿着手帕去擦。

        望着自己的儿子,萧铭心中一暖,帝王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现在,他忽然有些理解萧文轩了。

        都是自己的儿子,虽然各有偏爱,但是也不愿意看见他们自相残杀。

        萧逸是他第一个儿子,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儿子为了皇位继续厮杀下去。

        所以他暗自下了一个决定,一个不会让封建王朝继续循环下去的决定。

        “皇上,你在想什么?”斐玥儿见萧铭发呆忽然问道。

        回过神来,萧铭笑了笑,“只是一些政务罢了。”,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对了,怎么今日你们都到了这寝殿之中?”

        斐玥儿说道:“这一天到晚在行辕中闷着总归是有些无聊,臣妾便让她们过来说说话。”

        萧铭点了点头,这时候他忽然想起到这大渝国这么久似乎从来没有给这个时代在娱乐上增加什么项目。

        现在斐玥儿这么说,他忽然觉得也该拿一些娱乐活动出来,毕竟工商业需要发展,文娱也要发展,如此才能相得益彰。

        而且前些日子杨承业上奏说登州外国商人时常到登州城内聚赌,这点让他也有些触动。

        这些外国商贾的银子不赚白不赚,若是拿出一些新奇的玩法,必能吸引更多的商贾前往登州玩乐。

        毕竟在这个时代赌博是不犯法的,与其让民间胡乱开设赌坊,不如让府衙规范化赌坊。

        想到这,他对斐玥儿说道;“既然如此,朕就交给你们一个有趣的东西,保证你们接下来一段时间不会无聊。”

        “是吗?既然如此,臣妾便要见识见识。”斐玥儿笑了起来。

        紫菀说道:“皇上估计在说大话,这些年也不见皇上也没教我们什么好玩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