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初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睁眼灵法灌顶威【四更】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睁眼灵法灌顶威【四更】

        “娘早就起来了啊。”女儿怀玉的小手指着外面道,“爹爹你看,太阳都那么高了。”

        刺目的华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直直的照射了进来,迷人眼睛。

        王学勤伸了个懒腰,然后动作麻利的从床上起来,与孩子们玩闹了一会,走出门去。

        清晨微冷,太阳带着喷薄而出的霞光照耀大地,将天际染成了一片绚丽的淡红色,为整片山岭都披上了一层光彩。

        外屋里热气蒸腾,苗芳正为一家人准备食物,她略显纤细的身影忙碌的穿梭在不大的房间内。

        王学勤站在屋子外,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孩子们笑闹的声音偶尔还会传来,他的心中扬起满满的幸福感,世俗的喧哗已经退去,这一刻的平静,他无比的想要守护。

        “相公?”苗芳转头看见了王学勤,笑着道,“你起来了?”

        “是啊,你起的这么早都不叫我。”王学勤几步迈入屋子里,闻了一下,道,“做的什么?很香。”

        “昨天你们采的野菜啊,我熬成了粥。”

        苗芳掀开锅盖让王学勤看了看,莹白的米粥内漂浮着青绿的野菜,喷香扑鼻。

        “早饭做好了,你去梳洗一下就可以吃了。”苗芳道。

        “好。”

        吃完早饭,王学勤与苗芳两人来到地里继续干活,两个孩子就在不远的地方玩。

        王学勤在休息喝水的时候,又想起自己的梦,看了看身边的妻子,他将自己的梦告诉了他。

        苗芳听了后,问道:“一模一样的梦吗?”

        “对,以前在京城受挫的时候也曾经梦到过,现在也梦到了,而且很频繁。”

        苗芳低眉思索了一番,她迟疑的看了王学勤一眼。

        “怎么了?”

        “我在想,是不是山洞里的事情刺激了你,才会做这样的梦。”苗芳神色暗了暗,“天地鬼神在上,你杀了人,心中自然会恐惧,或者……”

        “不,我不恐惧,我丝毫都没有感觉到恐惧。”王学勤声音很坚定的说道,“我只是遗憾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将那些人也杀了。”

        苗芳低了低头,靠在王学勤身上:“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我此生所愿,也只是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答应我,你不要去做那些冒险的事情,你看,我们现在不也很好吗?”

        春寒消融,天渐渐的暖了,柳条发绿,大地回青,嫩黄、粉色、白色,各种颜色的花朵都冒出了头,衬得天地一片春色。

        清风送暖,王学勤拥着自己的妻子,站在一片浓浓春意中,轻叹了一声:“对,我们现在也很好。”

        苗芳抬眸,她能够看出自己相公眼底的深藏的落寞,却无可奈何。

        一上午的辛劳,开垦出了一片土壤,只要再种上粮食的种子,到了秋天就可以收获了。

        “相公,我去做饭,一会喊你。”苗芳将清水递给一头汗水的王学勤道。

        王学勤喝了口水:“恩,我再干点。”

        这片土地离他们房子并不近,苗芳招呼两个孩子,怀玉、怀瑾如同林间快乐的小鹿,蹦蹦跳跳的来到苗芳身边,欢笑着说话。

        王学勤含笑看着他们三个走出自己视线,将手上碗里的水喝光之后,再次拿起农具,开始干活。

        “原来你在这?真是让我们好找啊。”

        带着沉沉怒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王学勤抬头看去,是两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人。

        “你们是?”王学勤看着他们,疑惑的问。

        杨鼓与蔡建德两人,这几日的时间几乎把整个后山都翻了一遍,身上衣服都因为这几日的爬山而变得破旧,形容狼狈,面色狠辣。

        “你是王学勤?”蔡建德打量了王学勤几眼,冷冷的问道。

        王学勤心中微微一惊,难道自己杀死那恶霸的事情暴露了?他们就是官差?

        “不说话?这是默认了吧?”杨鼓眼睛一眯,朝王学勤走了两步,他身上杀意太明显。

        “你们到底是谁?找我有什么事?”王学勤握紧了手里的农具,谨慎的问道。

        蔡建德与杨鼓对视一眼:“就是他。”

        “废话不多说,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到了阎王殿上,别认错了仇人。”

        铿!

        长剑出鞘,杨鼓执剑朝王学勤疾刺而去!

        剑光冷冽,杀意凛然,相隔很远都能够感受到那剑刃的锋锐之气!

        眼看自己就要被刺个对穿,在这生死时刻,王学勤却奇异的镇定了下来,他举起手中农具去挡,巨大的力量相撞,猝不及防之下,将杨鼓手里的剑撞飞了出去!

        同时,王学勤动作伶俐的抡起农具,一把倒弄到杨鼓肚子上,将他撞倒在地!

        “啊!”

        杨鼓惨叫一声倒地,脸上瞬间弥漫出冷汗!

        蔡建德见变故突起,不再耽搁,挥舞自己手里软鞭,破空而去,直接抽到了王学勤后背上,将他抽倒在地,猛走几步,拿起杨鼓的剑朝倒在地上的王学勤砍去!

        砰!

        原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王学勤突然侧身一滚,左手手里扬起一把土灰,迷了蔡建德的眼睛,同时右手摸过散落在地上的棍子,一棍子打在了蔡建德的头上,将他撂倒!

        “说!谁派你们来的?!”王学勤强忍着背上的皮开肉绽的疼痛,大声问道。

        杨鼓与蔡建德两人本以为自己对付的不过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没想到这份轻视之心让他们栽了大跟头!

        杨鼓捂着肚子从地上站了起了,冲王学勤冷冷一笑:“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王学勤觉得有些奇怪,而后一道令人惊骇的震颤声从空中传来,他猛地抬头看去,一个人影从空中疾驰而来,气势惊人!

        是仙人!王学勤瞬间睁大了眼睛!

        轰!

        那仙人只是在空中轻轻挥舞了下手,无法抵抗的力量骤然而至,王学勤被那力量击中,倒飞出去重重落到了地上!

        “相公!”

        在王学勤昏迷过去的瞬间,一声凄厉的叫喊声从不远处传来。

        “林章仙人!”

        “拜见仙人。”

        杨鼓与蔡建德两人冲来人跪了下来。

        林章踩着飞剑从空中悠然落地,眼睛扫过跪在地上的两个杀手,淡淡的看向远处昏迷的王学勤,与朝王学勤跑过去的苗芳。

        “夫人?”

        王学勤猛地睁开眼睛,手伸向前方,却抱了个空。

        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周围,熟悉的白茫茫的一片,熟悉的巨大的轮盘……

        王学勤从地上站了起来,他面上带着几分焦急:“怎么回事?又做梦了?”

        看着眼前的轮盘,他攥紧了拳头:“为什么又是这个梦?我的夫人呢?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天地无声,巨大的轮盘一如既往的静默着,黑色的封印轻轻晃荡,好似在对王学勤招手。

        昏迷前的一幕幕出现在王学勤的眼前,他有些痛苦的抱了抱头:“为什么?为什么连我最后的平静也要被打破?为什么会有仙人来杀我?我该怎么保护他们。”

        风轻轻的吹过,王学勤的声音散落空中,很快的就消失不见。

        “你是什么?”良久,王学勤吐出一口气,抬眸看向轮盘,“你的身上烙印着轮回二字,你是天道?是来惩戒我的吗?”

        没有人能够回答王学勤的疑惑。

        他面色苍白,眼神却一点点变得坚定:“如果你是天道,你能够帮助我吗?”

        脚一步步迈出,王学勤来到了轮盘身边,前所未有的接近。

        黑色的封印好像感受到了什么,轻轻摆动,荡漾着喜悦。

        “也许我揭开了你,我就不再是我,但,即便搭上我的性命,请求你,帮助我的妻儿。”

        手来到了黑色封印条上,微微用力,纸条被很轻易的揭开。

        “相公!相公你醒醒啊!”苗芳抱着王学勤,带着哭声的说道。

        “爹,娘!”

        见到自己爹爹倒在地上,母亲痛哭不已,两个孩子满心的惶恐,飞奔着朝他们跑了过来。

        苗芳回头,看见杨鼓与蔡建德两人已经举剑朝自己走了过来,她满心惊恐,转头对朝自己跑来的孩子道:“不,别过来别过来!”

        可是两个小小的孩子怎么可能听?

        “动手吧。”

        修士林章淡淡的说。

        杨鼓与蔡建德对视一眼,他们都明白,今日,这一家四口,注定要做这刀下的亡魂了。

        “娘!”

        两个孩子已经跑了过来,被苗芳紧紧抱在怀里!

        刀剑被杀手高高举起,寒光刺目,重重的落了下来!

        破空声就响在耳边,苗芳闭上了眼睛,泪水滑落脸庞,两个孩子透过母亲的怀抱,懵懂的看着朝他们砍来的刀剑。

        修士林章淡漠的看着,几条如蝼蚁般的生命即将消逝,他面上没有一丝波动。

        就在刀剑距离苗芳不到一尺距离的时候,昏迷的王学勤缓缓睁开了眼睛。

        虚空微颤,草木皆惊。连盈盈吹荡的清风都刹那凝滞,好似臣服般的消退了去。

        顷刻之间,这一片天地,安静到了让人心颤的地步,仿佛一个沉睡的王者,从梦中醒来,于是万物,都畏惧的低下了头。

        丝丝缕缕看不到的灵气轻柔的飘荡而来,缠绕到了那两柄刀剑之上。

        杨鼓与蔡建德只觉得一瞬间,自己就完全动弹不得了,一股比高山比海洋都更加强大的力量兜头而来,他们变成了能够被随意碾压的蝼蚁,满心惶恐,惊骇莫名。

        什么?

        林章骤然回头,不敢置信的看向那个睁开了眼睛的王学勤,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使用灵法!

        PS:一小时后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