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点燃兵变的火药桶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点燃兵变的火药桶

        虚浪见状也不敢过度逼迫,唯恐发生兵变。于是,朝着城下的人大声喊道:"大家不要自乱阵脚,敌军虽多,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听我号令,立即列兵布阵,准备迎战。

        一众将士闻言,都在大翻白眼,当我们瞎了眼不成,连对方是不是乌合之众都看不出来,就凭这肃杀的军容,如虹的气势,绝对是一支久经杀伐的铁血之师。貌似自己一方才是临时凑集起来的乌合之众,军无斗志,那会有什么战力,甚至连与之一战的勇气都没有。真不知不堪一击的究竟是谁?

        数名仙将齐齐单膝跪地,仰望向墙头上的虚浪,眼中都是泪光闪动,颤声请求道:"虚帅,这些将士留在镇外就是在等死,请你开恩让他们进去吧?多一个人,多一份抵御敌军的力量。"

        "哼,居然敢公然违抗军令!"虚浪一把将身旁一位军士手中的弓箭抢了过去,张弓抬箭,对着城下那名开声请求的仙将一箭射去。

        嗖!箭矢破风,疾如流星电闪,"噗"的一声,正中那名仙将的前胸,箭头蕴含仙力直接洞破铠甲,从其背心透出,鲜血从箭头滴落,那名仙将连叫声都未及发出,身子一歪,便倒地气绝身亡。

        "谁若再敢扰乱军心,不尊号令,这就是下场!"虚浪再度张弓搭箭,对着城下跪地的仙将,作势欲射。

        哗!墙上墙下的军士一片哗然,临阵斩士杀将,绝对是大忌中的大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虚浪,眼中都流露出难以掩饰怒意杀机。

        就在这时,围困镇子的军阵突然有了动静,战鼓雷动,呐喊连天;"讨伐叛逆,降者不杀!"四十万大军齐声吶喊,如同惊天炸雷一般,震魂慑魄,音波滚荡如潮,久久不息。

        这番呐喊声的出现,时机可谓是把握得恰到好处,就在虚浪引发众怒,而被阻隔在镇外的七八万住军,进不能进,退无可退,已彻底陷入绝境。

        镇外的十数名仙将凑在一起,低声的商议着什么?

        "这个虚浪无能无德,根本沒将我们这些杂牌仙军当回事,跟着有这样的主帅,只会坑杀全军,没一个能活着!"

        "不错!简直视我等生命如草介,实在是让人心寒,谁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

        "哼!我等都是被强行胁迫而来,本就不愿为这伪政权卖命,事到如今,大家不如就……"

        说到这里,一众仙将都沉默了下来,彼此目光踫撞,交流,瞬间便达成了无言的共识,几乎同时振臂一呼;"降了!"

        刹那,镇外的七八万军士无不纷纷响应,都是摘下头盔,高举双手,甩开双腿向敌方阵营奔去,那场面就像潮汐般的无可阻挡。

        "居然敢临阵倒戈叛逃,放箭,全部统统射杀!"虚浪见状,直气得七窍生烟,目眦欲裂的扯着嗓门大呼大叫。

        脑残的虚浪连嗓子都喊哑了,却没见一支箭矢射出,所有人像是都将他的帅令当作屁,根本无人响应。他身边的一个仙将在他耳边冷冷的说道:"你这是想再激起兵变么?"

        "你说什么?"虚浪怒不可竭的一把推开这个仙将,当他环视四周的将士时,当真被吓了一跳。只见一个个怒目而视,嘴巴紧闭,脸部的肌肉紧綳,握着兵刃的手都在"咔咔"作响,这绝对是怒火喷发的征兆。

        虚浪心头不禁一颤,暗暗的吞口唾沫,强作镇静的说道:"算了!一群临阵叛逃的无胆鼠辈而已,当下沒时间跟他们算账。现在听本帅号,全军列阵,随本帅出镇击溃这群乌合之众!"

        你妈!这货脑子进水了?之前若是与镇外的住军合兵一处,或许还有突破重围的可能,但现在不思如何坚守待援,还想破敌,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不怕敌军势众,就怕有猪一般的主帅,蠢杀千军。

        "虚帅仙威盖世,万军难挡,自是无所畏惧。我等皆是无能鼠辈,可沒胆陪同虚帅一同前去迎敌,那就是和找死沒多大分别。"

        "你说什么?"虚浪双眉一挑,腰间仙剑出鞘,直指那名说话的仙将;"你有胆再说一遍?"

        那名仙将沒有絲毫退缩畏惧,反而挺直躯跨前一步,冷声道:"我有说错吗?此时出镇迎敌,就是让我们前去送死!"

        "好,很好,果然有胆!那你就先去死吧!"虚浪手中长剑仙力喷薄,对着那名仙将的脑袋就要劈斩下去。

        又要临阵斩将!四周的将士见状,此时都是不约而同的齐齐一拥而上,顿时将虚浪以及贴身亲卫团团包围住,內哄一触即发。

        "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虚浪高举的长剑悬在半空,怒喝出声:"想聚众谋反不成,那可是灭门之罪!"

        "灭你妈!"一个胆大的军士怒骂一声,手中长枪同时朝着他的后腰猛地刺去,完全一副豁出去反了的模样。

        虚浪的修为在家族中只算稀松平常,但在这杂牌军中却是无人能及,感觉身后恶风袭来,想也不想的仙力化铠,随着"叮"的一声脆响,那军士刺出一枪被仙铠反弹开去。

        "大胆!"虚浪厉喝一声,高举的长剑反劈而出,对于只有地仙修为的普通军士来说,就连闪避和招架的意识都末及生起,只听"噗"的一声,整个脑袋就像砍瓜一般,被一剑直接劈成了两辦,尸体"扑通"摔扑在地。

        "竟敢行刺本帅,死有余辜!"虚浪怒哼一声,抡腿一脚将尸体踢下镇墙。

        然而,他的这一剑却是直接点燃了兵变的*桶,数十名仙将几乎同时仙力化铠,仙兵法器纷纷祭出,齐齐朝着虚浪杀奔而去。

        虚浪的修为再高,也挡不住这许多仙将的群起攻击,一边格挡闪避,一边出声威胁道:"你们就不怕诛灭九族么?"

        一旦出手,就沒有了退路,所谓的威胁就像风一般的沒份量,更凶猛的攻击就是回答。

        虚浪见状即惊又惶,知道自己彻底的激起了众怒,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刚奋力脱出一众仙将的围攻,却被身后的数名普通军士一拥而上,有人搂住他腰,有抱着他的腿,扯住他的手臂,更有扑在他的背上狠狠勒住他的脖子。

        "可恶!"虚浪怒骂一声,挥臂挣开一人,抬手将在背后勒住脖子的军士拽了下来,像拎小鸡似的挥手抛下墙去。只是刚挣脱这些军士的纠缠,还沒来得及喘息一下,又有更多的军士扑了上来,也不使用兵刃,只是悍不畏死的缠住他,给那些仙将创造机会。

        还未等他挣开这批军士,已有数名仙将的攻击到了,眼见无数仙兵法器袭来,却被一群军士挤压住,硬是无法动弹闪避。

        "噗"的一声闷响,一把仙兵率先刺入的他大腿,惨呼声刚叫出一半,又一件法器破开仙铠,在腹部砸开一个洞,连蠕动的腸子都能看见。

        紧接着,一件件的仙兵法器落在他身上,噗噗之声不绝于耳。眨眼间,虚浪的身体已变得百孔千疮,无数的军士也加入到了砍杀的行列。

        当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唯见到虚浪的尸体,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一团。至始至终,他的十来名亲卫都沒有出手,不是不想出手,是沒有机会和不敢出手。

        激起了众怒的虚浪根本没法救,这些侍卫本就不耻他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沒人愿意跟着这货陪葬。

        沒有了主帅的杂牌军,立即打开镇门,全体投降。云山镇一战,甚至连战斗都没发过,二十万仙军便集体投诚倒戈,可谓是兵不血刃。

        这本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陆随风却是眉头紧皱,这些仙军本是来自各城各镇,非旦素质极差,即吃不得苦,又从未经历过真正的战争,毫无任何战力可言,沒谁愿意供养这许多无用之兵。

        当下就将各方的主将召集在一起,他们杀了主帅,临阵投降倒戈,已被天月城不容,回是回不去了,弄不好还会牵连家人。虽说是临阵倒戈,说白了就是人家俘虏,要杀要剐都在人家一念之间。至于会如何对待他们,谁心里都沒个底,面对这种尴尬的处境,众皆一筹莫展。

        见到虚无颜,陆随风等人到来,纷纷单膝跪地,施军中大礼;"属下见过诸位大人!"

        虚无颜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淡淡地笑道:"我知道诸位都是被强行胁迫而来,不愿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即然现在已弃暗投明,但,我也绝不会强留诸位,想来大家离家也时日已久,势必都已归乡心切,那就尽快收拾行装,各回各家吧!"

        说是让他们回家,实则是在下逐客令。众皆听得出其中的意思,却都仍旧一直跪在那里,低垂着头,无人回应。

        不是他们不想走,而是无处可去,他们杀了主帅,临阵倒戈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天月城方面去,绝对会被满天下追杀,再难有容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