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在线阅读 - 第837章 活着

第837章 活着

        “不过每个月中,他都会来看我们,不过今天是元宵节,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徐兰英说道。

        “他来干嘛?”田甜闻言,显得有点激动。

        徐兰英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我们老了,需要人照顾,这些年要多亏了国栋,我不求你有良心,但也别伤有良心的人。”

        “妈,我没这个意思。”

        徐兰英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大,赶忙解释。

        “你是不是这个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而且你也不需要跟我解释什么,而且你也没有资格来指责国栋。”

        “妈,你就这样看我啊。”田甜有些不服气地道。

        “你能让我怎么看你?你看你这些年都做的都是什么事?”徐兰英微微有些生气起来,声音都不自觉高昂了许多。

        田甜张口想要反驳。

        却被徐兰英直接给制止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能回来我很高兴,这次回来,你待几天?”

        “我……我……”田甜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唉~”

        徐兰英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道:“我帮你把房间收拾一下。”

        说完转身走向屋内,田甜站起身来跟着进去,准备帮忙。

        “你以前的房间还给你留着,不过现在放了些东西,挪走就行了。”徐兰英解释道。

        田甜没说话,因为他看到客厅右边墙壁上挂着一张黑白相片,脸色苍白。

        这是田家鹏的遗像。

        而让田甜惊恐的是,田家鹏的遗像跟那天她晨跑遇到的老人长得一摸一样。

        她感觉遗像上的父亲,正用眼睛瞪着她。

        听后面没动静,徐兰英转过头来疑惑问道:“怎么了?”

        “爸……爸他……”田甜结结巴巴地指着相框,话都说不完整。

        “哦,这个啊,是国栋找人画的,真是有心了。”

        徐兰英抬头看了眼相框上的人,满眼的思念。

        她颤巍巍地拿起相框下面供台上香,抽出几根,点燃后递给田甜道:“给你爸上柱香吧,他到死都还念叨着你。”

        田甜哆嗦着把香接了过来,徐兰英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还以为她是难过。

        “人老了,终究会死的,你也别太伤心。”徐兰英安慰道。

        可是安慰好像没什么用,田甜实在是太“伤心”了,也不至于抖得太厉害,一根香突然从中折断。

        两人都愣住了,烧香最忌两长一短,这是非常不吉利的。

        “没事,我给你换一根。”徐兰英不在意地道。

        可是田甜更加恐惧了,这是换一根的事吗?

        “妈……妈,你说爸他会不会还在怪我啊?”田甜颤抖地问道。

        “怪你肯定怪你,当年你做的那些事,他多伤心,多生气啊,这么多年家也不回,他能不怪你吗?”徐兰英不在意地道。

        可她这样说,田甜就更害怕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父亲才找她的吧?

        田甜接过徐兰英手中递过来的香,哆嗦着插进香炉中,自始至终却再也不敢抬头看上方的相框。

        她忐忑地道:“妈……妈……我之前见到我爸了呢?”

        “见到你爸?”

        徐兰英闻言有些诧异,难道老头子偷偷地去见过女儿,也不对啊,他们一直也不知道田甜跑到哪去了,再说田家鹏也从来没离开家太长时间过。

        “什么时候,在哪里?”徐兰英问道。

        “就是前几日,在我住的楼下,我见到我爸了。”田甜带着哭腔说道。

        徐兰英闻言满脸不高兴了,我还没老糊涂呢,你爸都死了快一年多了,你到哪里见你爸,见诡还差不多。

        “我说的是真的啊。”田甜大声道。

        “我正在楼下晨跑,他就坐在休息椅上,他还叫我甜妞。”田甜哭着说道。

        “这样啊,那他还跟你说了些什么?”徐兰英淡淡地问道,很显然她并没有信甜甜的话。

        “他说甜妞,怎么不跑了呀,加把劲,别放弃。”田甜赶忙说道。

        徐兰英看了她一眼道:“你是太想你爸了?产生错觉吧?”

        “也不对啊,你怎么可能会想你爸想的出现幻觉?”

        “难道你真的见诡了不成?那他为什么不回来见我,这个死老头子……”徐兰英说着就难过起来。

        她掀起衣角,擦了擦眼角。

        其实田家鹏一直都在,看着妻子难过的模样,他满是无奈。

        他一直认为做诡蛮好的,自由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腿不疼,腰不酸的。

        可唯有这时候,他才觉得做诡,也不是那么畅快。

        “妈,我爸一直怪我不听他的话,心里有气,所以死后气不过,还想要来教训我?”田甜忐忑地向徐兰英问道。

        “你爸是那样的人吗?”徐兰英不满地问道。

        “是?”

        徐兰英闻言不满地瞪了她一眼。

        “你是她女儿,你再怎么不是,他还能害你不成?那要真的是他,一定是想你了,做诡了也要去见见你,看你过得好不好。”徐兰英有些难过地道。

        “妈……”

        田甜闻言仿佛也没那么害怕了,抬头看向田家鹏的遗像。

        遗像上的田家鹏面带微笑,满目慈祥。

        “爸……”

        她想起小的时候,田家鹏宠着她,爱着她,她说以后长大了,一定会好好孝敬爸爸,让爸爸过上大财主的日子,天天有肉吃。

        田家鹏总是笑着说,不需要她操心,长大了,只要她自己过得好就行了。

        她想到成年以后,每一次跟父亲的争吵,埋怨父亲管着她,看着她,让她没有自由。

        她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她不想待在这个家,她总是想要逃离这里,去追寻她的自由。

        可等她真的逃离以后,才发现哪里有什么自由,只不过从一个牢笼逃到另外一个牢笼。

        而这个牢笼里却再也没有关心她的人。

        她想要挣脱这个牢笼,再也不被人给圈住,而她认为钱就是她挣脱牢笼的翅膀,所以她贪钱,找了大她十几岁的男人。

        可是最终呢,她获得自由了吗?她过得幸福吗?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

        物质上她的确获得了自由,可是精神上她却变得更加空虚,醉生梦死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她的人生仿佛失去了焦距,失去了目标。

        特别是失去儿子以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不过她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只要自己过得好就行,失去儿子虽然难过,但她得活着。

        只是单纯地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快活而活着。

        可是,她还活着吗?

        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