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八十七章 化道入体

第五千九百八十七章 化道入体

        就在这危急关头,杨开手中的苍龙枪忽然消失不见,却是被他收了起来。

        紧接着,他双手抱住了墨抓来的臂膀,身形猛地朝下沉去,欲要将墨拖进时空长河中。

        方才短暂的交锋已经让杨开确定,眼下的自己不是墨的对手。

        既如此,那就创造出一个有利的环境,时空长河无疑是很好的选择。

        只要能将墨拖进自己的时空长河,杨开就有信心发挥更强大的力量,届时或许能应对墨。

        然而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墨便一脚踹了过来。

        杨开顿时感觉自己的胸口都凹陷了下去,再度被踹进河水之中。

        “无能!”墨凌立于长河之上,翻卷的浪涛狂怒拍击,却在离他身侧三丈之地无声湮灭,他的眸中满是失望。

        牧的传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弱,甚至没有之前那个掌控了一部分光的力量的女子强大,那个女子最起码还给他制造了一些麻烦,可牧的传人在他面前几如孩童。

        静静地盯着脚下的时空长河,墨抬手轻点……

        既如此,那就彻底毁灭吧!

        从未有过的浓郁而精纯的墨之力涌出,朝时空长河覆盖而去,造物主的伟力初现端倪,但凡被墨之力覆盖的河水,竟有要被墨化的迹象。

        要知道,这河水可俱都是大道之力的显化,普通墨族的墨之力只能墨化生灵,可身为墨之力的源头,墨的力量竟连大道之力都能墨化。

        长河之上,杨开的意识随着身体不断往下沉入,虽只两次交手,但他已经窥见了墨的威力。

        这绝不是自己能应对的对手。

        轻轻咳了一声,口中满是鲜血的味道。

        他如今圣龙之身,肉身及其坚韧,寻常力量根本不可伤,然而墨只简单的一脚却踹断了他几根肋骨。

        很久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势了。

        断裂的骨头刺进脏腑,疼痛让他的意识稍稍清醒,下一刻,他便察觉到自己时空长河的变化。

        这让他感觉不妙,若是让墨继续这般施为下去,自己这一条时空长河早晚会被彻底墨化,到时候自己大道尽失,即便不死也会沦为废人。

        浓烈的危机感将他笼罩,他意识到自己如果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晚了。

        稳住下沉的身躯,杨开屏息凝神,全力催动自身的力量。

        下一刻,他的身躯似化作了一个无形的黑洞,大量河水被吞噬!

        化道入体!

        杨开原本的时空长河是可以完全收敛的,只有在对敌的时候才会祭出,因为那条时空长河是他辛苦修行而来,是一身大道之力的显化。

        但牧留下的馈赠太过庞大,他虽借助自身的时空长河吞噬炼化了牧的时空长河,让自身诸多大道的造诣得到飞跃般的提升,可如此一来也会带来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没办法完全掌控新的时空长河!

        如今的他,就好比三岁孩童拿着一柄大锤,大锤固然有巨大的杀伤,他却没办法将这武器轮起来。

        正因为这一点,在面对墨的时候,他才没有反抗的余地,甚至他的表现比起张若惜还要差的远。

        若惜毕竟在混乱死域苦修了两千年之久,以自身天刑血脉调和太阳太阴之力,在她能承受的极限内,她可以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想要解决眼下的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化道入体!唯有这样,他才能快速掌握新的时空长河,继而拥有与墨相较高下的资本。

        这是很危险的举动,稍有不慎,便会被这庞大的时空长河撑爆,到时候十死无生。

        正是有这样的顾虑,杨开最初才没有付诸行动,然而眼下局势已容不得他顾虑什么,只能冒险一搏。

        他这边有了动作,长河之上立刻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旋转着,好似一张大口,吞噬着无尽河水。

        河面上,墨也在继续施为,墨之力的弥漫,让大量长河之力被墨化,继而为墨所吸收,壮大他的力量。

        看到那漩涡的诞生,墨眼中闪过一丝异芒,轻哼一声:“察觉到了吗?”

        他与牧相处多年,对时空长河的理解甚至远超过杨开,所以一看到那漩涡,便知杨开此刻在做什么。

        两方皆在炼化长河之力,这就导致时空长河的体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减着。

        但这终究是杨开的时空长河,所以论效率的话,墨拍马也赶不上杨开,长河消逝的力量,如果说有杨开吞噬了七成,那么墨就只拿走了三成。

        长河下,杨开脸色涨红,龙脉沸腾流淌,庞大的大道之力被吞噬入体,让他有一种快要被撑爆的错觉,甚至忍不住想要化身圣龙。

        但他按捺住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此刻化身圣龙固然可以减轻肉身的压力,但总归是有极限的,若是没办法突破这个极限,终究无用。

        所以他咬牙苦撑。

        好在之前接收牧的馈赠的时候,他便承受过类似的压力,这无形让他能在此刻应对的更轻松一些。

        时间流逝,庞大的时空长河已经缩小了近乎三成的体量。

        长河下,杨开整个人周身大道蓬勃,长河上,墨的气息也明显增强不少。

        某一刻,杨开怒目圆瞪,在持续吞噬长河之力的同时,双手一抬,口中爆喝:“起!”

        横亘在虚空中的无尽长河,陡然如活了过来一般,滔天河水翻卷,朝墨惊怒拍下。

        墨眼帘一缩,闪身便走。

        即便是以他如今的实力,被这样一条时空长河的力量拍中,也不会好过。

        他眸中闪过一丝意外,似乎没想到杨开竟这么快就能操控时空长河了。

        如果说之前杨开是三岁孩童拿着一柄大锤,没有力气挥动,那么现在稍稍就有抡起来的资本,至于能不能轮到敌人,那完全是随缘。

        随着大河的异动,杨开的身影也自河水中浮现出来,此刻的他状态明显不对,似有难以言喻的力量在体内积攒,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随时都可能要爆开一般。

        事实确实如此,他体内积攒的大道之力已经到了极限,让他有一种不发不快的感觉,顺应着这个念头,他冲天而起,直朝墨那边扑了过去。

        身形方动,偌大的时空长河如影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