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六十二章 异变

第五千九百六十二章 异变

        当那阴冷的气息将杨开笼罩时,记忆深处,所有不好的画面统统浮现出来,冲击着他的心神。

        识海之中,黑色开始弥漫,初始并不明显,但很快便覆盖偌大一片范围,继而往四方扩张。

        短短片刻,整个识海上就像是起了一层黑色的雾气。

        七彩小岛之上,方天赐和雷影凝视着那黑色的雾气,隐约看到了一幕幕模糊不清的画面在雾气之中翻滚。

        那一幕幕画面俱都灰暗破败,属于杨开生命中不美好的记忆。

        记忆不断破碎,好似被黑雾吞噬,壮大黑雾的力量,让雾气变得更加浓郁。

        一直被困在此地的闫鹏惊呼起来:“这是怎么了?那位大人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吗?”

        没人搭理他。

        受那外力的力量的刺激,七彩小岛微微震动,岛上的霞光都变得愈发璀璨耀眼。

        然而不等温神莲发力,黑色弥漫的雾气之中,又翻滚出大量新的画面。

        比较之前那些灰暗破败的画面,这些新出现的画面无疑要明亮许多,这些画面甫一出现,便连绵不绝,迅速铺满整个海面。

        数之不尽的画面散发出来的亮光穿透了黑色的封锁,那些画面也开始破碎,融入黑雾之中。

        而随着这些明亮画面的融入,黑气迅速淡薄。

        不片刻功夫,就如它离奇出现一般,又诡异地消失了。

        与生命中所遭遇的那些不美好相比,杨开这一生遇到的美好实在太多。

        年幼时师长家人的关心,在外奔波闯荡时结交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带来的温暖,诸多伴侣的等候和期盼……

        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心底的黑暗,也有人生的光明,若不能直视那黑暗,又如何去拥抱光明。

        唯有那些心智不坚之辈,才会被黑暗吞噬。

        玄牝之门前,杨开眸中一片清明,催动力量灌入面前的门户,徐徐炼化。

        心中暗惊,墨的本源之力被牧分成了三千份,封镇在三千个不同的乾坤世界之中,眼前的只是三千份中的一份。

        而且它还被玄牝之门封镇着,能流露出来的力量更是微不足道。

        然而就是这微不足道的一丝力量,却能引动他心底的黑暗。

        他九品开天的底蕴,能够迅速摆脱这丝影响,可这个世界的武者实力最强不过神游境,一旦被影响,谁又能摆脱?

        牧说的没错,玄牝之门封镇在这里,除非她能亲自坐镇,否则墨教的诞生是必然的。

        但小十一又在她身边,她根本没办法距离玄牝之门太近,否则那一丝本源之力势必会对小十一造成巨大的影响,最大的可能是融入小十一体内。

        他徐徐发力,门上那玄奥的纹路开始点亮,逐渐朝大手覆盖的四方蔓延。

        眼前这天地至宝,炼化起来似乎并不困难。

        望着门户的变化,杨开心生明悟,当自己将门上所有纹路和符文点亮的时候,便可以将门户成功炼化了。

        门后被封镇的本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变得狂躁起来。

        它自门后那神秘的空间内发力,不断地冲撞着门户,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与此同时,自那门户的缝隙中,一丝丝诡异的力量开始弥漫。

        墨果然还留了后手,杨开暗自庆幸自己听从了牧的建议,等光明神教这边彻底解决了墨教才开始动手,否则还真可能出现一些意外。

        一月大战,墨教已经被铲除了,但墨教中人并没有死绝。

        许多墨教强者在察觉情况不妙时便藏匿了起来,苟全了性命。

        然而此刻,就在门后那一丝本源之力开始异动的同时,原初世界各处,原本已经隐匿起来的墨教强者们像是收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征召,纷纷自藏身处走出,墨之力笼罩身躯,以最快的速度朝墨渊的方向奔赴而来。

        前行途中,他们身上的墨之力越来越浓郁,不断地让他们突破原本的修为水准,抵达更高的层次。

        然而这种不正常的实力提升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许多墨教强者在半途中暴毙而亡,就算活下来的那些,体型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难以恢复。

        同时有异动的,还有光明神教的大军!

        当骚乱传出时,神教一群高层正在墨渊边缘与血姬对峙。

        “什么事?”有旗主惊问道。

        黎飞雨闪身而去,打探情报是离字旗的本职。

        很快她便弄明白情况,反身而回,开口道:“神教中有些被墨之力浸染的教徒不知怎地开始发疯,墨之力完全扭曲了他们的心性,他们想要冲进墨渊中。”

        神教中一直都有墨教的细作,这种事是众所周知的,也是难以避免的,毕竟墨之力太过诡谲,防不胜防。

        而且这一月时间一场场大战下来,许多神教教徒都曾被墨之力沾染,但那些微弱的墨之力大多都无法产生什么影响,神教这边便暂且没处理此事,准备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再细细筛查。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那些沾染过墨之力的教徒发生了一些异变。

        大量浑身包裹黑气的武者发疯一般地朝墨渊的方向冲来,引起一阵阵骚乱。

        黎飞雨这般说着,忍不住朝墨渊那边看了一眼,方才血姬说,那位正在墨渊之中,而墨渊是墨教的起源之地。

        这一切变故,是不是与那位有什么关系?

        是不是他在墨渊下方做了什么,从而引起这一场异变的?

        然而这一眼望去,黎飞雨忍不住怔了一下:“血姬呢?”

        方才站在墨渊前的血迹居然不见了踪影。

        圣女神色凝重道:“她那四个血奴也被墨之力扭曲了心性,冲进了墨渊之中,血姬追下去了。”

        黎飞雨愕然。

        于道持沉喝道:“如此来看,所有被墨之力浸染过的人,无论之前有没有被扭曲心性,这一次都难以自保了。”

        血姬和四大血奴本就是墨教中人,自然是接触过墨之力的,甚至他们还都曾在墨渊之中修行过。

        这一次的异变席卷了所有被墨之力浸染之人,血姬和血奴们自然不能幸免。

        司空南扭头望了墨渊一眼,若有所思道:“这下方必定发生了什么……”他又看向圣女:“殿下,你方才说有人在墨渊之中,那人到底是谁?”

        这也是所有神教强者好奇的事,墨渊深处一直都是禁地,此前连墨教本身都没搞清楚墨渊底部的情况,可见那是一处绝凶之地。

        这样的地方,真的有人能够深入其中,还保持自身心性不被扭曲吗?

        若是能搞明白那人的身份,应该就能弄清楚这次事件的原委。

        “司空旗主不必多问,此事眼下不方便说。”圣女缓缓摇头。

        于道持忍不住喝道:“都什么时候了,殿下还要跟我们打哑谜吗?眼下局势如此,不管那人是谁,此刻都已自身难保。”

        圣女依旧摇头,缄默不语,她与杨开接触不多,但她信任的乃是第一代圣女,就算这一场异变与杨开的举动有关,杨开本身也必然能安然无恙。

        于道持还要再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扭头朝墨渊深处望去。

        那下方,一道惊人的气息正迅速掠来。

        瞬瞬间,一道殷红的身影窜出来,重新站在方才的位置上,赫然是追着血奴们深入墨渊的血姬。

        此刻的她,遍体鳞伤,看起来狼狈至极,显然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然而一身气势却是惊人至极。

        她落地之后,瞥了于道持一眼,淡淡道:“我家主人的强大,岂是你能揣度的,再敢说些有的没的,我先杀了你!”

        于道持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他好歹也是神游境顶峰,一旗之主,天下间有数的强者,在此之前,这世上能杀他的人,还真不存在,他与玉不周交手过,虽落败,却全身而退。

        然而此刻说这话的是血姬……于道持便有些不敢反驳了,真惹的这疯女人大开杀戒,他还真没多少信心能在她手下逃生。

        血姬去而复返,惊人的气势镇住了所有人,一时间连她话语中透露出来的骇人信息也没人在意了。

        黎飞雨诧异道:“你没事?”

        血姬忍不住翻个白眼:“我有什么事?”

        “可是眼下所有被墨之力沾染的人都失去了理智,你怎能避免?”

        被她这么一说,血姬才恍然醒悟过来,她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默默感受着体内暗藏的力量,心中已然明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娇笑道:“所以说,我家主人的强大不是你们能够揣度的。”

        方才异变发生的时候,血奴们第一时间被影响了,转身冲进墨渊,她察觉不对,迅速追杀了下去。

        在确定血奴们是要对杨开不利之后,她当机立断,痛下杀手,将自己培育多年的血奴全部斩杀干净,这才折身返回。

        放在寻常时候,她纵能斩杀四个神游三层境,也必然要付出巨大代价。

        然而血奴毕竟是她亲自培养出来的,每一个血奴体内都有她种下的禁制,再加上失去理智后的血奴们放弃了最强大的结阵之术,她杀起来虽然费了一些手脚,总归还算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