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五十二章 使徒

第五千九百五十二章 使徒

        神教这边原本的打算是将杨开拿下,仔细盘问他冒充圣子的目的,弄清楚他的身份,但方才那一场大战,谁都不敢保留余力,只因杨开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匪夷所思。

        而且这个冒充圣子的家伙性格似乎及其凶残,面对黎飞雨那致命一剑根本没有闪躲之意,摆出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最后关头,若不是于道持稍稍阻扰了一下杨开的攻势,那么此刻躺在这里的就不止杨开一个了,恐怕黎飞雨也要跟着陪葬。

        三大旗主俱都出了一身冷汗,就连在一旁观战的其他人也脸皮抽搐不已。

        “这家伙真的只是个真元境?”关妙竹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方才所展现出来的修为水准你也看到了,确实只有真元境的层次。”坤字旗旗主罗云功表情有些哀伤:“可惜了,这般天资绝伦的家伙,若是能为我神教所用,那该多好。”

        真元境修为便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若是叫他晋升神游境,那还得了?

        只怕这普天之下没人能是他的对手,原本以为那秘密出世的圣子的天资举世无双,可现在与这个假冒圣子的家伙比较起来,简直一无是处。

        这个人是真的有可能打破天地法则的束缚,窥探神游之上奥秘的存在。

        原本杀了杨开,各大旗主还没太多想法,可现在听罗云功这么一说,都觉得太过可惜。

        “人都死了,说这些做什么。”倒是年纪最大的司空南想的开,“他冒充圣子潜入神教,天然站在神教的对立面,偏偏他还得了人心所向和天地意志的眷顾,若有朝一日真叫他晋升神游境,只怕我神教都将不复存在,如今杀了他反倒是好事,算是提前剪除一个大敌。”

        众人闻言,皆都颔首,这才从那惋惜的心态中摆脱出来。

        于道持开口道:“自他昨日入城,城中教众的情绪明显高涨,都觉得谶言预兆那救世之人已经现身,那么距离铲除墨教的日子就不远了。可是眼下,这个人死了……怎么跟天下亿万教众交代?”

        黎飞雨揉着额头,有些头疼地道:“不止教众如此,教中的兄弟们也都是这个想法,昨夜已经有很多人在打探消息了,询问什么时候开始针对墨教的行动。”

        司空南颔首道:“老头子也听到一些风声,这事若是处理不好,极有可能反噬神教气运。”

        众人皆都表情凝重。

        沉默间,圣女忽然开口道:“让圣子出世吧。”

        她微笑地望向众人:“就算没有这一次的事,圣子也应该在最近出世了,十年秘密修行,他的修为早已到神游境顶峰,实力不逊任何一位旗主,能够抗起神教的旗帜了。”

        “那假冒圣子之事呢?”黎飞雨问道。

        “如实告知教众们便可。”圣女轻柔的声音传出,“教众和这个世界等待的是圣子,不是那叫杨开的伪劣者,所以不必隐瞒他们。”

        司空南闻言不住地颔首:“以真圣子的出世来缓冲假圣子的死亡,足以让教众的情绪得到一个宣泄,此事的风波可以平息下来。”

        圣女道:“圣子出世是大事,世界和神教已经等了无数年了,那么对墨教的行动,也该开始了!”

        众旗主闻言,皆都神色一振,抬眼望向圣女所在的方向,每个人的眸中都有一团烈焰燃烧。

        无数年的等待和抗争,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吗?

        “三日后,圣子出关,昭告天下,各旗主筹备旗下所有可战之力,发兵墨渊!”圣女的声音依旧温柔如水,但那语气却是斩钉截铁。

        “诺!”

        ……

        黎飞雨提着那满身血污的尸体,走进一处密室之中,轻轻地将那尸体放下,然后担忧地望着。

        毫无征兆地,原本应该死去多时的尸体,忽然睁开了眼帘,毫无防备的黎飞雨被吓一跳。

        “你真没死?”黎飞雨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盘膝坐起的杨开,清楚地感觉到浓郁的生机开始在这具原本已经冰凉的身躯中复苏。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相信这么无稽的事,毕竟,是她亲手杀了杨开,她可以确定,自己那一剑洞穿了杨开的心脏!

        当时那么多旗主在场,个个都是神游境顶峰,任何弄虚作假都可能被看出端倪。

        所以她是真的下了死手的。

        “你是人吗?”黎飞雨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杨开认真地想了一下,摇头道:“不算。”

        早在龙潭中历练之后,他就已经可以算是纯血的龙族了,只是人族的出身,让他难以抛却一切过往。

        抬手解下满是血雾的衣衫,杨开道:“圣女已经跟你说明情况了吧?三日后神教开始展开对墨教的战争,你们在明我在暗,离字旗负责内外情报的打探,所以到时候需要你来配合我行动……喂,你在做什么啊!”

        杨开一脸愕然地望着蹲在他面前的黎飞雨,这女人竟伸手抚摸着他壮硕的胸膛。

        黎飞雨定定地盯着那被长剑刺穿的胸口,感受着手心中传来的强而有力的心跳,呢喃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伤口还在,但已经愈合了大半,这才多大一会功夫?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全部愈合了。

        而且让黎飞雨更在意的是,杨开之前流出来的血竟是金色的,那鲜血之中明显蕴藏了极为恐怖的力量。

        这恐怕就是他能以真元境力战三位旗主的资本。

        “没大没小。”杨开拍开她的手,将衣衫穿好。

        黎飞雨又道:“我终于明白血姬为何会被你吸引,去而复返,甚至对你俯首称臣了!”

        这个情报来自左无忧,毕竟当时的情况左无忧也是亲身经历过的,左无忧对神教忠心耿耿,自然不可能对黎飞雨隐瞒这些事。

        “我刚才说的你听到没?”杨开有些无奈的望着她。

        黎飞雨正色道:“听到了,日后行动我自会好好配合你。”

        杨开这才满意颔首:“那就好。”他重新盘膝坐了下来,望着面前的黎飞雨:“那么现在跟我说说墨教的情报吧。”

        黎飞雨的表情也正色起来,道:“阁下想知道什么?”

        杨开道:“使徒!”

        黎飞雨眼帘一缩:“你知道使徒的存在?”

        “听说过。”杨开颔首,这个情报是从闫鹏那里探听来的,只可惜闫鹏虽然也是神游境,在墨教中地位不算低,可是对使徒的了解却不多。

        之前三遇血姬的时候,杨开还没有掌握这个情报,自然也没从血姬那探听。

        这个时候正好问问黎飞雨。

        面对杨开的询问,黎飞雨稍稍斟酌了一下,开口道:“神教这边对使徒的了解不算多,毕竟使徒这种存在一直镇守着墨渊,在墨渊的深处,轻易不出世。而这么多年来,神教虽然也有过几次浩大的针对墨教的行动,但从来都没有对墨渊产生过威胁,自然不会引动使徒出手。”

        “使徒是禁忌般的存在,一切都是谜,据说他们沉迷墨之力,经年累月地在墨渊之中参悟那力量的奥秘,据说他们的实力有可能突破了神游境,抵达了更高的层次,这个层次是什么样的,神教不清楚,他们有多少人,神教也不清楚。”

        “我们唯一弄明白的就是,使徒从来不会离开墨渊,这无数年来,也从未发现他们在墨渊外活动的痕迹,甚至连墨教本身对使徒都不太了解。若非如此,神教恐怕早就不是墨教的对手了。”

        杨开闻言皱眉。

        他如今得牧相助,已然恢复到了神游境的修为,先前在尘封之地中,他隐藏了修为,只以真元境的力量示人,所以光明神教的旗主们都以为他只是真元境。

        以他现在的实力,这原初世界可以说是无人能是他敌手。

        但人力毕竟有时穷,个人伟力在受到极大压制的情况下,面对一整个墨教还是力有未逮的,所以想要解决墨教,非得借助光明神教的力量才行。

        那一扇封镇了墨本源之力的玄牝之门,便位于墨渊之中,墨渊是墨教的起源之地。

        使徒同样藏身墨渊之中,他们痴迷墨的力量,在那里参悟墨之力的奥秘和玄妙,痴迷到无法自拔。

        但不可否认的是,使徒绝对拥有极为强大的实力。

        解决墨教,解决使徒,才有余力去炼化那一扇玄牝之门,封镇墨的一份本源。

        这注定是一场艰辛的战争。

        然而这一场战争关系到三千世界和人族的存续,杨开又岂敢不尽力。

        黎飞雨这位离字旗旗主对使徒的了解都只限于一些传闻,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杨开暗暗思量着,看样子想弄明白使徒的秘密,还得自己亲自走一趟才行。

        又跟黎飞雨探听了一下情报,杨开这才让她离去。

        临行之前,黎飞雨忽然转身,赞了一声:“演的真好。”

        “什么?”杨开下意识跟了一句,紧接着便反应过来她说的应该是之前在尘封之地的战斗。

        不由一晒,以他九品开天的底子,在一群神游境面前弄虚作假,简直不要太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