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九百四十九章 人性的阴暗

第五千九百四十九章 人性的阴暗

        “每一个乾坤世界的法则都不尽相同,你所遇到的困难也不会一样,在那也一场场争斗中,你需得在那些天地意志作为准则的前提下,战胜敌人,将墨的本源封镇!牧在所有封镇墨本源的乾坤中,都留下了自己的剪影,所以你并非是孤身作战!”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杨开欣然道,“不管怎样,还是要先解决原初世界这边的本源,可是前辈,以我眼下真元境的修为,怕是有些不够用。”

        牧微微颔首:“所以你的实力需要有所提升,另外你还要一些帮手,嗯,她来了。”

        这般说着,牧转头朝外看去。

        杨开也有所察觉,月色下,有人正朝这边靠近。

        少顷,一道窈窕身影走进屋内,四目对视,那人露出惊奇神色,明显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外人存在,而且还是个男人,微微怔在那里。

        杨开也有些讶然,只因来的这个人居然是光明神教的离字旗旗主,那个叫黎飞雨的女子。

        他用征询的目光望向牧,心中已然有了一些猜测。

        “进来说话。”牧轻轻招手。

        黎飞雨入内,恭敬行礼:“见过大人。”又看向杨开:“这位是……”

        牧含笑道:“好了,都不必伪装什么了,各自以真面目想见吧。”

        杨开与黎飞雨俱都愕然,浑然没想到对方竟跟自己一样做了伪装。

        不过既是牧发话了,那两人自是遵从。

        杨开抬手在自己脸上一抹,露出本来面容,对面那黎飞雨也从面上揭下一层薄如蝉翼的面纱。

        再次互相看了一眼,杨开露出疑惑神色,这个女子他没有见过,也不认识,不过隐隐有些眼熟。

        “竟然是你!”反倒是那女子,神色颇为振奋,“居然是你!”

        她像是明白了什么,看向牧,惊喜道:“大人,他便是真正的圣子?”这下子声音也恢复成自己的声音了。

        牧颔首:“不错,他就是圣子!”

        杨开顿时失笑,这个女子的面容他确实没见过,但声音却是听过的,自然一下听出来了。

        不由抱拳道:“原本是圣女殿下!”

        他怎么也没想到,伪装成黎飞雨的,竟是今日在大殿上见到的光明神教圣女!

        她居然跑到这里来了,而且是伪装成黎飞雨的模样悄悄跑过来的,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圣女道:“原本我听说他得人心所向和天地意志的眷顾时,便有所猜测,今夜前来就是想跟大人求证一番,如今来看,已经不用求证什么了。”

        若是旁人说杨开是圣子,她还得考验查探,但若是眼前这位这么说,那就不必怀疑什么。

        因为光明神教是这位大人创建的,那谶言是她留下的,她也是神教的第一代圣女。

        “这么说,圣女是前辈的人?”杨开看向牧,开口问道。

        牧微微颔首:“这么多年来,每一代圣女都是我在暗中培养扶持上去的,毕竟这个位置干系甚大,不太方便让外人接手。”

        若不是这个世界武道水准不高,武者寿元不长,牧必须假死退位让贤,她还真可能一直坐在圣女那个位置上。

        “那八旗旗主呢?”杨开问道。

        圣女答道:“黎姐姐是我们的人,她与我原本都是圣女的候选者,只是后来大人做主让我做了圣女,由她掌控离字旗,其他旗主的交接没有人去干涉什么。”

        杨开表示了然,很快又道:“如此说来,你知道那个圣子是假的?”

        有牧在背后指点,圣子是否出世根本是毫无悬念的事,可是在杨开之前,神教便已经有一位秘密出世的圣子了,纵然那个圣子通过了什么考验,他的身份也有待商榷。

        果然,圣女颔首道:“自然知道,不过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而且那个人未必就知道自己是假圣子,他大约是被人给利用了。”

        “此话怎讲?”

        圣女道:“大人当年留下谶言和一层考验,那个人被人发现时,正符合大人谶言中的预示,而且他还通过了考验,所以无论是在旁人看来,还是他自己,圣子的身份都是毋容置疑的。我虽知道这一点,却不方便揭露。”

        “有人暗中谋划了这一切?”杨开敏锐地洞察了事情的关键。

        圣女颔首。

        “知道谋划此事的人是谁吗?”杨开问道。

        圣女摇头道:“我与黎姐姐明察暗访了很多年,虽然有一些线索,但实在难以确定。”

        杨开道:“看样子这人藏的很深,怪不得我与左无忧回程中会被神教的人围杀,在那庄园中,还有旗主级强者出手。”

        “那出手者便是背后主谋。”圣女断言道。

        “那人投靠了墨教?”

        “应该不是。”圣女否定道,“神教高层每次外出归来,我都会以濯冶清心术洗涤查探,确保他们不会被墨之力沾染,所以他们大概率不会投靠墨教的。”

        “那为何这么做?”杨开不解。

        “权利动人心。”圣女苦涩一笑,“久居高位,偏偏在一人之下,大概是想掌握更多的权利吧,毕竟在神教的教义之中,圣子才是真正的救世之人,掌控圣子,就等于掌控了神教。”

        杨开顿时恍然,联想到之前牧的话,喃喃道:“算计,阴谋,贪婪,人性的黑暗。”

        这些阴暗,都可以壮大墨的力量,成为他变强的资本。

        然而有人的地方,终究不可能一切都是美好的,在那光明的遮掩之下,无数蝇营狗苟暗流激涌。

        圣女又道:“之前我不太方便戳穿此事,以免引起神教动荡,不过既然真正的圣子已经现世,那伪劣者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你想怎么做?”

        圣女道:“那人如今还在修行之中,修行之事最忌急功近利,性情浮躁者走火入魔,暴毙而亡也是常有的。”

        她用软绵绵的语气说出这般话语,让杨开忍不住瞥了她一眼,果然,能坐在圣女这个位置上,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略做沉吟,杨开摇头道:“你先前也说了,那人未必就知道自己并非是真正的圣子,只是被人蒙蔽了,既是无辜之人,又何必赶尽杀绝,真正有问题的,是暗中谋划这一切的。”

        圣子点头道:“那就想办法将那幕后之人揪出来?这些年我与黎姐姐也有怀疑的对象,那人当年是巽字旗司空南带回来的,但之前布阵围杀你们的楚安和,却是坤字旗罗云功麾下,另外,兑字旗旗主关妙竹也有一些嫌疑,可是这些都只是猜疑,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

        杨开抬手打住:“其实对我而言,到底谁是那幕后之人并不重要,这只是一些人性的阴暗,常有之事,只要那人没有被墨之力浸染,投靠墨教,他的所作所为,尽都是为了自己掌控更多的权利,并非为墨教做事,哪怕真的让他掌控了圣子,掌控了神教,他终究还是站在墨教的对立面。”

        “这倒是没错。”圣女赞同地点头,“修为地位到了旗主级这个程度,恐怕没有谁会甘愿投效墨教,去做墨教的走狗。”

        “那就对了,幕后之人不必追查,便放任自流吧,那假圣子的身份,也不必揭穿……”

        圣女露出意外神色:“阁下的意思是?”

        杨开笑道:“我之前散播消息,想方设法入城,只为验证一些想法,如今该见的人已经见了,该知道的也知道了,所以圣子这个身份,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甚至说……如果我隐藏起来的话,还更方便行事。”

        圣女恍然道:“神教在明,你在暗?”

        杨开颔首:“正是这个意思。”他神色变得肃然:“时间已经不多了圣女殿下,与墨的斗争不仅仅关乎这一方世界的存亡,还有更广阔天地的存续,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墨教!”

        圣女闻言苦笑道:“神教与墨教共存了这么多年,彼此间明争暗斗,谁都想置对方于死地,可最终也只能分庭抗礼。就算我是圣女,也没办法轻易掀起一场对墨教的全员战争,这得与八旗旗主一起商讨才行,更需要一个能说服他们的理由。”

        “理由……”杨开呢喃一声,心念电闪,很快抚掌道:“或许可以利用这件事……”

        圣女顿时来了兴致:“是什么?”

        杨开道:“先前在大殿上,你不是让我去通过那个考验吗?”

        “对。”圣女颔首,当时她心中隐约有些怀疑和猜测,所以才让杨开去通过那个考验,对其他人的说法是杨开已得人心和天地意志的眷顾,不好随意处置,可若是没办法通过考验,那自然不是真正的圣子,到时候就可以随便处理了。

        站在其他不知情者的立场上来看,神教圣子早已秘密出世,杨开必然是假冒的无疑,那考验注定是通不过的。

        但实际上,她是想看看杨开能不能通过那个考验,毕竟她知道神教秘密出世的圣子是假的。

        只是她不知道,杨开这个忽然提起那个考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