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两千四百四十七章 遗憾

第两千四百四十七章 遗憾

        齐海又道:“大帝之宝,哪一样不是通灵之物?山河钟乃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宝,本身就有自己的灵智。它若愿意择你为主,无需你去炼化也会主动投怀送抱,若瞧你不起,即便你是帝尊境,也无法炼化它分毫。”

        那青年闻言眼前一亮,急急道:“齐兄此言,岂不是说若有机缘,我等皆可成为这山河钟的主人?”

        齐海冷着脸道:“首先你得要有这个机缘!”

        青年哈哈大笑一声,傲然道:“张某人别的自信没有,对自己的运气却是有相当自信的,这山河钟既然已经通灵,那未必就不会选择张某作为元鼎大帝的继承人,继承大帝衣钵!”

        他笑的狂热,说话间,竟然一转身,朝那山河钟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众人见此,全都一怔,意识到这个张姓青年是要去尝试让山河钟择主啊!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朝他望去,想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如何。

        其中有几人神情闪烁了一下,似是想有所行动的样子,不过还是按捺了下来,静观其变。

        齐海盯着那青年的背影,不住地冷笑,似是在嘲讽这家伙的不自量力。

        众目睽睽之下,那青年如入无人之境,步伐轻快地来到了那钟型山峰百丈开外。兴许是这一路的顺畅让他信心倍增,他脸色狂喜地加快了步伐。

        很快,他距离那山峰只有五十丈了,而且距离还在迅速地拉近中。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围观的武者都不免有些提心吊胆。患得患失。担心这家伙真的鸿运齐天将这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宝给收了,若真是如此,那这青年他日未必不能成为另一个元鼎大帝。

        又过了十息功夫,那青年竟走到了山峰面前,沿路没有遇到半点阻碍和危险。顺利的让人有些无法想象。看到这一幕,就连一直冷笑着的齐海也是一下子脸色阴沉了不少。

        众人都在想,难道这家伙真的是天命所归?

        那青年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苦等了几万年,让你久候了,张某今日便来带你走,日后与你一道笑傲星界。光耀元鼎大人的威名,必不会让你明珠蒙尘!”

        这般说着,他伸手朝前方摸去。

        那山峰之中,华光流转,似是对这青年的话有了些许反应。

        这让张姓青年信心大增。不假思索地将掌心摁在了山峰之上,放出心神与山河钟的器灵联系起来。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那钟型山峰忽然微微一震,发出嗡鸣巨响,山体瞬间崩碎开来,碎石飞溅四方。

        与此同时,一口巨大的钟型秘宝呈现在众人眼帘之中,那巨钟古朴至极。流转着沧桑的气息,仿佛从几万年前横跨而来。

        在那巨钟的表面上,符文流转不休。玄妙无常。

        光华骤然亮起,涌动之时,一声沉闷的钟响忽然传出。

        “嗡……”

        那天地仿若都要被撕开,乾坤似乎要都被扭转,山河似要被镇压,钟声轰然朝四周扩散开来。肉眼可见的音浪汇聚成一股无坚不摧的能量狂潮,让所有人都面色大变。连忙施展出手段防御。

        而就在这钟声响起的一瞬间,距离山河钟最近的张姓青年便如被一座山峰正面撞上。整个人纸鸢一般高高地飞起,身在半空之中喋血无数,那鲜血之中夹杂着内脏的碎块,道源境的气息迅速萎靡下去,生机也是眨眼消失干净。

        还不等他落到地上,这青年就已经死了。

        哗啦啦……

        音浪的余波依然朝四周扩散着,那冲击的力量让大地表面泥土翻飞,宛若一场末日来临。

        直到十息之后,这一切才逐渐平息下来。

        几十个道源境武者,个个都狼狈不堪,有的人甚至被埋在了土里,这个时候才艰辛地爬了起来,举目四望之下,人人面色骇然,相顾无言。

        震惊之中,连那张姓青年死后留下的星印也没人有心思去抢夺了。

        “咳咳……”齐海轻咳了几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淡淡地望着那已经死去的张姓青年道:“看样子你没这个机缘啊。”

        众人都是一脸默然。

        不愧是大帝之宝,这山河钟的威力简直大的有些不像话,张姓青年仅仅只是触碰了它一下,竟就掀起这么大的震动,如果真的将其炼化了,那又该能发挥出多大的威能?

        而且这绝对不是山河钟真正的威能,毕竟它已经被遗落在这里几万年了,威能肯定会有所受损的,刚才那一下,极有可能连山河钟一半的威力都没发挥出来。

        所以尽管有张姓青年这个前车之鉴,可众人心头的火热依然没有被扑灭,反而愈发旺盛了。

        而且由于刚才的震动,那隐藏在山峰之中的山河钟已经完全露出了原型,放眼望去,这帝宝竟高达十几丈,坐落在地上,就好似一座真的小山峰一样,其上流转的帝韵和符文让人看的目不暇接,每个人都紧盯着那玄妙的东西,想要从中一窥端倪!

        但如今却没一个人敢去轻易触动它了,所以尽管众人心中火热至极,可场面却诡异地僵持了下来,似乎都在暗暗祈祷那山河钟的器灵能够择自己为主。

        就在这时,忽然又是一阵嗡鸣传来。

        众人脸色大变,全都表情疑惑,因为这个时候根本没人去触碰山河钟,它为何又要释放威能了?

        有过一次经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催动起护身源力,祭出护身秘宝。

        但想象中的冲击并没有随之到来,下一刻,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这山河钟竟然微微一晃,忽然原地飞起,化作一道流光,朝星空处激射出去。

        一瞬间,所有人都傻了眼。

        也不知道是谁先反应了过来,大喊一声:“赶紧追!”

        话音落下,这人已经率先追了出去。

        好不容易发现了大帝遗留下来的宝物,怎可这样轻易错过?所以在这人动身之后,几十个武者纷纷飞身而起,化作五颜六色的光华,朝那山河钟飞去的方向追击。

        杨开也没例外。

        他手上帝宝虽多,甚至连流炎花姐和法身都各送了一件,但帝宝这东西谁会嫌多啊,而且他亲眼见到了山河钟的莫大威能,对这帝宝更感兴趣了,这钟的威力,似乎比寂灭雷珠都要强大。

        他相信齐海说的没错,帝宝这东西,没有点机缘是不可能收走的,尤其山河钟还已经通灵,想要收它,首先要得到器灵的认可才行。

        只要能得到器灵的认可,收取山河钟就容易多了。

        他这一路修炼过来,机缘无数,比起鸿运,他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所以对收取山河钟还是抱有一点期待的。

        更何况,他要找的尹乐生也追着山河钟跑了,他自然不能放之任之。

        可就在他激射出去的瞬间,内心深处忽然生出一种怪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让他心绪有些不宁。

        这奇特的感觉让他有些捉摸不定,仔细感受的时候却又一无所踪。

        而且随着杨开飞的越快,这感觉就越是强烈!

        就好像……好像自己若是这么离开了此地,就会有巨大的遗憾一样!

        杨开眉头一皱,猛地顿住了身形。

        山河钟固然让他眼热,可这种感觉若是不弄个明白的话,他根本没有心思去争抢什么。

        一道人影从后方激射而来,显然也是要去追山河钟的,杨开定眼一瞧,发现那人正是蓝禾。

        见他停下,蓝禾有些奇怪地瞧了他一眼,不过看她样子显然是没打算理会杨开,瞧了一眼之后便要绕道而过。

        就在两人擦身而过之时,杨开忽然神色一动,一伸手朝蓝禾肩膀处拍了一下。

        蓝禾脸色大变,身形诡异地一扭,便朝旁边爆退开来,不过她的动作虽快,却依然被杨开扫到了衣服。

        “你做什么!”蓝禾沉着脸怒喝一声,同时神念仔细地在杨开刚才拍到的地方扫视着,想弄明白杨开到底对她干了些什么。

        可让她失望的是,无论她如何查探,竟也没有半点发现。

        杨开笑道:“没什么,别紧张,就是想劝劝你别追了,这么多人追过去,你肯定抢不到的。”

        “我抢不抢得到,跟你有什么关系!”蓝禾一脸不爽。心想这人也真够有意思的,自己与他只是萍水相逢,他管的闲事倒是多,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杨开耸耸肩膀道:“就是劝劝你罢了,到底怎么做,蓝禾姑娘自己决定就好。”

        蓝禾深深地盯了他一眼,这才道:“有毛病!”

        说完之后,一扭身,朝星空处飞去。

        若不是时间紧迫,她肯定要好好教训一下杨开,这家伙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些不正经,现在竟然敢随随便便冲自己伸手了,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可惜她一心记挂着山河钟,也没心情跟杨开多理论。

        不过经由这么一弄,她对杨开的观感简直差到了极点。

        看她逐渐远去的背影,杨开才无奈地伸手摸了摸鼻子,他刚才也没想特意对蓝禾出手,只是正好这女人就在自己身后罢了,若是换做其他任何人,杨开还是会那么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