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八百二十三章 终于回来了

第五千八百二十三章 终于回来了

        老树开花,实乃亘古未有之事。

        它很想弄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仔细审视查探了一番,这才循着这一朵花苞冥冥中的感应,感知到一处极为遥远的位置。

        顿时明白,数年前忽然生出来的感应并非自己的错觉。

        如今这感应还是很模糊,时断时续,但确实是存在的。

        可是自己为何会与那么远位置的一个地方诞生这种奇妙的感应,老树自己也一头雾水。

        事出反常,老树留了个心,接下来的岁月没敢陷入沉眠,不时地查探那花苞的情况。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小小的花苞也逐渐绽放开来……

        花苞彻底绽放,随着花瓣的脱落,果真有一枚小小的世界果结出!

        老树彻底震惊,这无数年来,它身上的世界果从来都只有枯萎脱落的先例,还从未诞生过新的世界果,关键是它自始至终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它唯一知道的便是,这世界果的诞生对自己并没有坏处,因为随着这一枚新的果子诞生,有一股微弱的活力注入它苍老的身躯。

        直到几十年后的某一日,当世界果长成拳头大小,彻底定型的时候,它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召唤。

        这种事它经历过很多次,每次当杨开需要借它的力量的时候,便是如此情形……

        那一座乾坤中,世界树子树之下,杨开面露欣喜之色。

        他终于与老树取得了联系,虽然这个联系似乎有些不太稳当,可眼下的结果却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想。

        几十年时间,子树的形态无疑长大了很多,也已经与这一座乾坤世界彻底相融,而在吞噬了此界大量天地伟力之后,子树本身也开始反哺这一方天地。

        这些年来,杨开隔三差五便尝试勾连世界树,却一直没有进展,搞的他以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的。

        直到这一瞬间,终于与远在太墟境的世界树取得了联系。

        这让他如何能不欣喜。

        太墟境中,老树也大约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种下的子树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它的分身,先前不明形势,实在是因为子树还没有与那乾坤完全融合,眼下纵是相隔了无尽虚空,借助子树,老树也隐约感知到了一些情况。

        它不免啧啧称奇……因为这种事它自己都是从来不清楚的。

        彼此间的感应还不是很清晰,可杨开的意图老树却清清楚楚,这么多年来,杨开每次感应它的时候,都是需要进入太墟境的时候。

        是以老树也不做它想,当即催动力量,巨大巍峨的树身霎时间开始摇晃起来。

        下一刻,树身上,老树苍老的容颜猛地一变……

        那乾坤之中,子树之下,当老树开始施为的时候,杨开的身影便突兀地消失不见了,仿佛在一瞬间进入了一个不可揣度,难以名状的空间中。

        这种事他经历过很多次,早已轻车熟路。

        然而很快杨开便察觉到不对劲。

        此前每一次勾连世界树,借其之力进入太墟境,都只是一瞬间的事,然而这一次似乎……有些漫长!

        在那诡异的空间之中行进许久,杨开也没能脱身,甚至与世界树之间的感应,也变得更加模糊。

        杨开微惊,他能借世界树之力进入太墟境,乃是因为他当年拯救炼化了两千多座乾坤世界,那些乾坤世界后来被他安置在老树身上对应的世界果上,可以说,这些乾坤世界乃至对应的世界果中,都有他留下的印记。

        正是借助这些印记,他才与老树有了密不可分的关联,如此方能借老树之力从某一处未死的乾坤进入太墟境中。

        有关联,彼此才有感应。

        眼下彼此间的感应几乎快要中断,对杨开来说简直就是个噩耗,若是感应真的中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遭遇什么。

        极有可能失陷在进入太墟境的路途中,届时莫说找到回去的路,可能脱身都困难。

        好在那模糊到几乎快要中断的感应又重新建立了起来,显然是老树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正在全力施为。

        杨开哪敢怠慢,当即催动空间神通,身形腾挪,急速朝前方掠去。

        然而依旧无济于事……

        前路遥远,不见终途,纵是老树奋力施为,彼此间的感应也在迅速衰弱。

        杨开大急,明白这一次自己距离老树确实太远了,便是以老树之力也没办法轻易将自己接引入太墟境中。

        一旦彼此间的感应彻底中断,那他极有可能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如此紧急关头,杨开迅速沉浸心神,一边急速前行,一边思索着对策。

        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闯荡过来,时有难以对抗的危机出现,也养成了他处变不惊的心性。

        某一瞬间,杨开忽然福灵心至,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迅速敞开自身小乾坤的门户,一棵巍峨巨大的树木在门户之中显露出来,正是他自己的世界树子树。

        这一次能在那乾坤之中与老树取得联系,乃是借了子树之力,既然那被他种下的子树能有如此功效,那自己这一棵子树必定也有。

        果不其然,当杨开这么做的时候,与老树之间模糊的感应瞬间变得坚固起来,下一刻,杨开更是感觉到自身小乾坤的力量不受控制地宣泄而出,如大坝决堤,飞流直下……

        太墟境,老树苍老的容颜上满是艰辛的神色,显然快到了极限,巨大的世界树也在摇晃不断,直到某一刻,那新结出来的世界果上荡出一层涟漪,一道人影从中破出,跌落在老树面前。

        摇晃的树干徐徐平静下来,树身上,老树苍老的容颜愈发显得老态龙钟,望着突兀出现在眼前的熟悉身影,不禁松了一口气。

        它尽力了……

        杨开也在大口喘息着,半跪在地上,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一脸的心有余悸,这一趟实在是太惊险了,若不是他最后关头忽然想起动用自己的子树,恐怕真没办法回归太墟境。

        纵然归来,小乾坤的力量也消耗巨大,如今他九品之境,小乾坤的底蕴凝厚无比,可这一下就消耗了他近半的力量,若不是有子树封镇小乾坤,虚空世界必定动荡不安。

        稍稍平复了一下,杨开这才起身,抬头看了一眼熟悉的世界树,心中欢喜自生,终于回来了!

        “你去了何处?”老树忽然开口发问,以前也接引过杨开,对它而言虽然有些消耗,可都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可这一次接引,却是让它元气大伤,甚至差点失败了。

        老树很好奇,杨开到底去了何处,而且在它的感应中,自己的子树更被留在了一个极为遥远的地方。

        杨开一屁股坐在老树面前,悠悠长叹一声:“说来话长了……”

        他简单地将自己的遭遇讲了一遍,听闻乾坤炉在混沌之中开辟天地,杨开自天地尽头归来,绕是老树这种应天地生而生的古老,也听的啧啧称奇。

        它知道乾坤炉,可是还真不知道这天地都是乾坤炉在混沌之中开辟出来的,若真如此的话,那它的诞生,也可以说是源自乾坤炉,正是乾坤炉孕育出那一座座乾坤世界,最终才造就了它这棵世界树。

        说完之后,杨开不禁埋怨道:“树老,你的子树有那般神妙之用,之前为何不告诉我?”

        若早知道的话,或许他能更早一些赶回来。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早知道,恐怕也没有用处,这一次能回来已是极限了,若是他将子树栽种在更远位置的乾坤上,就算与老树之间有了感应,也未必能借老树的力量回归太墟境。

        老树默了片刻,道:“我也是第一次知晓!”

        杨开不禁无言以对,想想也是,这无数岁月下来,老树或许明里暗里赠送出一些子树,但那些子树哪一棵不被武者炼化了?

        在杨开之前,还没有哪个武者舍得将子树栽种在乾坤世界中的,基本都拿来自用了。

        星界和万妖界虽然有杨开栽种下去的子树,但这两座乾坤本身在世界树上就有对应的世界果,自然无法体现出子树本身的妙用。

        这一次杨开突发奇想,在极为遥远的位置栽下一棵子树,才让那乾坤世界与世界树间有了密不可分的联系。

        可以说自古至今,还没有人干过与杨开同样的事情,老树又哪里知晓这些,之前那枝条上忽然开花结果,老树自己都惊奇不已。

        世界树存在的岁月悠久,确实见多识广,但并不代表它全知全能,最起码,乾坤炉于混沌之中开辟天地,它便从不知晓。

        世人乃至它,都只以为乾坤炉是一桩机缘所在,可乾坤炉的真正玄妙,自古至今,也只有杨开一人发现了。

        “树老,我的小乾坤中也有子树,这岂不是意味着日后只要我有需要,不管身在何处,你都可以接引我至此地?”杨开开口问道,以前没想到这个事,也是在经历今日之事后,他才意识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