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八百一十一章 谈话

第五千八百一十一章 谈话

        墨族一方没有传出任何有关杨开的信息,那就意味着杨开绝不可能死在墨族手上。

        可是杨开如今究竟是死是活,若是活着,身在何处,却是人族高层急需想弄明白的问题。

        米经纶也召见了不少自乾坤炉内归来的人族强者,打探了一些关于杨开的消息。

        统计的情报显示,最后见到杨开的,正是欧阳烈,炉中世界那一场席卷了人墨两族众多强者的大战之后,杨开疗伤一阵便离去了。

        离开之前曾与欧阳烈有过片刻交谈,言道要去找一找剩下的极品开天丹,顺便想找一下心中疑惑的答案。

        到底是什么疑惑,欧阳烈没有问,杨开也没有说。

        自那之后,欧阳烈便再没见过杨开,炉中世界毕竟还是很广袤的,彼此难以碰面也正常。

        倒是有一些人族八品,在那之后隐约感受过杨开一闪而逝的气息,不过当时杨开似乎正在被混沌灵王追击,那些人也不敢靠近,杨开只是从他们附近掠过,顺便将那混沌灵王也带走了。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让米经纶难以推断杨开的去向。

        与欧阳烈分开之后却被混沌灵王追杀,换句话说,杨开定又是去找那混沌灵王的麻烦了,可能还将那丢失的极品开天丹给夺了回来,否则混沌灵王不会那么大反应。

        而以杨开的手段和眼下的实力,想要摆脱混沌灵王其实是很简单的,空间神通催动几次,自能将混沌灵王甩的不见踪影。

        他偏偏被追击着,这明显是杨开故意施为,他大概是怕愤怒的混沌灵王找其他人族强者的麻烦,借此方法吊着对方。

        可即便如此,杨开也不至于出什么事,混沌灵王不可能杀了他。

        手中掌握的情报太少,纵是以米经纶的才智,也难以推断杨开后来到底遭遇了什么,只知他必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否则早就应该现身了才对。

        这一日,米经纶拨冗前往星界,没有惊动任何外人,现身凌霄宫中。

        大总管花青丝得知此事,急忙前来相见,米经纶道明来意,花青丝自无不允,稍作安排,米经纶见到了留守凌霄宫的夏凝裳。

        杨开的诸位夫人如今基本都安置在退墨军中,于初天大禁外,在伏广麾下听命,抗击初天大禁中的墨族。

        唯有一人例外,那便是精通丹道的夏凝裳。

        大战起,后勤需求极大,尤其是对丹药的需求,将士们修行需要丹药,受伤了需要丹药,与敌征战的时候同样需要丹药。

        所以炼丹师的地位与日俱增,尤其是如夏凝裳这般的大宗师,那几乎是确保战争顺利进行必不可少的人才。

        对这样的人物,米经纶哪舍得将之放到前线上,基本上所有的炼丹师和炼器师,都集中在安全的星界中,每年都有大量的物资输送过来,由这些炼丹师和炼器师炼制成丹药,秘宝,再送往前线。

        米经纶与夏凝裳并不算熟悉,彼此也从未见过,不过因为杨开和夏凝裳本身炼丹造诣的缘故,米经纶对她还是有所了解的。

        之所以来找夏凝裳,乃是因为眼下也只有她最为熟悉杨开了。

        凌霄宫的客殿中,米经纶并没有等待多久,夏凝裳便赶来了。

        蒙砂面纱的女子让人看不清真实容貌,但那本应明眸的眸子中却透露出少许的疲惫,米经纶嗅到了极为浓郁的药香气,再观夏凝裳虽特意整理过,却依然显得有些凌乱的发丝,哪还不知这位女子常年忙碌在丹房,或许很多年没有休息过了。

        女子素来注重仪容,若不是没有时间和心思,岂会不好好打理自己。

        “见过米帅!”夏凝裳盈盈行了一礼,对这位坐镇人族总府司,统筹全局,调度各处人族大军与墨族抗衡的人物,夏凝裳也是久仰大名了,对其还是很敬佩的。

        米经纶起身,虚扶一把:“夏夫人客气了。”

        寒暄两句,双方落座。

        米经纶还在斟酌着该如何跟她打探一下杨开的事情,却不想夏凝裳已经直言道:“米帅此来,是为了夫君之事?”

        米经纶愕然了一下,旋即颔首:“确实如此!”又奇怪道:“夫人似乎并不担心?”

        他没从夏凝裳的眼睛中看出任何担忧的神色,按道理来说,自家男人这么多年没有音讯,作为女子的夏凝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如此平静才对。

        面纱下,夏凝裳似是笑了笑:“怎会不担心?只是夫君应该无恙。”

        见她这般说,米经纶不免好奇:“何以如此肯定?”

        他这边可是半点线索都没有,夏凝裳又如何能够确认杨开无恙?若是早些年,杨开掌管那一件叫做忠义谱的秘宝的时候,还可以通过在忠义谱上留名的几人生死来判断杨开的情况,但自当年杨开踏上前往墨之战场的征程,主动解除了忠义谱对那九人的限制之后,杨开与那九人之间也没有生死相依的关联了。

        夏凝裳略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感觉?”

        米经纶失笑,如此大事,岂能凭感觉来判断,未免显得太过儿戏。

        夏凝裳又道:“妾身与夫君于微末之时相识相知,同在凌霄阁中拜师修行,还有苏颜师姐也在一起,夫君的修行资质最初并不是很好,还险些被凌霄阁扫地出门……”

        回忆着当年的点点滴滴,夏凝裳的眼角弯了起来,仿若月牙,显然很是开心。

        米经纶也不打断她,静静地听着,这才知道杨开的崛起简直就是一部小人物艰苦卓然的奋斗史。

        从当年不知哪个穷乡僻壤里一个小宗门的扫地小厮,成长至眼下人族的中流砥柱,乃至一面旗帜和信仰,这是何等卓越的意志,要付出比那些天资过人之辈更多数倍的努力。

        不禁悠悠一叹:“大浪淘沙见豪情,沧海横流显本色。”

        夏凝裳抬手挽了下耳边的秀发:“夫君素来是做大事的,我们姐妹这些年一直托比在他的羽翼之下,很多时候都帮不上忙,大家其实都很着急的,所以这些年无论是如梦姐姐还是苏颜师姐她们,都在努力修行,只求有朝一日,就算帮不上夫君什么忙,也千万不能成了他的累赘。”

        米经纶肃然道:“夏夫人严重了,玉如梦等人如今在初天大禁外,听命伏广前辈,抗击大禁墨族,确保大禁不失,那边无依无凭,劳苦功高,夫人在后方虽无战事,可炼制灵丹,为人族大军尽心尽力,无眠无休,你等皆是女中豪杰,谁又敢说你们是累赘,谁又能说你们是累赘。”

        夏凝裳笑了笑道:“墨族入侵,关乎人族存亡,自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在做自己的事,夫君同样也在做他的事。自很多年前起,夫君便时常奔波在外,时常多年没有消息,当年他义无反顾踏入墨之战场,更是两千年杳无音讯,但是……”

        她顿了一下,语气也变得肯定起来,“但是啊,夫君从来没有让姐妹们失望,我们只需等着,夫君他不管在哪里,不管遭遇了什么,终有一日,他是会回来的。”

        这才是她觉得杨开无恙的原因,因为有很多人在等着他!而他也从来没有让那些报以期待的人失望过。

        米经纶默然。

        少顷,夏凝裳起身,告辞离去。

        米经纶也在花青丝的陪同下,走出凌霄宫,掠出星界。

        虚空中,米经纶顿住身形,回头瞧了一眼。

        这一趟过来虽然是想找寻求一些答案,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收获,夏凝裳这边无疑是不清楚杨开生死的,她只是对杨开报以绝对的信心和期待。

        她相信杨开终有一日会平安归来,就如当年他从墨之战场深处忽然杀回来,一举平定了玄冥域的战事一样。

        可以说,这位夏夫人对那个男人有一种盲目的崇信,但这无可厚非。

        可是身为人族如今坐镇后方,统筹调度大军动向的统帅,米经纶却不能抱有任何幻想,他必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若是杨开真的出了意外,葬身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该怎么办。

        战争是不能容忍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的!

        人族,并非一人之人族,而是所有人的人族,这些年来,杨开为人族做的已经足够多了,正是因为他的种种举动,给人族带来了数千年相对安稳的发展,积累了眼下茁壮的兵力。

        若是连这样都无法击溃墨族,那也是人族自身的不努力,身为这个时代的天地宠儿,自该承担起应有的责任,无法度过这次劫难的话,注定要被时代所抛弃。

        且行且看吧,这个时代,终究还是人族的!

        虚空中,一道身形急速掠行,四周竟是荒芜死寂的乾坤世界,还有那形形色色充满了未知危险的恢宏天象。

        雷影的声音响起:“老二,你是不是迷路了?”

        方天赐闷闷道:“老大说逆向而行,我就是这么走的,这里是天地的尽头,距离三千世界应该还是很远的,稍安勿躁!”

        “要不我来掌舵?”雷影提议道,主要是憋了太久,想出来放放风。

        “你又不通空间之道,由你掌舵只会拖慢行程。”

        “那好吧,你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