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两百五十四章 你们很吵

第两千两百五十四章 你们很吵

        “剑冲阳关,严寒九天!”那中年男子也是果断之人,见事情已无回旋之余地,当即便暴起难,一柄雪白长剑悠然祭出,剑韵荡开之时,一股寒意从天而降,那寒意仿若能侵入灵魂深处,将神魂冻结。

        八方门众人一见他动用此招,都脸色微变纷纷后退,显然这一招的威力有些非同小可。

        而秦朝阳则是连忙护着秦钰,足下一点,便飘然后退十几丈,那些秦家护卫和下人们也在霎时间跑了个干净,免得被殃及池鱼。

        剑意起,剑气现,中年男子手腕一抖,身子裹在剑光之中,直朝杨开激射而来,所过之处,那空气都被冻结成冰。

        “哈哈哈哈!”杨开屹立原地,狞笑不止,蔑视地望着气势汹汹袭来的对手却没有丝毫躲闪之意。

        见他如此托大,中年男子心中也是不禁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太美妙的感觉萦绕心头,好似马上就要生什么极为可怖的事一样。

        “就凭你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杨开狞笑转为冷笑,脚下一动,身形便忽然模糊,等到再出现之时候,已经逼到了中年男子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朝前方点去。

        那指尖之上,一抹金光乍现,正是最精纯浓郁的源力。

        铛……

        一声轻响,中年男子脸色狂变,瞪大眼珠子凌立半空之中,骇然地望着自己倾尽全力的一击,被对方一根手指挡了下来。

        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对方那一根血肉之指,竟坚逾秘宝,毫未损,反倒是从那指尖迸射出来的力量将自身长剑都压弯了。

        心神失守,剑身一震之下,那冰寒意境陡然间冰消雪释。

        “怎么可能?”中年男子失声惊呼,眼珠子快瞪出来了。

        他不断地释放神念,去查探杨开的修为。现对方确实只有道源一层境的水准而已,比自己要低一个小层次,可是从对面袭来的这股力量,绝对不是道源一层境武者应该具备的。

        颠覆三观的力量让他彻底凌乱了。只觉得这次怕是踢到了铁板上。

        “叫罗元出来还差不多,你还有些不够看!”杨开说话之时,冷哼一声,指尖上那源力猛然增强不少,金光爆闪。一下子朝前推了过去。

        “你认识罗师弟?”中年男子浑身一震,骇然地望着杨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猛地惊呼起来:“你是杨开!你是四季之地那个杨开!”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口中惊叫着。

        话音才落,金光便将他吞没,中年男子惨呼一声,直接朝地上摔去,将大地砸出一个坑洞来,狼狈无比。

        “杨开?”

        “四季之地那个杨开?”

        “是了。就是他,绝对是他,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下方,八方门的几个弟子都大呼小叫起来,个个神情慌乱。

        他们也是直到此刻,才总算认出杨开来,毕竟但是在四季之地中,杨开以太妙丹威胁众人,欲找众人换取有用之物时,这些人也曾远远地观望。

        只是当时罗元就在杨开身边。他们不敢靠的太近,所以今日乍见一时竟没能认出。

        直到中年男子灵光乍现,才让他们洞悉了杨开的身份。

        一时间,个个都冷汗如雨。脸色苍白。

        他们虽然没有与杨开交手过,但在四季之地中生的事,他们也都清楚。

        强如无常,还有罗元等人都没办法将杨开怎么样,更不要提他们这些人了。

        这一次四季之地的开启,成就了两个后起之秀的威名。一人便是八方门罗元,此人正面硬撼天武圣地无常不落下风,斗的旗鼓相当,已经证明了他不俗的实力。

        而另外一人便是杨开。

        只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却兼之道源级炼丹师,炼制出太妙宝丹,更将四季之地所有强者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以说,如今这两大后起之秀的名声就算比不得夏笙,无常,萧晨这些人,也相去不远了。

        这也是为什么枫林城内其他家族都有两三个宗门弟子入住,而秦家只有八方门一个的缘故。

        因为罗元在这里,那些宗门的武者哪里愿意来惹这个煞星?他连无常都不惧,这天下除了帝尊境强者还有谁能让他惧怕的?

        “咳咳……”那八方门的中年男子被杨开逼退,虽然受伤但也没有多严重,连忙站起之后,满是忌惮地朝杨开望去,一咬牙,抱拳道:“原来是杨大师,在下先前有眼无珠,还忘杨大师不要见怪!”

        他修为比杨开高,年纪比杨开大,称呼杨开大人自然有损颜面,叫他兄弟的话杨开怕也不乐意,索性以大师相称,反正以杨开道源级炼丹师的水准,也足以担得上这个称呼。

        “什么?”秦朝阳一下愣住了,满眼惊诧地望着中年男子,不知这家伙先前那么嚣张,怎么一转眼就恭恭敬敬起来,还称呼杨开为大师……

        秦钰美眸之中闪烁异样的光芒,似是若有所思。

        “有什么好见怪的……”杨开咧嘴一笑。

        “杨大师大人大量……”中年男子面色一喜。

        杨开话锋一转,冷冰冰地道:“跟死人没什么好计较。”

        中年男子面上的喜色顿时僵住,一股凉意从头袭到脚底板,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窖,连忙涩声道:“杨大师,今日之事确实是我林师弟不对……”

        “本来就是他不对!”杨开冷哼一声。

        “但请杨大师念在我林师弟已受到教训的份上,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他一脸恳切地请求起来。

        “杀人偿命,我不过是打晕了他,这就算受到教训了?”杨开冷笑不迭,讥讽道:“别人的性命对你们来说就这么廉价?”

        中年男子见他不为所动,不禁额头上冒出了汗水,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疼的,咬牙道:“好叫杨大师知道,林允师弟……是我宗副门主林锐的亲侄子!”

        他把林锐搬出来,也是指望杨开能够投鼠忌器,卖他一个面子。

        哪知杨开嗤笑一声,桀骜道:“林锐是哪个,又关我屁事!”

        中年男子脸色一白,意识到今日之事是真的无法善了了。

        “反正我今日得杀个人,不是你就是那晕过去的家伙。”杨开手腕一抖,百万剑悠然出世,无穷帝意瞬间弥漫,那特有的帝韵和剑器波动似是在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一颗巨石,荡起层层涟漪,扩散四方。

        他用那宽大的百万剑遥指着中年男子,道:“你自己选一个吧!”说着话,他嘴角一挑,微微上扬,讥笑道:“还是说你愿代那家伙而死,那家伙是你们副门主的侄子,你若代他而死,说不定你们副门主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

        “这这这……我我我……”中年男子不迭地倒退,语无伦次,目光颤抖地盯着杨开手上的百万剑,他虽从未见过帝宝,但此刻也感受到了这柄长剑的不凡,也知道杨开并非是在开玩笑,他清楚地看到了杨开眼中的杀机,浓如实质。

        只是……虽然林允的身份在八方门内不低,但让他代人而死这事他如何肯允?

        “你不选的话,那我就自己决定了。”杨开轻哼,又看了看秦朝阳道:“秦家主,他们杀你族中一人,我以秦家秘宝斩之,也算是秦家自己报仇雪恨了,可好?”

        “好!”秦朝阳重重喝道,“有劳杨老弟了!”

        杨开微微颔,百万剑一动,正欲施展杀招之时,忽然神色一动,抬头朝天空望去,撇嘴道:“既然来了,便现身出来,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还有人?”秦朝阳面色一变,连忙朝那个方向望去,却见那边空无一物,不禁面色狐疑。

        而就在这时,那虚空之中,一阵涟漪荡,两道人影忽然鬼魅现身。

        这两道人影,一男一女,男子是个青年,面色冷漠,仿佛万事不萦于心,神情冰冷,女子娇小可爱,脸蛋圆润,静静地站在那青年身后,她的一双美眸,一直在青年挺拔的后背上,仿佛在她的眼中,这世上除了面前这个青年,再无他物。

        “是他!”秦朝阳脸色一下阴沉下去。

        他自然认得,这一男一女都是八方门的弟子,当日是跟中年男子和林允等人一道来的秦家,八方门这些人,也正是以这青年马是瞻。

        只不过这青年自住到秦家之后便一直闭门未出,听下人说一直在刻苦修炼,不曾有半点松懈。

        秦朝阳还知道,此人叫罗元,正是在四季之地中,与杨开一起大放异彩的后起之秀。

        而那个圆脸女子,似乎是八方门门主的女儿,对罗元情有独钟,一直守护在他闭关的院落之中,不离半步。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瞧着架势,罗元对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罗师弟,大小姐!”那中年男子见这两人现身,不由地大喜过望,惊呼出声,但很快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惶恐。

        罗元淡淡地瞧了他一眼,皱眉道:“你们很吵啊!”

        此言一出,八方门几人全都噤若寒蝉,个个脸色白,似是极为惧怕罗元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