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五百八十五章 方天赐

第五千五百八十五章 方天赐

        如果没听错的话,那声音应该是从夫人肚子里传出来的。

        方余柏修为虽然不算多高,可好歹也有离合境,这声音寻常人听不到,他岂能听不到?

        而且这种声音,他极为熟悉。

        此前腹中之子无恙时,他无数次贴在夫人的肚皮上倾听那新生命的蕴动,正是这种轻微的心跳声。

        “噤声!”方余柏忽然低喝一声。

        几个哭嚎不止地婢女和默默垂泪的老妈子俱都收了声音,不敢造次。

        床边,方余柏抬头看了看夫人,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原本脸色苍白如纸的夫人,竟是多了一丝血色。

        咚……

        又有轻微的声响,从夫人的肚中传出。

        方余柏颤颤巍巍,慢慢俯身,侧贴在夫人的肚子上,紧张而又忐忑地等待着。

        咚……

        咚…咚…咚…

        微弱的心跳,是胎中之子生命复苏的征兆,初始还有些紊乱,但慢慢地便趋于正常,方余柏甚至感觉,那心跳声比起自己之前听到的还要强劲有力一些。

        蓦然,夫人的肚皮猛地鼓了一下,方余柏顿时感觉自己脸颊被一只小小的脚丫子隔着肚皮踹了一下,力道虽轻,却让他险些跳了起来。

        “呀!”方余柏瞪大了眼珠子,满脸的不敢置信,匆忙抓起夫人的手腕,尽心查探。

        片刻后,方余柏老泪纵横:“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

        屋内婢女和老妈子们面面相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半个时辰后,钟毓秀缓缓起来,睁眼便看到坐在床边的方余柏。

        “夫人你醒了?”方余柏惊喜道,虽然方才一番查探,确定夫人没有大碍,可当看到她睁眼苏醒,方余柏才松了口气。

        钟毓秀怔怔地盯着自家老爷,昏沉的思维逐渐清晰,眼眶红了,泪水顺着脸颊留了下来:“老爷,孩子……孩子怎么样了?”

        尽管知道肚子里的孩子十有九八是没了,可她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声,得个确切的答案。

        方余柏拍了拍她的手背,含笑道:“夫人勿忧,孩子无恙。”

        钟毓秀明显不信,哭的梨花带雨:“老爷莫要宽慰妾身,妾身……能撑得住。”

        方余柏失笑:“并非宽慰,孩子真的没事,你也是有修为在身的,不信我的话,你自己查探一番便知。”

        钟毓秀见自家老爷似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狐疑地催动元力,小心翼翼查探己身,这一查看不要紧,当真是让她吃了一惊。

        腹中那孩子竟真的无恙了,不但无恙,钟毓秀甚至觉得,这孩子的生机比之前还要旺盛一些。

        怎么会这样?

        她分明记得今日肚子疼的厉害,而且孩子半天都没有动静了,昏迷之前,她还出了血。

        她已做好失去那孩子的心理准备,不曾想现实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老爷,妾身不是在做梦吧?”钟毓秀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不是梦,不是梦,一切都好好的呢。”方余柏安慰道。

        钟毓秀又忍不住哭了,这一次哭的伤心极了,多日来的担忧一朝尽去,压抑的情绪得以宣泄,虽是痛哭,可身心却是极为舒坦。

        “莫哭莫哭,小心动了胎气。”方余柏手足无措地给夫人擦着眼泪。

        钟毓秀不住地颔首,却是怎么也止不住泪水,好半晌,才收了声,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咬着唇道:“老爷,孩子饿了。”

        方余柏一怔,旋即哈哈大笑:“夫人稍等,我让厨房送点吃的来。”

        言罢,便出去安排去了。

        方家胎中之子起死回生的事很快传了出去,据说当日晴空霹雳,雷鸣电闪,异象腾空。

        这事传的有鼻子有眼,庄子上的人都道是方家祖上积德,上天不忍方家绝嗣,是以将那孩子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

        相信的人自是敬畏不已,不信的人只当乡野怪谈,不以为意。

        毕竟那孩子还在肚子里,到底是不是起死回生,除了方家夫妇二人,谁也说不准,不过那一日晴空起霹雳倒是确有其事,而且震动了整个虚空世界。

        虚空道场和各大门派曾派人四方查探,却没有查出什么东西来,最后不了了之。

        钟毓秀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说来也奇怪,自那一日之后,肚子里的孩子生机再没有变弱过,就连原本身形消瘦的钟毓秀,也逐渐变得丰腴起来。

        怀胎十月,临盆之日,方余柏在屋外焦急等候,稳婆和婢女们进进出出。

        过得半个时辰,一声嘹亮啼哭从屋内传出,紧接着便有婢女前来报喜:“老爷老爷,是个少爷呢。”

        方余柏泪流满面,方家,有后了!

        方家多了一个小少爷,取名方天赐,方余柏一直觉得,这孩子是上天赐予的,若非那一日老天有眼,这孩子早就胎死腹中了。

        老来得子,方余柏对孩子宠溺的不得了,方家不算什么大门大户,可是方余柏在孩子身上是绝不吝啬的。

        寻常孩子若自小便如此宠溺,说不得有些少爷的乖戾脾气,可这方天赐倒是懂事的很,虽是锦衣玉食长大,却从不做那伤天害理的事,而且天资聪颖,颇得方家庄的庄户们喜爱。

        小少爷慢慢地长大了。

        方余柏有心让他拜入七星坊,自然从小便给他打基础,传授他一些粗浅的修行之法。

        不过让方余柏有些忧伤的是,这孩子聪颖归聪颖,可在修行之道上,却是没什么天赋。

        直到十三岁的时候才开元,再过五年,终于气动。

        这修行的资质,比起方余柏稍强一些,可也强的有限,要知道虚空世界灵气浓郁,真要是天才的话,十八岁最起码也有个真元境的修为了。

        偏偏方天赐才不过气动,距离真元境差了足足两个大境界。

        这样的资质,七星坊是决然瞧不上的,便是一些小宗门也难入。

        方余柏索性认命了,能有这么个孩子已是万幸,还强求他有极好的修行资质,是为贪心。

        好在这孩子不馁不燥,修行刻苦,基础倒是扎实的很。

        家中只有独子,夫妇二人也没舍得让他远行拜师,便在家中教导。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方余柏夫妇渐渐老了,他们修为不高,寿元也不长,虽说虚空世界因为灵气充裕,就算寻常没修行过的普通人也能长命百岁,但终有逝去的一日,夫妇二人尽管有修为在身,不过也是多活一些年头。

        夫妇二人愈发地感觉自己精力不济,只怕不日便要撒手人寰。

        好在方天赐已经成亲,娶的不是什么大宗族的千金小姐,不过是门当户对罢了,也给方家留下了香火。

        又过些年头,方余柏和钟毓秀先后逝去。

        岁月匆匆,方天赐也多了岁月打磨的痕迹,百五十岁时,发妻也溘然长逝。

        他这一生只娶了一个妻子,与父母一般,夫妻二人感情甚笃,只可惜发妻是个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寿元不长。

        如今的他,虽膝下子孙满堂,可发妻的逝去还是让他满心悲怆,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几十岁一般,鬓发泛白。

        高堂早逝,连陪伴自己一生的发妻也去了,方家香火鼎盛,方天赐再无后顾之忧。

        他招来自己的几个孩子,在方家大堂内说了自己即将远行的打算。

        孩子们自是不愿的,方天赐自小开始修行,如今才不过神游镜的修为,年纪又如此老迈,远行之下,怎能照顾自己?

        虚空世界固然没有太大的危险,可如他这般孤身而行,真遇到什么危险也难以抵挡。

        只可惜方天赐心意已决,招来孩子们只是通知他们罢了,并不是要跟他们商讨什么。

        数日后,方家庄外,方天赐孑然一身,身影渐行渐远,身后众多儿孙,跪地相送。

        方天赐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远行,按道理来说,他早没了少年仗剑天涯,快意恩仇的锐气,这个年纪的他,正是应当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时候。

        可是心里却有一股压抑的冲动,告诉自己,这个世界很大,应该去走走看看。

        这个冲动,自他懂事时便有了。

        只可惜他修行资质不好,实力不强,年少时,爹娘在,不远游,等爹娘逝去,他又成亲生子了,微弱的实力不足以让他完成自己的梦想。

        如今发妻都已经不在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再无其他的顾忌,哪怕是身死在外,也要圆了自己幼时的梦想。

        夜间,他来到一处深山之中歇脚,打坐修行。

        自从开始修炼以后,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懈怠,尽管他资质不算好,可他知道聚沙成塔,滴水穿石的道理,所以基本上,每一日都会抽出一些时间来修行。

        这也奠定了他极为扎实的基础,他的修为或许连一些天资出色的年轻人都不如,可在神游境这个层次中,一身真元极为雄浑凝练,他与不少同境界的武者切磋交手,鲜有败绩。

        只是今日才刚开始修行,他便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早在三十年前,他就已经到了神游九层境,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这些年下来,这个瓶颈一直不曾松动。

        他的资质和身体,不足以让他突破这个桎梏。

        可是今日,这稳固了三十年的瓶颈,竟隐隐有些松动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