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五百八十四章 方家

第五千五百八十四章 方家

        如今的七星坊,与当年杨开看到的七星坊已经完全不同了,偌大宗门,占据了灵山宝川无数,一座座灵峰屹立,灵峰之中,亭台楼阁于山野间若隐若现,许多珍稀的飞禽走兽穿梭其中,一派巍峨气象。

        几万年的传承,让这当年从别处迁徙而来的宗门,有了极为深厚的底蕴。

        杨开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自身小乾坤世界里的情况了,乍一查探七星坊,倒是不由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对七星坊,他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当年神魂化身在这里待过一些时日,三个徒弟俱都是在七星坊中教导的。

        一番查探,没什么收获,杨开也不急,又细细查探其他地方。

        小乾坤中,忽忽数年之后,杨开的神念再一次扫过七星坊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动,暗忖自己与这七星坊倒是有些缘分。

        三个弟子在七星坊这边收的也就罢了,如今人身居然也要应在这里。

        其实这几年时间,他有过不少选择,不过都不太尽人意,事关自身日后前途,杨开自然不敢马虎大意,务必要尽善尽美才行。

        这一次的机会倒是让人满意。

        又细细查探一番,杨开不再犹豫,暗暗催动那三分归一诀的法门,霎时间,神魂撕裂,气息大跌。

        他杀那些先天域主,动用舍魂刺的时候,也需要撕裂神魂,以自身神魂之力附着在舍魂刺上,伤己伤敌。

        但那种撕裂与眼下又有所不同,此刻催动三分归一诀的法门,杨开蓦然生出整个人一分为二的错觉,若非他这些年有过无数次催动舍魂刺的经验,单是那种痛楚就是难以承受的,只怕当场就要昏厥不可。

        噬这家伙……推演的法门何等诡异,这要是有用自然值得,若是没用,苦头就算是白吃了。

        神魂被撕裂,杨开不但气息大跌,虚弱无比,就连精神都萎靡不振,整个人昏昏沉沉,滚烫无比,好似发了高烧一般。

        如今的他,恐怕连巅峰时期的一半实力都发挥不出来,碰到先天域主的话,只有被杀的份。

        他强撑着精神,施以秘法,将自己撕裂出来的那一道神魂一层又一层地封印,这毕竟是一位顶尖八品的撕裂出来的神魂,绝非寻常载体能够承受,所以非得加以封印不可。

        待到将这分神封印完毕,杨开才长呼一口气,心念微动,那分神顷刻间贯穿小乾坤,朝某个方向落去。

        七星坊,作为传承了数万年的顶尖大派,不但宗内气象巍峨,就连宗外,也是繁花似锦。

        数座大城,众星拱月一般将七星坊拱卫着,往来武者多如牛毛,川流不息。

        距离其中一座大城外二十里地,有一座方家庄,方家祖上也曾拜师七星坊,只不过资质不算太好,修为最高不过道源境,已于千年前逝去了。

        近千年来,方家也陆陆续续出现一些有修行资质的,不过并没有什么太厉害的天才,自然没办法光耀门楣。

        如今整个虚空大陆虽然武道之风蔚然,资质出众者也比比皆是,但大多数人距离天才还是很遥远的。

        好在眼下的修行环境,比起数万年前要优渥的多,只要不是太过愚蠢的傻子,总有一些修为在身,至于修为高低那就看个人天资和努力了。

        方家家主方余柏便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修为不高,区区真元境而已,这等修为放眼整个虚空大陆,实在不起眼。

        好在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岁月的流逝早已磨平了他少年时的意气风发,十多年前娶了妻,守着祖上传承下来的微薄基业度日。

        方家主母钟毓秀的修为比起方余柏更差一些,仅仅离合境的修为,好在知书达理,为人贤淑。

        夫妻二人琴瑟和鸣,与世无争,日子过的倒也逍遥自在。

        这也是整个虚空大陆大多数人的生活现状,那些所谓天纵之才,飞天遁地的强者,距离他们还是太遥远了。

        这段时间方余柏过的有点糟心。

        老方家已经十代单传了,子嗣香火不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到了方余柏这一代,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好像还更糟糕了一些。

        夫妇二人成亲十多年了,方余柏也算勤勉之辈,并没有疏于耕耘,无奈自家夫人这肚子,就是鼓不起来,眼瞅着夫人年纪越来越大了,方余柏心里发愁,也不知道是自己有问题还是夫人有问题。

        好在方家列祖列宗保佑,六月前,夫人忽感身体不适,早起头晕,吃东西也作呕,一番查探,两人皆都大喜,夫人有孕了。

        方余柏当即上香祷告列祖列宗,报上这天大喜讯。

        自那之后,方余柏对自家夫人可谓是处处呵护,生怕她哪里磕着碰着,便连夫人多年的练剑习惯,也被方余柏一口否决了,让她好好养胎,不能动了胎气。

        钟毓秀自然是听之任之,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她也松了口气。

        无奈人生不如意,十之九八。

        半月之前,钟毓秀忽感腹中胎儿没了动静,她好歹也有离合境的修为,对自己身体的情况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夫妻二人大为惊恐,连忙重金请了高人前来查探。

        最后得出一个让夫妻二人都难以接受的结果,那腹中之胎似乎生机不足,能不能顺利长大尤未可知,如今能做的,只是静心养胎,其他的只看天意。

        方余柏失魂落魄了送走了那位妇科圣手,每日悉心照料夫人。

        然而夫妇二人明显能感觉到,那腹中的胎儿,活力比起往日越发不如。

        方余柏心中悲怆,也不知道方家是犯了哪门子忌讳,好不容易有机会老来得子,居然也有保不住的风险。

        这孩子要是保不住,老方家以后极有可能会绝后,每每念及于此,方余柏都感觉愧对列祖列宗。

        钟毓秀亦是整日以泪洗面,固然她知道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腹中胎儿,可是总是掩不住心中的悲伤。

        这恐怕也是为母者的悲哀。

        这一日,方余柏正领着方家的下人查探庄子上的灵田,七星坊那么大一个宗门,弟子们修行总是需要用到一些灵丹的,七星坊外,如方家庄这样的,便会开垦一些灵田出来,栽种一些简单的灵药,用以售卖度日。

        如方家庄这样的,七星坊势力范围内不知凡几,正是这一处处庄子种植出来的灵药,才能满足偌大一个宗门底层弟子们修行所需。

        灵田之中,那些灵药的长势倒是不错,可方余柏却依然开心不起来,满脑子挂念着夫人和那肚子里的孩子。

        便在这时,一个婢子远远地赶来,高呼道:“家主不好了,夫人说她肚子痛,让您赶紧回去。”

        方余柏一听,哪还有心思查探灵田,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飞奔而去。

        待回到家中,远远便听到夫人的压抑的呻吟声,他直接冲进内屋中,拨开几个在旁服侍的婢女和老妈子,见得钟毓秀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方余柏慢慢坐下,紧张问道:“夫人,感觉怎么样?”

        钟毓秀额头上大汗淋淋,衣衫也被汗水打湿,显然是疼痛难忍,见得老爷归来,心中的委屈和肉身上的疼痛一并涌上来,哭着道:“老爷,妾身肚子疼,孩子……”

        “孩子怎么了?”方余柏脸色发白。

        “孩子……已经半天没动静了。”钟毓秀哭着道。

        六个月的胎儿,正是在母胎之中最活跃的时候,之前虽然生机不足,可偶尔还会在肚子里翻个身,踹一脚什么的,半天没动静,这显然是出大问题了。

        方余柏如遭雷噬,心中不禁哀嚎,果然是天不佑我方家啊,好不容易得了一子,居然也要胎死腹中,想他一生战战兢兢,虽无大善,却绝不为恶,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呀,血!”有个婢子忽然惊恐叫了起来。

        方余柏低头一看,果然见到夫人身下,有鲜血流出,已染红了身下的床褥。

        “夫人晕倒了。”那婢女又叫了起来。

        方余柏也跟着惊恐的无以复加:“夫人!”

        屋内顿时乱做一团,如此变故之下,方余柏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咔嚓……

        一声雷鸣炸响,将屋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雷霆之音与以往的雷鸣似有些不同,竟是经久不绝,雷声响起的瞬间,天空都明亮了一瞬,那劈空划过的闪电,似要将整个苍穹都劈开。

        “晴天霹雳,晴天霹雳啊!”一个老妈子呢喃不已,要知道这可是大白日,而且还是万里无云的天气,居然炸起如此一道雷鸣,明显不太正常。

        方余柏都快疯了,方家世代为善,到了自己这一代居然要绝后,这是何等悲凉,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吗?

        更让他手足无措的是,若真的胎死腹中,该如何处理。

        毕竟他从未经历过这种事,可谓是毫无经验。

        屋内几个婢女和老妈子也乱成一团。

        正一筹莫展时,忽有一声咚的声响传出,初时方余柏还没有在意,只是痛嚎不止。

        可当那声音第二次传来的时候,方余柏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慢慢收了声音,讶然地盯着夫人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