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五百六十七章 忽分生死

第五千五百六十七章 忽分生死

        破邪神矛曾在初天大禁一战中大放异彩,那一战,从初天大禁中走出来的许多域主,甚至王主,都吃过破邪神矛的亏。

        许多本是势均力敌的战斗中,墨族强者忽然被破邪神矛打中,实力大减,他们不死谁死?

        对这等克制墨之力的秘宝,墨族无不忌惮。

        只可惜那一战太过惨烈,墨族死伤惨重,人族同样如此,连带着破邪神矛,也在那一战中基本告罄。

        这东西本身炼制起来并不算困难,然而只是炼制好了并无大用,还需在里面封存净化之光,才能对墨族构成威胁。

        这些年下来,人族大军历经数次大战,连驱墨舰中封存的净化之光都消耗的七七八八,哪还能再制造新的破邪神矛,更何况,初天大禁一战之后,唯一能催动净化之光的杨开也失踪了,更让人族这边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

        所以自初天大禁一战之后,破邪神矛基本便没有再动用过了,这也是不回关迅速告破的原因,当时若是有破邪神矛相助,不回关未必就会失守,毕竟那地方可是还有以大量龙凤为首的圣灵相助,就算失守,最起码也能多坚持一些时日。

        人族如今颓势,三千大域被墨族占据九成之多,只能聚集所有兵力,困守十几处大域战场,面对各处战场墨族大军的袭扰,疲于奔命,生死一线,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几十年的血战,墨族看到了人族的顽强,也见识到了人族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本以为对人族这边已经了如指掌。

        直到陈远这边祭出了破邪神矛。

        数百年前曾在初天大禁战场中绽放光芒的破邪神矛,再一次立威,只是一击,便将五位域主中的一位打成重伤。

        与人族八品对阵的域主们大惊失色,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件杀器正是当初在初天大禁外大放光彩的那个东西。

        纷纷忌惮。

        好在随后的争斗中,人族再没有祭出破邪神矛的意思,几位域主猜测,人族这边,这种杀器必定数量不多,否则哪会这么客气。

        事实上,破邪神矛如今的数量确实不算多,毕竟杨开回来才没几个月,人族这边就算紧急炼制破邪神矛,也炼制不了不少。

        当然,更大的原因是域主们有了防备,陈远等人没有把握再有建功,所以才有所忍耐。

        杀手锏这种东西,有时候未必需要施展出来才有威慑力。

        最起码,打伤了那个域主之后,剩下的域主们攻势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凶猛,让几位人族八品的处境好了很多。

        而在接到那七品开天的传讯之后,陈远再次祭出了一支破邪神矛,天地伟力催动,那破邪神矛在身前微微颤抖,似随时都可能破空而去。

        几个域主顿时头大,尤其是与陈远对阵的那个域主,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陈远身前的破邪神矛,一身力量被催动到了极致,大有随时准备抵御的架势。

        见识过同伴的遭遇,他知道自己一旦防不住这件秘宝的攻袭,最好的下场也是重伤。

        他全神贯注,应对那即将到来的杀机。

        前来传讯的战舰在附近游弋奔逃,无数墨族围追堵截,看这架势,怕是用不了多久,这艘战舰便要以悲剧收场了。

        某一刻,这战舰似乎有些慌不择路,竟直接冲着八品与域主们的战场奔赴而来。

        域主们有所察觉,心头恼怒,若是平时,他们随手一击都足以让这艘狼狈的战舰万劫不复,可眼下在破邪神矛的威胁下,谁也不敢分心他顾。

        陈远面前的破邪神矛震动的愈发厉害了,好像下一刻就会打将出去。

        破烂的战舰距离域主们已经近在咫尺,战舰上,十几位人族将士慌乱的神色显得无助,那是濒临死亡的悲哀。

        便在这时,忽有神魂力量的波动跌宕而出,正与陈远对阵的那个域主身躯一震,刹那间只觉有锋锐的力量撕裂自己的神魂,那难以言说的痛楚让他瞬间颤抖,心神失守。

        那域主大恐,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哪还不知自己被人给偷袭了!

        谁在偷袭自己?谁又能偷袭得了自己?

        他一直在警惕陈远的动静,其他几个人族八品也有域主们钳制,他没有察觉到有人族强者靠近的动静。

        这域主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这种情况下,自己居然还会被人偷袭。

        不过已经无需他多想了,就在神魂力量波动传出来的那一瞬间,陈远面前的那破邪神矛瞬间被他激发,化作一道流光,扎进了对面域主的胸膛处。

        破邪神矛对付墨族确实有克制之力,可是这东西也有弊端,毕竟只是一件秘宝,若是墨族强者有防备的话,未必就能建功。

        所以陈远方才祭出这破邪神矛之后,才会一直隐而不发,等待良机。

        此刻一击之下,果然奏效。

        那域主心神已经失守,根本无力来防备陈远的袭杀。

        破邪神矛贯入那域主的胸膛中,轰然爆开,瞬瞬间,虚空中便有一轮纯白光芒的小太阳升起,那光芒将域主笼罩,消融着他体内的墨之力。

        神魂与肉身的双重打击,让那域主终是忍耐不住,惨嚎出声。

        陈远却毫不停歇,在祭出了破邪神矛之后,便持剑朝那域主杀去。

        手中长剑荡出一道寒光,切过域主那粗壮的颈脖。

        彼此错身而过的瞬间,陈远面色冰冷如霜,身后域主大好头颅冲天而起,颈脖处切口平整如镜,墨血喷涌。

        域主陨!

        直到死亡的那一刹那,这位域主才隐约见到,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贴着那破破烂烂的战舰,飞窜出来,在此之前,他甚至对此毫无察觉。

        他终于明白偷袭来自何处了,可惜已经无力去提醒同伴,硕大头颅上,一双眸子怒瞪,颇有些死不瞑目的味道。

        相对于这位域主的憋屈,陈远此刻却是酣畅淋漓。

        他也是一位老牌八品,实力不俗,虽比不上项山这样的妖孽,可与欧阳烈比较起来也相差无几了,当初也是军团长级别的人物。

        可即便是他这样的老牌八品,在如今与墨族的争斗中也时感无力。

        早些年在墨之战场中的战斗还好一些,那时候墨族域主的数量虽然更多,可大多数域主的实力比起人族八品普遍都要差一些,更不要说他这样的老牌八品。

        他也曾杀过一些域主。

        可是自从初天大禁一战之后,普通的域主已经死的一干二净,还活着的域主,全都是从初天大禁中走出来的先天域主,一个个实力强大,远不是当年那些普通域主可比。

        数百年战斗下来,他也就杀了三个域主而已,还是与人联手杀的,每一次都战的艰辛至极,好几次将自身置于险境。

        直到今日,他终于出了一口心中的苦闷之气,也让他结结实实感受了一把一剑杀域主的痛快。

        尽管这一剑之威,并非全都是他自己的功劳,更多得益于杨开的偷袭,可那域主的头颅却是他亲手斩下来的,这就足够了。

        他还在唏嘘感慨,剩下的四位域主却是纷纷脸色大变。

        原本焦灼的战斗忽分生死,这让域主们又惊又恐,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但他们不清楚,就连另外几位人族八品也一头雾水,搞不明白陈远怎地忽然如此神勇了。

        不过很快,他们便明白了,杨开来了!

        一道舍魂刺打出之后,杨开已经没办法再隐藏行踪,索性从藏身的战舰底部跳了出来,再祭一道舍魂刺,朝第二位域主杀去。

        他没去理会陈远的对手,舍魂刺加上破邪神矛,双重打击之下,陈远若是还不能解决自己的对手,那也枉费他多年苦修。

        杨开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尽最大可能地击杀这些域主,稍有迟疑和耽搁,这些域主便可能遁走。

        这一次机会难得,玄冥域的墨族以为他被困在相思域,悍然对人族发起了进攻,谁知他竟早已离开,这是墨族情报的失利。

        不过这也怪不得相思域的那些墨族,毕竟谁能知道,杨开可以借助世界树的牵引,以太墟境为中转,穿梭诸天。

        如今知道这个秘密的,也只有少数人族而已。

        战争,打的不单单只是各自兵力的悬殊,情报的打探也相当重要。

        就在两族强者俱都愣神的功夫,杨开第二道舍魂刺已经祭出,毫无防备的域主当即发出一声惨呼,身形摇摇欲坠。

        杨开毫不停歇,紧接着便是第三道,打向第三个域主。

        舍魂刺这东西,威力大,可防备起来也简单,只需守住自己的神魂,便可极大地削弱舍魂刺的威力,所以绝不能给域主们有防备的机会。

        又一声惨叫传出,两位被舍魂刺所伤的域主俱都浑身战栗,气息紊乱。

        五位域主,虽有一位重伤在身,可其他四位却都是完好之身,对阵四位人族八品,稳稳占据上风。

        可这瞬瞬间,局势急转而下,一位域主被一剑枭首,另外两位气息大跌,算上原本就重伤的一位,只剩下一个独苗域主还完好无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