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五百二十九章 大家良心不会痛吗

第五千五百二十九章 大家良心不会痛吗

        “报!”

        随着高呼声,忽有一七品甲士冲进大殿内,冲上方项山抱拳道:“东部战线千万里外,墨族大军压境而来,有再犯之意!”

        等闲情况下,高层议事,下面的人是不会擅闯的,但如果有什么紧急军情,那就不在此列。

        东部战线墨族大军压境而来,显然是属于紧急军情了。

        “好胆!”魏君阳厉喝一声,“这些墨族怕是在找死!”说话间,八品威势尽展无疑,威风赫然。

        欧阳烈也骂骂咧咧道:“看样子上次没把他们打痛。”

        ……

        不但他们两个在骂,其他八品也在骂,一时间议事大殿吵吵嚷嚷不休。

        杨开眉头紧皱,墨族这是干什么?上次才兵败退去,死了三位先天域主,如今没过多久,居然又卷土重来了?

        再看那传讯的七品甲士,明显是出自大战天,一身金甲披挂,铠甲上还有未曾干涸的血液,看样子也是受了点伤的。

        更让杨开无语的是,玄冥军这些八品们,也太不淡定了吧。

        墨族大军来犯,你们倒是赶紧商讨个对策出来,该出兵就出兵,该巩固防线就巩固防线,该增援增援,这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位八品往前跨出一步,冲项山抱拳道:“项大人,某请命御敌!”

        项山微微颔首:“难得陈总镇有退敌之心,准了,陈总镇准备带多少人过去?”

        那陈总镇傲然道:“无需太多,本镇一镇兵力足以。”

        项山威严道:“两军战阵之前,不可儿戏。”

        陈总镇冷哼道:“区区墨族而已,何惧之有,此番若不能退敌,陈某人提头来见!”

        “好啊!”项山不住地颔首,面露赞许神色:“我人族虽颓势,却依然不缺血性悍勇,陈总镇老当益壮,乃吾辈楷模,既如此,那便……”

        “等会!”杨开连忙喊了一声。

        他在一旁都听呆了。

        军情如此紧急,你们这些八品总镇和军团长这么快就决定御敌对策了?项山也这么快就同意了?

        敌我双方兵力对比呢?墨族强者数量呢?

        这啥情报都没有呢,怎能如此草率?

        而且,杨开是认识这位陈总镇的,论年纪,在场八品他怕是最为年长的几位之一,可论实力,这位陈总镇却不算太强,单对单一个先天域主肯定不是对手。

        老人家哪来的勇气说要带一镇兵力前去退敌的?

        这不是瞎胡闹?偏偏一众八品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杨开你有话说?”项山扭头望来。

        杨开头疼不已,抱拳道:“项大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如今玄冥军这边,一镇兵力大概在两万人左右吧。”

        两万开天境,数量不少了。

        要知道在墨之战场那边,一镇兵力也就五六百而已,不过墨之战场的开天境,俱都是五品之上。

        不像玄冥军这边,一两品的都有,真对比下来,如今的两万兵力,比当初的五六百数量确实多了很多,但强者的比例却小无数倍。

        “不错。”陈总镇颔首,“本镇兵力现存两万三千六百五十一人。”

        老人家年纪不小,记性不错,对自己麾下兵力也算是了如指掌。

        杨开无语地瞧着他:“墨族来犯的兵力有多少知道吗?”

        陈总镇冷哼道:“管他多少,杀便是了!”

        说完也不管杨开,冲项山一抱拳道:“大人,陈某去了,此去要么大胜归来,要么战死沙场,真到那时候,还请诸位大人为我等收尸。”

        项山颔首:“必不会让将士们暴尸荒野。”

        “陈总镇留步!”杨开再喊,可不能让他跑了,自己那几位夫人所在的小队,便归属这位陈总镇管辖,他这边调动一镇兵力前去御敌倒是没关系,可如梦和苏颜她们肯定也是要上阵的。

        “大胆杨开!”项山厉喝一声,“三番两次阻扰前线出兵,你是要造反吗?”

        杨开心头凛然,连忙抱拳:“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项山冷厉地望着他。

        只是……情况不对啊。

        杨开望了望项山,又看了看四周那些八品,见得魏君阳抬头望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欧阳烈低头看地,仿佛地上有朵花似的,其他八品要么三五成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要么闭眸端坐,老神在在。

        杨开哑然失笑,原来如此。

        就说这些八品都是久经战阵之辈,怎么会如此愚蠢,若只陈总镇一个这么莽撞也就罢了,总不可能所有人都是。

        项山好歹也是经天纬地的人物,当年率军收复大衍关所展现出来的谋略策略惊人至极,没道理陈总镇这边一请命,他就同意了。

        若真这样,那他也不是项山了,欧阳烈这样还差不多。

        敌人什么情况,人族这边还不清楚呢。

        叹了口气,杨开道:“诸位师兄都是活了数千上万年甚至几万年的人物,联手起来坑骗我这毛头小子,大家良心不会痛吗?”

        陈总镇呵呵笑道:“师弟所言何意?老夫老眼昏花,思维迟滞,有些不太明白。”

        杨开及其幽怨地瞧了他一眼,就你蹦跶的厉害!

        项山冷着脸道:“想说什么就直说,莫要拐弯抹角。”

        我想说什么你们不明白吗?一个个的揣着明白装糊涂,都说老奸巨猾,果然如此!

        如今看来,那东部防线……恐怕也没有什么墨族大军压境。

        才败兵不过十几天,墨族哪有胆子再来犯。

        这就是一出戏,在场这些八品,有一个算一个,甚至包括了那前来传讯的七品甲士,都在演,唯独杨开一个是看戏的。

        这群老家伙,摆明了是要赶鸭子上架。

        这次的军情是假的,下次呢?真有下次的话,这位陈总镇肯定会率领本镇将士,冲在前线!

        哎!杨开心中叹息,这事怕是躲不掉了啊。

        他这边还在沉思,那传讯的七品甲士已经满腔悲愤地低喝道:“诸位大人,前线军情紧急,还请诸位大人赶紧拿出个方案,要不然,东部防线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咳咳……”

        一口血喷了出来,貌似受伤很重的样子。

        真的假的?

        杨开斜眼看他,那甲士目不斜视,脸色苍白,气息萎靡。

        你够狠!

        项山望向杨开:“杨开退下,既不愿在军中出任,那便没资格说三道四,陈总镇,现命你领本镇人马支援东部防线,若不能退敌,我亲自斩你!”

        陈总镇一抱拳:“陈某领命,必不负所托。”

        说着转身,大步朝外行去,一双眼睛还一瞬不移地望着杨开,一副你再不开口老夫就真的领兵杀敌去了的架势。

        东部防线没敌人没关系,墨族大本营总是有敌人的。

        就问你怕不怕!

        “小子何德何能……”杨开苦笑不已,不过说实话,心里还是挺有些感触的,这么多八品连带着项山联手演给自己看,只为让自己出任玄冥军军团长,这是一种信任,沉甸甸的信任。

        深吸一口气,杨开抱拳,铿锵道:“难得诸位师兄如此看重,小子愿出任玄冥军军团长一职,坐镇玄冥域,但有小子命在,必保玄冥域不失!”

        “改注意了?”项山嘴角一勾,打趣道。

        杨开木木地望着他,不语。

        不改能行吗?

        陈老头一只脚都要走出议事大殿了,自己再不改注意,他真要跑了,他这一走不要紧,自己那几位夫人肯定要要随军上战场。

        项山也不再逗他,神色一肃,道:“坐镇玄冥域事关重大,若有哪一日玄冥域在你手上丢了,军法问责!”

        “是!”

        “杨开接令!”项山低喝,取出一块大印:“总府司命,即日起,杨开出任玄冥军军团长,此乃军团长之印,此印出,玄冥军上下,听从号令,敢有犯上作乱,阴奉阳违者,力斩无赦!”

        “我等领命!”一众八品,齐齐躬身。

        “杨开领命!”杨开上前,双手高举,将那玄冥军军团长之印接过,入手沉重。

        这不仅仅只是一方大印,交在他手上的,还有这一方大域数十万人族将士的性命。

        接令的瞬间,杨开整个人的气息都似乎有所变化,变得更加玄妙。

        项山啧啧称奇地观望着,脑海中闪过天命所归这四个字。

        “见过军团长!”魏君阳笑呵呵地抱拳一礼,其他八品有学有样,一时间,大殿内气氛融洽。

        陈总镇也跑回来了,不去叫嚣率军杀敌什么的。

        杨开自不会将方才的事记挂在心,与一众八品寒暄不已,日后自己坐镇玄冥域,少不得要在场众人帮衬。

        “报!”

        又一位七品甲士冲进大殿,抱拳道:“报诸位大人,东部防线传讯过来,墨族大军已经退去,先前调动恐怕只是误会,并非来袭。”

        项山闻言颔首:“退去便好,陈总镇,你也歇歇吧。”

        那陈总镇笑呵呵道:“杨师弟出任军团长一职,消息还没传出去,墨族便退兵了,真乃天佑我人族。”

        一群八品皆都点头称是。

        杨开左看看右看看,你们累不累啊,这场戏演到现在,居然还有个收尾的剧情!你们谋划的够周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