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四百六十五章 尊驾何人

第五千四百六十五章 尊驾何人

        那女子闻言,面露纠结神色。

        做师兄的知她心中所想,笑言道:“既有六枚果子,不妨吃上几枚,留下几枚。”

        女子闻言笑逐颜开,点头:“就依师兄所言。”

        她这一笑,当真是光芒绚烂,就连稍显昏暗的厅堂都明亮几分。

        伸手纤纤玉指拿起一枚果子,放在嘴边,轻轻咬破果皮,口中稍一用力,一股清甜果液便化作暖流,顺着喉咙滚落腹中,而手中灵果则只剩下一层果皮。

        女子还未来得及回味这果子的美妙滋味,便忽然花容失色,天地伟力猛地跌宕起来。

        乌姓男子大惊:“师妹怎么了?”

        那女子霍地抬头望向覃川,神色冷厉:“你动了什么手脚?”

        方才她吸吮果液入腹,明显察觉到有一股奇怪的能量被她吸入腹中,虽然从未吃过这玉灵果,可她也知道,那定不是果子原本应该有的东西,既如此,那就只有可能是果子有什么问题了。

        才方问完这句话,女子便感觉不对,那奇怪的能量竟极具侵蚀性,任她六品开天的强大修为竟也抵挡不住,审视己身,原本纯净无暇的小乾坤,竟多了一丝丝黑暗的力量,邪戾至极。

        她连忙催动自身天地伟力加以抵挡,神色艰辛,一副中了剧毒的样子。

        乌姓男子先是一呆,紧接着勃然大怒,抖手祭出一柄长剑,指向覃川:“覃川,你找死!”

        那长剑之上,剑芒吞吐不定,犹如灵蛇之芯,隔空传递锋锐之感,将覃川鬓发都切断了几根。

        覃川却是毫不在意,老神在在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才好整以暇地歪头望向乌姓男子,微微一笑:“乌兄何故动怒?”

        此刻的他,哪还有方才的小心翼翼,赫然是一副胜券在握的逍遥神态。

        他这模样让乌姓男子愈发震怒,正欲发狠,一剑将之杀了,却听覃川悠悠道:“长剑无眼,乌兄还是小心些,伤了覃某性命不打紧,令师妹怕是救不回来了。”

        “你是另外两位神君的人?”乌姓男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与覃川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没道理人家要来对付他们师兄妹,不过覃川若是另外两位神君的人,那就有可能了,咬牙道:“我师妹乃师尊最喜爱的弟子,她若是有甚不测,便是那两位神君也保不住你,覃川,你不若想死,就速速罢手,赶紧将解药交出来。”

        他其实也有些不解,修为到了六品开天的程度,这天底下能有什么毒素让自家师妹抵挡的如此艰辛,余光撇过,甚至还看到了师妹身上逐渐浮现出一丝丝黑气。

        这到底是什么毒?

        听得乌姓男子自以为是的误会,覃川哈哈大笑:“那两位神君?他们也配?”

        乌姓男子懵了……

        覃川居然不是那两位神君的人?要不然他岂会这般大放厥词,一副不把神君放在眼中的架势。

        就在他失神间,覃川却是伸出两根手指,慢慢地夹住了指向自己的长剑,轻轻挪到一旁,温声宽慰道:“乌兄且放心,令师妹性命是无碍的,覃某也没有要伤她害她之意,只要乌兄愿意配合,覃某不但可以向两位赔罪,更可送两位一条直指武道巅峰的通天大道!”

        乌姓男子第一个反应便是这家伙在放什么厥词,自家师妹一副中了剧毒,马上要抵挡不住的样子,这还没有害人之心?

        覃川又语重心长道:“某没记错的话,乌兄当年是直晋四品吧?如今六品开天也算是走到极限了,难不成你就不想成就七品开天,去领略一下上品的风光?令师妹可是直晋五品的,日后她成就七品有望,你却只能在六品蹉跎,如何般配得了令师妹?”

        乌姓男子被说中心头软肋,不禁神色一黯。

        他不知道覃川哪里得到的这些消息,不过确实如覃川所说,自己这师妹日后成就七品有望,他却永远只能停留在六品,到时候师妹七品之境,还能看的上自己吗?

        这心神一恍惚,便觉覃川的话语充满了莫名的魔力,语气也不如方才冷厉:“若真有直指武道巅峰的法子,你又岂会只是六品?”

        覃川这家伙跟他一样,当年成就开天的时候是直晋四品,六品已是极限,真有那神妙的法子,覃川会不自己去突破七品?

        听他质问,覃川轻笑一声,一催力量,骤然浑身墨色,一身气息节节攀升,在乌姓男子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气息很快便突破了六品该有的程度,逐渐向七品靠拢。

        不过随着气息的暴涨,覃川那富家瓮的体型竟也开始膨胀。

        很快,覃川便收了自身气势,变得与方才一般无二,淡淡道:“某若想突破,随时可以。”

        “你怎么能……”乌姓男子彻底呆住了,他本能地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可眼前所见却说明覃川之言并无虚假。

        “师兄!”正在与墨色力量对抗的女子低喝一声,“墨之力!”

        “什么?”乌姓男子大惊失色,“这就是墨之力?”

        在数月之前,他们是从来都不知道墨之力这种东西的,但忽有一日,天罗宫来了两位贵客,俱都是八品开天的修为,他们也不知那是什么人,只不过在与天罗神君畅谈一番之后便离去了。

        随后天罗神君唤去他们,给了他们一个任务,那便是前往天罗宫下辖的各处灵州,征召五品以上的开天境,在时限之内前往指定地点汇合。

        天罗神君当日与他们说了一些事情。

        他们这才得知,当日来到天罗宫的,是两位出身洞天福地的八品太上,是要天罗宫这边配合洞天福地进行一场关乎三千世界存亡的战争,这一场战争牵连甚广,关乎人族存亡,是以破碎天也不能置身事外。

        也是从天罗神君口中,他们得知了墨族,墨之力的存在。

        只不过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些,师兄妹二人都觉得洞天福地所言太过危言耸听,什么狗屁的关乎三千世界,人族存亡的战争,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

        师尊不过是迫于压力,才答应与他们合作。

        这事不太光彩,破碎天多年以来超然于三千世界之外,不受洞天福地管辖,这一次却是要听从人家的号令。

        所以一开始覃川询问的时候,乌姓男子并没有解释什么,因为他感觉很丢脸。

        一直以来,自认为破碎天的超然,其实不过是各大洞天福地的有意放纵而已。洞天福地那么庞大的底蕴,真的就拿一个破碎天没什么办法吗?

        只是洞天福地那些人也知道,有些事是禁绝不了的,所以才会默许破碎天的存在,让这一处地方成为三千世界的阴暗聚集之地。

        当需要破碎天这边的武者出力的时候,洞天福地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他们妥协,就如这一次……

        师兄妹二人也不知洞天福地来人给师尊提了什么条件,不过师尊对此事确实很热心,让他们二人务必将事情处理妥当,不能丢了他的脸面。

        听说过墨族,墨之力,可两人也从未见过。

        所以即便亲眼看到师妹身上墨色气息缠绕,乌姓男子也没有联想到墨之力身上,只以为是师妹中了剧毒。

        反倒是那女子饱受墨之力的侵蚀,忽然反应过来。

        这种症状,不正是与师尊之前提到过的墨化一般模样吗?

        覃川呵呵一笑:“你们知道啊?既然知道,那就省得某家解释了,不错,这就是墨之力!”

        乌姓男子心头冰冷:“你是墨徒?”

        怪不得覃川之前半点破绽不露,听闻墨徒与正常人族看起来并无区别,只不过本性早已迷失了。

        覃川轻笑:“是又如何?而且,此地墨徒可不单单只有某家。”

        这般说着,从那大殿阴暗处,忽然又走出四道身影来,一道五品,两道六品,还有一人全身笼罩在墨色中,看不清面容,也不知具体修为,但任谁都能感觉到他的强大。

        乌姓男子脸色狂变,一把抓住自家师妹,冲天而起,便要离开此地。

        一旦被墨化,那就彻底迷失了本性,纵然能晋升七品,那还是自己吗?

        任谁遇到这种事,也不会轻易妥协的。

        然而他根本没能遁走,只冲出十数丈,便被一层透明的光幕拦下。

        此地竟不知何时被布下了大阵,隔绝了内外。

        乌姓男子这才明白覃川为何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只怕从他邀请自己师兄妹的那一刻开始,便已有了算计。

        可笑他们二人竟傻乎乎的自投罗网。

        对方最少三位六品联手,又在大阵之中,乌姓男子自付自己与师妹绝不是对手,这一趟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可纵然如此,他也不愿束手待毙,转过身,将师妹护在身后,长剑一抖,便要喝几声来壮壮胆气。

        可眼前一幕,却让他不免愕然。

        覃川等人竟没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此刻包括覃川在内的三位六品和一位五品,竟都将目光聚集在那一身墨色笼罩的神秘人身上。

        “尊驾何人?”覃川下一句话让乌姓男子着实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