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四百五十九章 苦口婆心

第五千四百五十九章 苦口婆心

        杨开又看向第三人:“你呢?”

        那人昂首道:“如金光殿一般,先辈被带走之后,金羚福地每年送来一些修行物资,隔上一些年头,还有金羚福地的强者亲自来教导门中弟子修行。”

        杨开微微颔首,又问了几人,这些人都是之前被九烟点过名的。

        而这几人出身的势力待遇自然都分呈两种,一种是毫无变化,一种则是得了金羚福地诸多照顾,不但在先辈被带走后得赐了一些秘术秘典,每年还有一些修行物资赐下,让这些势力的后辈弟子修行起来比以前方便很多。

        那些得了照顾的势力,以前对这些事都藏藏掖掖,唯恐叫旁的势力知晓妒忌生恨,所以大家从来都不知道,竟是不止自己一家得了金羚福地的青睐。

        只是杨开此时这么问起,明显颇有深意。

        “那你等可知,为何金羚福地会对你们这些势力区别对待?”

        众人沉默,某几位倒是若有所思,却不敢随意置评,毕竟言多必失,如今八品当面,谁又敢胡言乱语?

        杨开也没要他们回答的意思,自顾地解释道:“你等生活在这三千世界,诸多势力之间虽有龌龊腌臜,时有争斗,但顶多不过一方大域之争,无外乎恩怨情仇罢了。但你等又怎知,在世人从来都不知道的地方,却还有另外一处战场。”

        “那处战场上,正在进行着一场关乎人族存亡的战争!”

        楼船上众人不禁悚然。

        从一位八品开天的口中听得人族存亡这几个字眼,任谁都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那到底是一处什么样的战场,竟能牵扯如此巨大?

        这位八品开天甚至用上了战争两个字……而非战斗。

        樊南就忍不住惊呼一声:“杨……太上,此事……”

        杨开抬手打住:“左右是要送他们过去的,眼下不与他们分说清楚,他们必定心生不忿,早知道晚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樊南一想也是如此,以前洞天福地封锁墨的消息,是怕有人经受不住墨之力的诱惑,现如今空之域那边的战事焦灼,洞天福地的人手都有些不够,必须从二等势力中抽调五六品支援。

        真把他们送到战场上,与墨之争也瞒不住。

        这么一想,樊南当即不再吭声。

        “或许你们觉得我在危言耸听,不过本座倒是要问上一句,这么多年来,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洞天福地传承无数年,为何底蕴如此浅薄吗?不错,洞天福地相对你等这些二等势力来说,依然是庞然大物,无法撼动,可他们这么多年来培养的六品,七品,乃至八品开天都去哪了?总不至于全都窝在宗门内闭关修行。”

        这种疑惑杨开以前就有过,他不信面前这些人没有。

        相对于洞天福地传承的漫长岁月而言,这些顶尖势力在三千世界所展现出来的底蕴未免有些太过单薄了。

        “开天境寿元悠长,直晋五品者便有望七品开天,洞天福地的弟子,直晋五品又算得了什么?这么多年下来,他们积累的七品开天多了不敢说,数万总是有的。可是你们见过那一家洞天福地有这么多七品开天?”

        “没有,任何一家都没有,洞天福地积累的底蕴,那些六品七品开天,大多数都送往那个战场了!他们与你们从不知道的敌人战斗,战死陨落者比比皆是。”

        “三千世界没有九品,因为一旦有八品太上晋升九品老祖,一样会奔赴那个战场,坐镇一方!”

        “三千世界能有如今的安宁,各大洞天福地居功至伟,是他们一代代人的陨落和努力维持的局面。”

        “这些……是你们从来都不知道的。”

        杨开一番话说的燕乙众人神色变幻,惊疑不定,莫说他们,易身处之,若杨开在他们这个位置上,没有亲眼见过墨之战场的惨烈,恐怕也难以接受。

        被他们心里暗暗记恨埋怨的洞天福地,竟是这三千世界,浩瀚寰宇的守护者,是他们在幕后默默付出,才能有如今各处大域的繁花似锦。

        这彻底颠覆了他们对洞天福地的认知。

        那出身金光殿的燕乙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前辈,那与洞天福地战斗的敌人,是谁?”

        “墨族!”

        众人茫然。

        杨开道:“无数年来,洞天福地封锁了这个消息,你们自然是不曾听说过的,不过你们只需知晓,这是一个能彻底覆灭人族的大敌!两百多年前,他们攻破了洞天福地镇守的第一道防线,如今正在破碎天后方的空之域第二道防线肆掠,那一道防线,也是我人族引为依仗的最后一道防线,空之域若是被破,那这世上再无洞天福地,再无三千世界,也自然就没了你等。”

        被杨开制住的九烟颇有些不太服气,或许也是见杨开性情还算温和,不是那种动辄打杀之人,便开口道:“这些都不过你一家之言,事实如何我等哪里知晓。”

        杨开扭头瞧他一眼,九烟顿时脸色大变,眼神躲躲闪闪。

        杨开忽然抬手,一道墨之力朝九烟罩去,九烟亡魂皆冒,还以为杨开要对他下杀手。

        可当那墨之力罩住己身的时候,他却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幻起来。

        “这便是墨族的力量,墨之力有极强的侵蚀性,一旦沾染,很快就会被全面侵蚀,沦为墨徒,届时将对墨族唯命是从!”

        杨开说话之时,九烟便已感觉不妙,旁人不知玄妙,他亲身感受着墨之力的邪戾,又岂能不晓?被那墨色的力量笼罩,确实如杨开所言,他感觉自己全身心都在被墨之力侵蚀。

        “前辈饶命,九烟错了!”九烟这才慌了神。

        杨开不理他,自顾地道:“被墨之力侵蚀了小乾坤,上品开天还可以通过割舍自身小乾坤的疆域来保全自身,上品开天之下,却是毫无办法。而一旦被彻底侵蚀,那就会化作墨徒!外表上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然而内里却已经换了个人,变得唯墨至上!”

        “前辈……”九烟惊恐大吼,他方才晋升七品开天不久,根基都没有稳固,小乾坤正是薄弱之时,哪里挡得住墨之力的侵蚀?杨开这三言两语的功夫,他已经察觉自身小乾坤被侵蚀一成了。

        虽然杨开说可以通过割舍自身小乾坤的疆域来保全自身,可他哪里舍得?

        真这么干,那他必定要跌落回六品,日后再休想重回七品境界。

        “在那战场上,有无数将士曾被墨之力侵蚀,转而为墨族效命,与往日的师兄弟殊死拼杀!你们又何曾体会到,必须要手刃那至亲至爱之人的痛楚和无奈?”

        眼见着九烟的艰辛,再听着杨开的话,不但楼船上的众人,就连樊南和奚元两个出身金羚福地的六品,也是心头发寒。

        他们虽然知道一些墨的情报,可并没有去过墨之战场,还真不知道那边的局势是如此残酷。

        燕乙等人总算明白,为何杨开会将墨族称为能彻底覆灭人族的大敌了。

        墨之力……太诡邪了!

        一位七品开天遭遇墨之力都抵挡的如此艰辛,那他们这些五品六品呢,岂不是沾上就完蛋?

        九烟的喉咙里已发出低吼,犹如受伤的野兽,身上也逐渐冒出一丝丝墨之力,眸子深处,更时不时地有黑暗掠过。

        杨开抬手点在他的胸口处,九烟情不自禁张开嘴巴,一枚驱墨丹已被杨开弹了进去。

        “仔细炼化了。”杨开吩咐一声,九烟如梦大赦,连忙盘膝坐下,开始炼化驱墨丹的药效。

        杨开又看向燕乙等人:“洞天福地守护了三千世界数十万年,自他们创建自家宗门开始便一直如此,这数十万年来,不知多少优秀弟子战死,便是九品老祖也不例外,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英雄!

        “封锁墨之力的消息也是无奈为之,你等几家二等势力有晋升七品者,自然也需要出一把力,那些被接引走的人,若有意与墨族死战,守护这一方乾坤,便会送往战场,与墨族争斗,若无意如此,那就会留在金羚福地颐养天年!”

        燕乙等人这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何都有先辈被带走,可金羚福地对他们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了。

        那些愿意前往墨之战场与墨族争斗的后辈宗门,自然会得到更多照顾,那些没胆子上阵杀敌,留在金羚福地养老的,哪能为后辈弟子谋取更多好处?

        金羚福地自然不会特别优待他们。

        燕乙忽然想起,方才杨开指着他说,金光殿的待遇,是老殿主拿身家性命换来的。

        当时他还有些误会,如今总算是明白了。

        “原本……这些事轮不到你们,只是数百年前那一处战场有了大变,眼下正在进行一场关乎人族存亡的战事,所以才需要你等前去支援!这一战赢了,人族高枕无忧,若是输了……”

        杨开轻轻叹了口气,若是输了,这三千世界怕是再不得安宁,到时候又有多少人能活的下来?

        燕乙热血沸腾,当即低喝一声:“金光殿愿为人族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