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四百一十四章 牧

第五千四百一十四章 牧

        苍从未见过墨施展出这样的秘术,甚至无从推断它接下来要做什么。

        不过他总算明白,墨为何要去维持战场的平衡,放任自己那么多奴仆被杀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此刻做准备!

        纵然不知道墨到底准备干什么,可苍知道,必须得阻止它,否则人族危矣。

        他疯狂催动己身力量,欲要合拢初天大禁,然而黑暗深处,却有同样狂暴的力量与之抗衡,阻扰大禁缺口的合并。

        双方角力,苍借助整个大禁之力,到底技高一筹,缺口正在徐徐弥合,不过速度很慢而已。

        “杀敌!”

        有九品开天高吼之声传遍整个战场,所有人都知道,战争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不管墨到底有什么打算,若是不能阻止它,那这一仗便败了。

        正在各大关隘之中休息,养精蓄锐的数十万大军齐齐蜂拥而出,朝战场杀将过去。

        人族,全军出击!

        就连坐镇法阵处的将士们,也搭乘一艘艘战舰,奔赴战场。

        一百多处关隘,顷刻间成了一座座空巢。

        墨族大军此刻一分为二,一部分拦截人族,一部分舍身投入那墨潮之中,壮大墨潮威势。

        苍与墨的角力还在继续,不过苍已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初天大禁的缺口合拢的速度陡然加快不少。

        便在这时,从那缺口内的黑暗深处,有浩瀚如海的力量涌将出来,顷刻间贯穿了缺口,与外界涌动的黑潮汇聚一处。

        那黑潮扭曲蠕动着,逐渐凝聚出一只臂膀的雏形!

        那臂膀明明是由无数墨之力,墨血和残肢碎肉汇聚成的,可此刻却偏偏没有死气,反而显得生机勃勃,仿佛一只真正的臂膀。

        臂膀上的肌肉坟起,孔武有力,巨大如星河,单是一只臂膀,便散发出滔天凶威,让人心神震动。

        臂膀与从缺口处涌出来的力量连接到一起,远远看去,仿佛那缺口内有一尊巨人,正探出一只大手来!

        而事实上,苍确实在那黑暗之中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气息复苏,那黑暗之中,真的有一尊巨人正在迅速成型。

        那一只贯穿了大禁内外的臂膀,成了大禁合拢的莫大阻力。

        苍脸色大变,惊呼道:“你触碰到那个层次了?”

        那个层次……

        超越了九品的层次!

        当年苍等十人也在探索那个层次,可惜最终没有太大的收获,他的实力确实要高过一般的九品,可说到底还是没能超脱九品。

        那非人力能够抵达的层次,那是属于造物主的层次!

        墨的语气却有些意兴阑珊:“那个层次?或许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觉得是吗?我觉得不太像。”

        苍心神震荡。

        他想起了当年禁制内的巨大的力量动荡,那一次,墨险些脱困而出。

        如今看来,那个时候墨就已经触碰到造物主的层次了,那无尽的黑暗之中,有它创造的强大存在。

        想想也不奇怪,墨本身边可以创造出无数奴仆,所有的墨族,都是它以自身墨之力创造出来的,这般天赋异禀的优势,无数万年的积累,能够触碰到造物主的层次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墨族其实并非墨直接创造出来的,墨的本质是这天地间最初的黑暗,它真正创造的,只有墨巢。

        墨族,是从墨巢之中孕育而出。

        这是墨的天赋本能。

        只不过这一次,那黑暗之中的强大存在,却是真的由墨创造出来的!

        忽然间,他的脸色平静下来,微微一叹道:“墨,你应天地生而生,得天独厚,天资聪颖,本应该逍遥世外,只可惜你这一身力量……注定不容于万界。”

        墨有些迟疑道:“你想做什么?”

        苍淡淡道:“百万年了,也该有个了结了,老友们等了这么久,恐怕已经等急了。”

        墨感觉不妙:“你别乱来!”

        苍哈哈大笑:“乱来的是你啊!”

        这般说着,忽然屈指一弹,一道流光破空而去,沿途所遇墨族,皆都被这流光贯穿,爆体而亡。

        他此前与杨开说,身处初天大禁,只能对大禁内出手,无法干扰大禁外的事情,倒也不是绝对,只是要付出巨大代价而已。

        如今为了送出这道流光,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在他动手的刹那间,整个初天大禁都有不稳的迹象,墨趁机发力,缺口猛地扩大许多,那延伸缺口内外的巨大臂膀,也在疯狂抖动,加速了缺口的扩张。

        “拦住它!”墨的神念朝虚空扩散,它虽然不知道苍打出去的流光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苍得逞。

        一位王主探手朝那流光抓去,可还没触碰到流光,整个胳膊便爆碎开来,那流光之中蕴藏的力量,恐怖的难以想象。

        紧追这位王主而来的人族九品见状,神通法相爆发,化作一尊狰狞巨兽,一口将那王主吞入腹中,一道道法印打出,炼化被吞的王主。

        受墨的驱使,沿途墨族纷纷出手阻拦那流光,可王主都拦截不得,其他墨族又怎能得逞?

        流光划过,虚空被犁出一道真空地带,直接打进战场某处杨开的体内。

        杨开浑身一震,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见四面八方一道道墨族的身影朝他攻杀而来。

        杨开抽身急退,朝附近人族大军聚集地冲去。

        墨族紧追不舍,却是很快被拦截下来,双方在虚空中交锋鏖战,血雨弥漫。

        另一边,在打出那道流光之后,苍探手在虚空中一抓,抓出了一枚玉璞。

        “牧!”墨低喝一声。

        它从这玉璞之中感受到了牧的气息。

        这绝对是牧当年遗留之物。

        十人当中,墨对牧的感情最为特殊,与她的关系也是最好,可到头来,也是因为牧被囚禁在这里。

        百万年了,谈不上多恨,只是再一次感受到这熟悉的气息,心情不免为妙的复杂。

        墨很快斩断杂乱的心绪,稚嫩的声音夹杂着无边愤怒,低吼道:“苍,你到底要干什么!”

        它说话的时候,那缺口中,又有一只大手忽然探出,扒住了缺口的一边,原先贯穿了缺口内外的那只臂膀同样回收,扒住了另外一边。

        两只大手猛然发力,仿佛推开了两扇门扇,那缺口迅速被撕开,有滔天的凶煞之气,从那缺口之中弥漫出来,更有一只硕大无匹的头颅忽然从那缺口中探出,两只黝黑如深渊的眸子,倒影着整个战场,似要将其吞噬。

        天地战栗,乾坤颠覆,虚空中,裂缝丛生。

        “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苍的语气透着满满的无奈。

        这话听着像是敷衍,可他真不知道要干什么,那玉璞是当年牧最后留下的东西,告诉他们,若到危机关头,将这玉璞祭出便可。

        当年牧深入了大禁内部,去了那无尽的黑暗深处,归来之后,生命力流逝的极为严重,最后留下了这枚玉璞便以身合禁了。

        对这玉璞,她没有太多的交代。

        可苍等人却没有怀疑过她的决定和判断。

        如今,便到了牧所言的危急关头,或许当年的她,便已在黑暗内部看到了什么,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

        玉璞祭出,迅速升空,陡然间光芒大放。

        那光芒之中,一道窈窕身影徐徐显露。

        那身影巨大无比,遮天蔽地,叫人看不清面容,可当她出现的时候,刹那间便成为了整个世界的中心。

        便是喧闹激烈的战场,所有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

        那是世上完美无缺的身影,汇聚了所有的美和好,让人生不出一丝丝亵渎之心。

        “牧!”苍抬头仰望,目光复杂。

        “牧!”墨也轻声呢喃。

        牧似乎是在笑,语气温柔如水:“墨,又见面了。”

        “你……还活着?”墨忽然有些惊喜。

        牧缓缓摇头:“我死啦,很久之前就已经死了,你知道的。”

        墨叹了口气,落寞道:“是啊,我知道,我以为你还活着。你死了,那你现在要干什么?”

        牧的语气变得俏皮起来:“最后跟你玩一次你喜欢玩的游戏。”

        墨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你可真好。”

        牧道:“谁让你喊我姐姐呢。”

        这般说着,忽然素手轻拂,朝黑暗深处拂去,口中低低呢喃:“睡吧,睡把,一觉起来,就有好玩的,好吃的了。”

        随着她的动作,整个初天大禁都绽放出耀眼光芒,更是有规律地震动起来。

        战场之上,无论人族还是墨族,皆都动作凝滞,只觉得无边困意席卷,让人昏昏沉沉。

        莫说那些五品六品七品,便是八品与九品也难以抵挡这股困意。

        一时间,殊死搏杀的战场出现了极为古怪的一幕,许多实力不高的两族将士,居然一下子昏睡了过去。

        不过总体而言,却是墨族受到的影响更大,人族这边大多有战舰防护,对那莫名的力量还有一些抵挡之力。

        杨开也困的不行,感觉自己的眼皮在打架。

        关键时刻,脑海中一股清凉之意席卷,让他骤然回神。

        温神莲!

        虽然不知牧施展的到底是什么手段,可明显是一种神魂攻击,温神莲的防护让他很快摆脱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