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四百一十三章 墨的后手

第五千四百一十三章 墨的后手

        如今回想起来,自己当初能从世界树那边抢到一截根须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彼时他实力不强,连开天境都没有,只凝聚了自身道印而已。

        世界树真若是天地初开便诞生的奇物,这无数年下来,也早已通灵,实力强大。

        自己一个小小帝尊,凭什么从世界树那里抢走一截根须?

        当时根须入手后,世界树直接将他抽出老远,可见世界树并非没有奈何他的本事,只是没有与他动真格的。

        如果苍的推测是真的,自己是那无可揣摩的规则选择的自救手段之一,那么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太墟境是考验所在,世界树的馈赠便是考验后的奖励。

        百万年前,苍等十人被选中,得世界树赐下世界果,破开天之境,继而布道天下,壮强人族,与妖兽抗衡,与墨抗衡。

        百万年后,他入太墟境,得世界树根须。

        虽然结果不太一样,可都是自救的手段之一。

        这么一想的话,杨开如今小乾坤中世界树子树原本的主人,应该也是被那规则所选中的自救手段。

        只可惜那位先辈战死在墨之战场,小乾坤化作乾坤洞天遗留下来,无数年后,杨开机缘巧合进入其中,得其留下的子树。

        如他们这样的人,无数年来或许还有不少,不过杨开也不知道是谁,更无从推断他们如今是死是活。

        苍之所言让人太过震撼,不过他毕竟活了这么多年,枯守此间,有大把的时间去思考一些东西,尽管杨开听着觉得匪夷所思,可未必就不是真的。

        “你要小心。”苍忽然开口道。

        杨开不解:“前辈何意?”

        苍脸色凝重道:“这么多年来,我能想到的事,墨未必想不到,有一些事情他了解的或许比我还要多,如果老夫的猜测是真的,你的处境可能会很危险。”

        杨开微微一怔,很快明白苍所言何意了。

        若他真是那规则所选中的自救手段之一,那他必然是特殊的,墨只要注意到他的存在,就势必不会放过他。

        “你此前在战场中驰骋捭阖,不惧墨之力侵蚀,或许就已经引起了墨的注意。”

        杨开道:“乾坤四柱同样有封镇小乾坤,抵挡墨之力侵蚀的功效,他未必就知道我有世界树子树。”

        苍颔首道:“话虽如此,可还是小心为上。另外,你纵有世界树子树,能抵挡一般墨族的墨之力侵蚀,也未必能挡得住墨的本源之力,它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墨族能够相提并论的,或许能够突破你小乾坤的封锁。”

        杨开笑道:“有前辈坐镇此地,墨无法轻易脱困,又岂会对我下手,若是连前辈都封镇不住墨的话……那我人族恐怕离灭族不远了。”

        苍凝声道:“老夫自当尽力而为。”

        杨开长身而起,提着苍龙枪道:“休息的差不多了,前辈,我且杀敌去,稍后再来与前辈闲话。”

        话落,身形晃动,已掠向战场之中。

        小半日后,杨开一身血污地跑了回来,屁股后面跟了好几位墨族域主,杀气腾腾,直到杨开冲到苍的身边,那几位域主才悻悻离去。

        这次杨开受的伤比上次轻一些,恢复的时间也短了不少。

        修养一阵,继续杀敌。

        如此反复几次,墨族这边也被他搞的烦不胜烦,专门派出几位域主蹲守在初天大禁外围,待他离开苍的庇护便要将他斩杀当场。

        无奈杨开空间神通神出鬼没,只要不被封锁天地,区区几位域主又怎么堵得住他?

        到最后,墨族这边也懒得管他了,让杨开愈发的如鱼得水,杀敌如割草。

        不过他这样的做法只适合个人,其他人族万万难以效仿,不说别的,没有空间神通作为依仗,那浩瀚战场根本难以穿越。

        所以从头到尾只有杨开一人时不时地跑来苍这边寻求庇护,休养疗伤。

        他虽战果丰厚,可一人之力根本难以改变战场的走势。

        鏖战至今,已有数月光阴。

        人族两百万大军,折损将近三成!

        那可是足足六十万大军,个个都是五品开天之上!损失之大,超乎想象。

        墨族虽然损失更大于人族十倍甚至数十倍,域主王主陨落不计其数,但那缺口处的黑暗,依然在源源不断地有墨族走出来,踏入战场,补充消耗。

        每一个人族几乎都快筋疲力尽,就连八品都现出颓势。

        两族在墨之战场抗衡了这么多年,虽然也有过一场大战打上数月甚至数年光阴的,但那些大战都是打打歇歇,彼此有恢复的功夫。

        这一次不同,自大战开始到现在,两族将士便一直在鏖战,战场之上的争斗从未停止。

        幸亏人族高层有先见之明,知道这一场战争短时间内不可能结束,两百万大军分成了两波人马,轮流出击,否则在墨族这样的攻势下早已败了。

        值此之时,墨族已略占上风,尽管不太明显,可战争的走势却在朝墨族那边倾斜。

        这还是墨努力维持的局面,若他真的肆无忌惮地往战场中投入兵力,人族恐怕早已败北。

        苍的脸色愈发凝重。

        他觉得是时候该封锁初天大禁的缺口了,再这样持续下去,人族若是不敌的话,那事情可能就无法收场了。

        连续数月时间,墨的力量宣泄,他也感觉到初天大禁内的压力没有之前那么大了,这个时候封锁缺口,虽还未达到预期,却也还可以接受。

        一念至此,苍不再犹豫,手中法决变换,初天大禁顿时嗡鸣起来。

        “我以为你还要多等一阵子的。”一直沉默无言的墨,忽然开口说话了。

        苍冷哼一声:“你有什么招,可以使出来了,再藏掖的话,可就没机会了。”

        墨绝对在憋着什么,这一点苍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了,否则它没必要辛辛苦苦维持战场上双方战力的平衡。

        它知道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人族大军式微的话,苍绝对会第一时间封锁缺口,让它再无脱困的希望。

        维持住这个平衡,苍也乐意削弱它的力量。

        可以说眼下两族大军的战况,是双方默契的合作,以人族两百万大军,墨族数千万乃至上亿大军为棋子的合作。

        苍更清楚,一旦他要动手封锁缺口,墨也不会放任不管。

        到时候势必会有一场龙争虎斗,到底谁能技高一筹,那就要看各自手段了。

        “苍,你老了。”墨悠悠一叹,有些怜悯。

        百万年的枯守,再强大的武者也有苍老的一天,回想当初与苍等十人交好的日子,墨不禁有些感慨连连。

        那段时间,绝对是它最舒心的日子,有至友高谈论道,游山玩水,烹茶煮酒,逍遥自在。

        可这样的日子,自从它被困在这里便再也回不来了。

        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牧,也不会有第二个苍。

        它也知道,将它困顿百万年,无关个人恩怨,可是它又怎么甘心?它天生力量如此,并非修行而来,上天既给了它能够同化万族的力量,那它注定要一统万界!

        老友们既然都已离去,那它对这个世界就无需再有怜悯,这万界,注定要在它的脚下俯首臣称。

        “你们,可都小瞧了我!”

        随着墨的一声怒吼,从那无尽黑暗之中,一股庞大的力量忽然翻涌而出,恢宏的气息弥漫,整个战场上无论人族还是墨族都为之一滞。

        那是何等强大的意志,便是九品开天们,在这样的意志下,也心神恍惚。

        苍的脸色更是微微一变,他感觉到缺口处传来巨大的阻力,让他一时片刻竟是难以将缺口封锁。

        不过他却没有多少慌乱,墨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就不是墨了。

        这样的情况在他的意料之中,并非墨隐藏的后手,它还有别的手段。

        苍忽然有一种不太美妙的感觉。

        战场之上,数月鏖战,无数墨族陨落,墨血,墨之力,断肢残躯,遍布虚空。

        而就在墨那恢宏意志传递出来的瞬间,这些遍布战场的杂物竟如受到了什么力量的指引,疯狂涌动起来,朝一个地方汇聚而去。

        所有人族都脸色大变。

        只因这些杂物汇聚的方向,赫然便是缺口所在。

        短短片刻功夫,那无数墨血和墨之力,乃至墨族死后残留的断肢残躯便汇聚成一股庞大的墨色潮水。

        墨潮如柱,贯穿整个战场。

        有人族将士不小心被墨巢卷入其中,顷刻间尸骨无存。

        虚天在战栗,初天大禁在震动。

        更多的墨血墨之力和断肢残躯朝那墨潮汇聚,壮大它的威势。

        不但如此,就连一些正在与人族交手的墨族,也抛弃了自己的对手,纷纷朝墨潮投身而去,转眼不见踪影。

        这突兀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战场之上,原本略处下风的人族大军,很多人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对手。

        “坏了!”苍惊叫一声,万没想到墨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说起来,他们十人早年虽然与墨交好,后来又将墨封镇在这里百万年,但实际上,他们对墨的了解还真不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