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三百九十九章 我来给前辈奉茶

第五千三百九十九章 我来给前辈奉茶

        冯英摇头道:“没有,那边并没有什么老丈。”

        杨开不知该说什么好。

        其他人竟看不到那老者,只有自己能看到?这是为什么?

        不过老祖们都在朝那个方向汇聚,显然老祖们也是发现了的。

        一旁,项山等人见杨开表情不似作伪,而且他们之前也不解老祖们为何都跑出去了,如果那边真有一个他们都看不到的强者,那就可以解释老祖们的行为了。

        “真有?”项山沉声问道。

        “真有!”杨开颔首。

        米经纶等人都神色各异。

        “难道是那玉手的主人?”项山想起了笑笑老祖当日所言。

        “不知是不是玉手的主人,反正是个人族。”杨开随口回道。

        米经纶神色凝重道:“此地竟有人族,而且连我等也窥探不破,实力之强,匪夷所思。”

        与项山对视一眼,米经纶忽然笑眯眯地拍了拍杨开的肩膀:“是不是想知道他和老祖在聊什么?”

        他刚才一副抓耳捞腮的样子,明显是好奇心发作,之前米经纶还不知他为什么这样,如今倒是明白了。

        何止杨开,他又何尝不想知道?虽说老祖们回头肯定会对他们透露一些关键信息,可未必就是全部。

        哪比得上自己去聆听?

        然而他们这些人如今也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老祖们没有召唤,谁敢轻易上前?万一坏事了,也担不起责任。

        杨开被他拍的一激灵,果断摇头:“不想!”

        总觉得米大头不安好心,笑笑老祖曾点评过米经纶此人,言道若是与此人为敌,千万不要想在智谋上胜过他,若是实力足够的话,就以实力碾压,对这种心思灵敏之辈,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拳头。

        同样的道理适用在项山身上。

        这两大头都是灵智过妖之辈。

        是以米经纶话语一出,杨开就警惕起来。

        “不,你想!”米经纶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取出一套茶具,直接塞进杨开手中:“老前辈孤寂多年,恐怕早已忘了喝茶的滋味,去给老前辈奉壶茶水!”

        这般说着,伸手在杨开肩膀上一推。

        杨开大惊失色,身形晃动便要将这股力量卸去,谁知关键时刻另一边肩膀居然也被人轻轻推了一把。

        霎时间,杨开浑身僵硬,直接被推飞,直朝老祖们汇聚之地掠去。

        “项大头!”杨开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另外推了自己的到底是谁。

        这一瞬间,杨开想骂人,这两大头太坑人了。

        “这……好吗?”眼瞅着杨开迅速朝老祖们汇聚之地接近过去,柳芷萍一脸哭笑不得,还隐隐有些担忧。

        她看不到那所谓的老丈何在,但九品开天们一副防备乃至呈包围的架势,她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让这么多老祖都如此防备的人物,岂能简单?

        这把杨开推了过去,万一被人家误会了,如何收场?

        “无妨。”米经纶笑着说了一句,“老祖们聚集在那边,真要是有什么事,也能护他一二,而且,他不过一个七品后辈而已,这种场合闯进去,老祖们不会在意,那位老前辈同样也不会在意,大人们的事,小孩子闯进去也只是博人一笑,无伤大雅。”

        若是有可能的话,米经纶恨不得亲自上阵,只不过他毕竟是八品,这样贸然闯过去不太合适。

        “再者说……”

        “我等皆没有发现那老丈所在,可偏偏杨开看到了,或许他有什么独特之处。”项山接下了米经纶的话头,“既然独特,自然应该有优待。”

        言罢,米经纶和项山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欧阳烈眼角跳个不停,斜眼望着这两。

        这么一会的功夫,你们就想这么多了?

        你们还是人吗?

        欧阳烈心里骂骂咧咧,身形不着痕迹地往外移了移。

        跟这两站在一起,总感觉智商上被碾压了。

        同样在心里骂骂咧咧的还有杨开,把两大头骂了个狗血淋头,偏偏表面上却装着云淡风轻,笑容晏晏。

        这出都出来了,总不能又溜回去,太丢人了。

        没奈何,只能双手捧着那精美的茶具,仰首挺胸,阔步前行。

        老祖们显然也看到了他,表情都有些怪异。

        杨开却不理他们,径直从老祖们的包围圈穿了进去,直接来到那老丈面前,笑呵呵道:“老丈说的口渴了吧,小子为你煮壶茶水。”

        这般说着,也不管人家乐意不乐意,直接将茶具摆在他身边,低头忙碌起来。

        苍饶有兴致地望着他,看的杨开背后冷汗直流。

        不过他就是来奉茶的,而且也只是一个七品,不管这老丈是敌是友,总不至于拉下脸皮对他出手。

        好在很快,苍便没再管他,而是转头看向前方一位人族九品:“继续说。”

        那人族九品也不知是哪一处关隘的坐镇老祖,反正杨开是没见过的,闻言接着道:“古典记载,各大洞天福地似是一夜之间忽然出现在三千世界,然后广纳门徒,培育后辈子弟,待弟子们学有所成,投入墨之战场的各大关隘……”

        杨开听了一会儿,明白这位老祖将的是洞天福地的形成和创建,事实上,洞天福地的形成时间太久远了,如今的老祖们年纪虽然也不小,可未必就知道的清楚。

        典籍中对此记载的不算多。

        随后,这位老祖又简单讲了一下人族与墨族多年的抗衡,直至最近数百年才逐渐占据上风,最后汇聚所有关隘的力量,进行远征,一路奔波至此。

        老祖讲的不算多,都是一些常识,并没有提及什么太隐秘的事,比如净化之光,比如破邪神矛。

        如今他们还无从判断眼前这位到底是敌是友,虽说眼下来看是友的可能性很大,可总得提防一二。

        杨开正好也煮好了一壶茶,茶叶是米经纶的珍藏,方才一并交给了杨开。

        端着茶水,杨开恭恭敬敬:“老丈喝口茶润润喉咙。”

        苍笑吟吟地接过:“小家伙有心了。”

        方才说话的那位老祖没好气地瞥了杨开一眼,从始至终都是他在说话,人家苍可没说几句,要润什么喉咙。

        要润也是他来润。

        苍饮过茶水,杨开又接回杯子,重新奉满。

        无视了多位老祖的眼神示意,这一百多号老祖在这里,总不能让他一个个奉茶吧,那多麻烦。

        还是伺候一个人干脆利索些。

        连饮三杯,苍砸吧砸吧嘴:“好多年没尝过这滋味的,都快忘记了。”

        万魔天老祖淡淡道:“前辈想喝茶简单的很,这小子可以留在这里伺候前辈。”

        杨开顿时一瞪眼,什么意思?这就把自己卖了?谁同意了?别以为传授过我一些瞳术的修炼心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他算是发现了,这些活的久的老家伙,就没一个好的。

        万魔天老祖看都不看他,直言道:“只不过前辈,喝茶是小事,我等有许多疑惑,还望前辈能够解答。”

        苍颔首道:“老夫知道,不过千头万绪,老夫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这样吧,你们想知道什么尽管发问,老夫告诉你们就是。”

        他如此爽快,倒有些出人意料。

        诸多老祖对视一眼,其中一位道:“前辈如何称呼?”

        事实上,他们到了此地之后,便一直跟对方讲述如今三千世界的种种,还没来得及问对方什么。

        苍含笑道:“苍!”

        “苍天的苍?”那老祖微微扬眉。

        苍缓缓摇头:“苍生的苍。”

        虽是同一个字,但苍的解释明显透露一些别样的信息。

        老祖们的戒备明显少了一些。

        笑笑老祖道:“数年前,我与诸位道友被困墨巢空间,是前辈出手相救?”

        苍颔首道:“是我。”

        尽管有所猜测,可直到此刻才算证实这件事。

        笑笑老祖当即道:“多谢前辈。”

        当日若不是苍从外部破开了墨巢空间的封锁,他们那些深入其中的老祖势必要战死在墨巢空间,这可是真正的救命之恩。

        “不必,当日……也算是你等自救,若非你等大战的气息泄露出来,我也不会想到要在那个时候出手。”

        笑笑老祖略一沉吟,明白苍所言何意了。

        那一日,明王天老祖神魂自爆,冲击墨巢空间,撕裂了一道裂缝,企图为其他九品打开出路。

        恐怕正是明王天老祖的努力,才让大战的气息泄露出去的。

        要不然在那封闭的墨巢空间,就算大战再如何剧烈,苍察觉不到,又怎会及时出手?

        “不管如何,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此番大战若是不死,前辈日后若有吩咐,我等皆有所报。”

        苍笑了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这一次大战,不管旁人死不死,他怕是活不久了,能支撑到今日已是极限,也是时候去追逐老友们的步伐了。

        等了这么多年,老友们恐怕早已等的不耐烦。

        又有老祖问道:“如此说来,墨族母巢当真就在此间?”

        说话间,他朝那被封禁的黑暗深处望去。

        先前诸多人族九品得外力相助,撕裂墨巢空间,从而脱困,老祖们便判断,那出手之人距离母巢应该很近,否则绝没办法从外部破开墨巢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