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三百九十八章 你们终于来了

第五千三百九十八章 你们终于来了

        十九位来袭的王主们被斩杀十多日后,人族各大关隘终于抵达了黑暗的源头所在。

        前方那虚空深处,被庞大而浓郁的墨色笼罩着,一眼看不到边际,那墨色汇聚成墨的海洋,仿佛亘古便存于此地。

        安静的表面之下,所有人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也依然给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那墨海中的邪能,仿佛能将人的心神都吞噬。

        一座座关隘中,一双双目光,朝那墨海凝望过去,所有人都面色凝重,便是老祖也不例外。

        这就是墨族的源地?

        虽然没人告诉他们答案,可当看到这墨海所在的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这绝对是墨族的源地没错了。

        这源地之内,或许便隐藏着墨族的母巢。

        远征开始之际,没人想到墨族的源地竟在如此遥远的位置,更没人想到,源地竟会是这个样子。

        墨族战死之后,体内的墨之力会逸散出来,若是某一处战场的墨族战死太多,凝聚的墨之力会形成墨云乃至墨海。

        人族将士们大多都见过的。

        可以前所见的墨海,与现在这个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才是真正的墨海,无边无际,广袤至极。

        以前所见的所谓墨海,顶多就是个小池塘。

        大多数人族将士只关注到这广袤的墨海所在,唯有各大关隘的老祖们,隐约察觉到在这墨海外围,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一种极为隐蔽,不注意查探甚至无从察觉的东西。

        万魔关中,万魔天老祖催动灭世魔眼,堪破虚妄。

        神羽关中,神羽福地老祖催动真视之瞳,洞穿虚空。

        其他关隘的老祖同样如此,修为到了九品这个层次,多多少少都修行了一些瞳术,只是造诣高低不同。

        此时此刻,各种各样的瞳术被催动之下,那黑暗之外的隐蔽之物顷刻间印入老祖们的眼帘。

        所有老祖都微微变色。

        他们看到了在那黑暗外围,有一层庞大无比的禁制,化作一个囚笼,将整个墨海笼罩,包裹。

        正是因为这一层禁制化作的囚笼,将墨海禁锢在内,才让这庞大无边的墨海没有朝外蔓延的迹象。

        很难想象,若是没有这一层禁制,墨海该有多大的范围,或许这整片虚空都要被充斥,根本没有人族的立足之地。

        何等庞大的手笔!

        这样的禁制绝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为,什么人在这里布下了这样的禁制,将墨海禁锢,这些禁制又是什么时候布置的?

        便是老祖们,也从未听闻过这样的事情。

        而且那禁制上残留的一些痕迹,明显年代久远,久远到许多禁制的手法,连他们这些老祖都揣摩不透。

        不过没等老祖们查探太久,忽然被虚空某处吸引了注意力。

        那边,一位耄耋发须皆白的耄耋老者,盘坐在虚空之中,面含微笑地望着他们。

        老祖们俱都脸色一变。

        他们此前竟没有察觉到这人的存在,这老者好像是忽然出现在那里的。

        百多位老祖的目光所及,自然不可能被人悄无声息地突破,对方并不是忽然出现在那,他原本就在,只是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所有人都无视了他。

        换言之,他若不想,人族这边休想察觉到他的踪影。

        这个老者……很强,强至老祖们都心神震动。

        而且他端坐在那里,面含微笑,可分处不同方向的老祖,皆都觉得,他是面向自己。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受,也是一种实力的至高运用。

        没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力量波动,可人族诸多九品这一刻却心生明悟,此人,便是那玉手的主人,也正是他在数年前,助人族九品们从墨巢空间脱困!

        只从这一点来看,对方对人族并无恶意。

        而且对方的出身明显也是人族。

        没有什么交流,一位位老祖,从各自镇守的关隘中踏出,纷纷朝那老者所在汇聚过去。

        虽说之前承了对方人情,多位被困的九品得以脱困,可在没搞明白对方的出身和来历之前,人族这边也不敢掉以轻心。

        百多位九品一起出动,便是对方有什么想法,也得掂量掂量。

        似是瞧出了九品们的心思,那老者的笑容颇有些意味深长。

        不过那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失望。

        人族各大关隘的到来,他自然是看的清楚,他甚至从那一座座关隘之中,看出了锻的手笔。

        当年十人之中,锻在炼器方面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天赋。

        囚禁墨的这个囚笼,便是锻一手主持,九人协助打造出来的。

        当然,锻最后以身合禁,临死之前化作了囚笼的一部分,与其他八位老友一样,已经尸骨无存了。

        那些人族关隘自然不可能是锻亲自出手打造的,锻也没炼制过这些东西,不过苍记得当年锻收了几位门徒,颇得他的几分真传。

        这么看来,这一座座人族关隘,应该出自锻的徒子徒孙之手。

        他的那一丝失望,只是因为没能从那些人族当中找到熟悉的气息。

        噬的计划失败了!

        当年的他,没能穿越虚空,返回三千世界,否则今日无论如何也会来到这里。

        一座座关隘之中,将士们见得老祖朝那黑暗行去,皆都不明所以。

        老祖们能看到苍的身影,那是因为苍愿意让他们看到,其他人可不行。

        唯有一个杨开,站在大衍关城墙上,瞪大了一双眼睛,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仿佛白日见鬼了。

        有人!

        这鬼地方居然有人!

        尽管之前听笑笑老祖说,有一股力量在与墨族抗衡,笑笑老祖更是推测,那力量就在墨族母巢附近,可是当他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难以置信。

        这里是绝灵之地,是墨之战场最深处,是墨族的源地!

        从古至今,只怕数十万年也没人踏足此地,可这地方居然会有人。

        这岂不是说,此人在这里待了最少数十万年?

        在没有任何能量存在的情况下,他是如何活下来的?

        就算实力再强,如此漫长的岁月也该磨灭他的生命。

        难道说,他的小乾坤也跟自己一样,圈养了一些生灵,所以才能自给自足。

        杨开这边诧异,苍也不免惊诧。

        察觉到杨开的目光之后,他扭头朝这边瞧了一眼,发现竟是一个七品开天窥探到了他的所在。

        九品们能看到他,是因为他主动对那些九品显露了自身,其他人可不成。

        便是各大关隘中的那些资深八品,此刻也是一脸茫然,不知老祖们欲往何处。

        这个七品有什么独特之处?

        苍的眸中隐有一抹神光闪过。

        杨开当即浑身一震,瞬间生出一种被人从里到外看了个通透的感觉,这感觉很不舒服,让他不由打了个冷战。

        脸色漆黑,心中暗骂一句,不管这老家伙是什么人,一上来就仗着实力强大窥探旁人隐秘,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边苍却露出了然之色,明白杨开为何会看到他了。

        那一眼,他看到了杨开小乾坤中世界树的子树。

        而严格说起来,他本身与世界树也有莫大的关系,正是借助了世界树子树的力量,所以杨开才能不受任何干扰,甚至在老祖们之前发现老者的存在。

        没去管他,苍含笑望着来到自己面前,有意无意将自己呈半圆形围聚的人族九品们,对他们的警惕毫不在意,语气沧桑:“你们终于来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百万年了!”

        ……

        城墙上,杨开有些抓耳捞腮,虽然不忿老家伙窥探他隐秘的动作,可此情此景,分明是能够一探万古之秘的机会。

        那个老者,在这里不知存在了多少万年,是一个极为古老的老古董,对墨族的了解,绝对比如今的人族多的多。

        他随便透露一些什么出来,都可能牵扯到两族之秘。

        杨开也想去听一听啊。

        无奈实力低微,眼前这大场面没资格参与,可是真愁人。

        一旁,项山眉头紧皱地瞧着他:“小子,那边什么情况?你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做什么呢?”

        杨开无语道:“大人,你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哪知道什么情况啊。”说完怂恿道:“要不大人偷偷放一缕神念过去,听听老祖们和那老丈说些什么?”

        此言一出,不但项山表情古怪,就连米经纶等人也奇怪地瞧着他。

        “什么老丈?”

        哪有什么老丈!

        他们只看到各大关隘的老祖们不约而同地出关,朝一个地方汇聚。

        没有老祖们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从没看到什么老丈?

        杨开道:“就是那位老前辈啊……”

        他把手一指老祖们围聚的位置。

        项山凝神朝那边瞧了一眼,依然啥也看不到,一拳砸在杨开脑袋上:“瞎说什么东西?那边除了老祖们,还有旁人?”

        杨开捂着头,一脸悲愤,说就说,揍人干什么?

        不过在看到米经纶等人的表情后,杨开忽然会意过来:“你们看不到?”

        项山没好气道:“你再胡说,把你脑袋打成两个。”

        杨开又扭头望着身边的冯英:“师姐也没看到那位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