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三百九十二章 距离在缩短

第五千三百九十二章 距离在缩短

        各大战区,各大关隘,从墨族王城出发之时,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而如今,这个目标有了。

        源地!

        源地是墨族的起源之地,那里有墨族的母巢,还有许多墨族王主!

        不单单是王主,恐怕域主数量也不少,而且还不是戈沉这种的后天域主,那里的域主或许很多都是先天域主。

        大衍如今兵力不到三万,八品四十余,九品一位。

        这样的实力不算弱。

        其他关隘的情况应该不如大衍关,实力也有强有弱,不过这一次是一百多处关隘齐齐远征,若能汇聚一处,那到时候人族的兵力将会突破两百万甚至更多。

        这可是足足两百多万的五品以上的开天境强者,这也是古往今来,各大洞天福地无数年积累下来的底蕴。

        这样的一股力量,强大至极,可是能胜过源地那边的墨族吗?

        杨开不清楚,恐怕老祖们都不敢保证。

        只从这古老残留下来的战场来看,墨族不是软柿子,纵然人族如今强大,可谁又能保证这一战一定能赢?

        万一输了呢?

        还有,那限制源地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老祖等人之前看到的玉手又是什么?能成为这一战的助力吗?

        前路未知,唯有砥砺前行。

        大衍继续前行,斥候队伍始终在前方查探情况,期间遇到了不少危险,无意间触动的禁制让人族这边也陆续出现了伤亡。

        甚至就连杨开率领的晨曦,也险些遭遇灭顶之灾。

        幸亏关键时刻,坐镇大衍的老祖及时赶到,才算化险为夷。

        越是往深处,虚空越是凶险,杨开不禁怀疑,就算当时放了那戈沉,他能安然返回源地那边吗?

        运气好的或许可以,运气不好的话,步步荆棘。

        很难想象古老年代这片虚空发生了怎么狂暴的争斗,纵然隔了无数年也依旧这般凶险。

        时间流逝,一年又一年。

        自远征源地开始,已经足足三年时间了,路上遇到的凶险不少,却依旧不见源地踪影,这让人族这边怀疑是不是方向错了。

        可一百多处关隘,拉网式地朝虚空深处挺近,总有方向正确的。

        各大关隘之间一直保持着联络,因为虚空中能量太过混乱的缘故,许多关隘偶尔会失去联系,不过过一阵子又会恢复过来。

        沿路所过,除了那遍布虚空的禁制和残留神通之外,没有什么敌情。

        三年后的某一日,杨开正在探查前方暗藏的凶险,忽然心有所感,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常。

        不过等他真的仔细感知的时候,却是毫无发现。

        少顷,他闪身回到破晓之声,招呼冯英一声:“护法。”

        冯英颔首,凝神戒备。

        杨开手中法决变换,天地伟力催动,脚下骤然出现一座玄妙大阵。

        晨曦众人看的不解,不知杨开催动乾坤诀做什么。

        这诀法一般都是用来赶路或者逃亡的,自从杨开将乾坤大阵布置在一艘艘驱墨舰中,与墨族大战时,许多将士都借助乾坤诀和乾坤大阵保全性命。

        只是杨开很少会催动乾坤诀,因为他精通空间法则,距离不是很远的话,直接瞬移就过去了。

        晨曦虽在大衍关前方探路,可距离大衍实际上并不算太远,杨开要返回大衍的话,只需一个瞬移,根本没必要催动乾坤诀。

        晨曦众人不解,杨开却是一脸惊愕的表情。

        他本是随意一试,没想到真的有所发现。

        他并不是要返回大衍,而是借助乾坤诀来探查别的东西。

        人族这边,所有的驱墨舰都是由他出手布置乾坤大阵的,可以说他在每一艘驱墨舰中都留下了自己的烙印,只要距离允许,他催动乾坤诀可以前往任何一艘驱墨舰中。

        不像其他人族将士,只能回到留下烙印的那几艘。

        此时此刻,他乾坤诀催动之下,隐隐感知到了一些驱墨舰的位置所在。

        大衍的四艘……

        左侧还有四艘……

        右侧同样有四艘……

        足足十二艘驱墨舰。

        还有更多,在极为遥远的位置,感应极为模糊,那是杨开也无法前往的位置。

        但是如今清楚感知到的这十二艘,他却是可以随意前往的。

        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

        每一座关隘之间,距离最少都有一年多的脚程,当初大衍东西军从风云关出发,便花了一年时间才抵达大衍关。

        这么远的距离,杨开根本没办法借助乾坤诀前往。

        而如今……居然可以了!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关隘与关隘之间的距离在缩短,而且已经缩短到一个让他足以催动乾坤诀的程度。

        怎会如此?

        杨开一脸茫然,匆忙散了乾坤诀,闪身朝大衍掠去,话音远远落下:“继续探路。”

        很快,杨开就来到大衍之中,城墙上,盘膝而坐的老祖睁开眼帘,好奇地望着他:“怎么了?”

        这三年来,杨开一直在外领着晨曦探路,从未回大衍中,今日不知为何跑了回来。

        杨开道:“我们与风云关和青虚关的距离在缩短,已经只有三月路程了。”

        与大衍邻近的两座关隘一为风云关,二为青虚关,杨开此前感受到的另外八艘驱墨舰,便是这两座关隘拥有之物,而三月路程,也是他能够催动乾坤诀抵达的极限。

        寻常七品可做不到这种程度,莫说三月路程的距离,便是一月路程,空间传送的巨大压力也足有生命危险。

        笑笑老祖闻言愕然:“何以见得?”

        杨开见之前的发现道来。

        老祖略一沉吟,道:“跟我来。”

        这般说着,闪身朝大衍内掠去。

        很快,两人便到了传送大殿处。

        镇守此地的七品开天见老祖亲至,连忙迎上见礼。

        笑笑老祖摆摆手道:“最近传送大阵这边可有什么异常?”

        那七品不知老祖想问什么,老实道:“并无异常。”

        “与之前相比,一点变化也没有?”

        那七品想了想道:“若说变化的话……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最近这些日子往其他关隘传送玉简,消耗的能量似乎有所减少,不过减少的并不明显。”

        正是因为不明显,所以他们才没有上报,毕竟传送玉简的话,本身也不需要消耗太多,不像传送武者,每一次都消耗巨大。

        听他这么一说,笑笑老祖当即肯定,杨开说的是真的了,别的关隘暂且不知,大衍与青虚关和风云关的距离应该是拉近了,而且近了很多。

        本有一年多的路程,如今居然只剩下三月,这才导致传送的消耗减少。

        “开启大阵。”笑笑老祖吩咐一声,到底是不是距离缩短了,试一次就知道了。

        那七品连忙领主,与诸多同伴忙碌起来。

        “你走一趟风云关。”笑笑老祖转头望了一眼杨开。

        杨开点点头:“好。”

        很快,传送大阵准备妥当,定位风云关,杨开踏上传送阵,法阵嗡鸣,光芒散去时,杨开不见了踪影。

        待杨开消失之后,几位七品立刻检查能量消耗,个个都瞠目结舌。

        “与之前相比如何?”笑笑老祖问道。

        杨开之前也通过传送大阵去过风云关,这几位常年坐镇此地,对能量的消耗应该了如指掌。

        还是方才那位七品,开口回道:“消耗减少很多,与上次比较的话,杨师弟这次前往风云关消耗的能量,只有上次的三成不到!”

        他说话时也是一脸震撼。

        传送大阵这种东西,距离越远,消耗就越大,所以彼此联络的时候,基本上只会联络邻近的几座关隘,太远的话,就需要其他关隘中转。

        如今传送消耗只有上次的三成,杨开的实力没有变化,传送大阵没有变化,能变化的,就只有彼此的距离了……

        大衍与风云关的距离在拉近?这位七品心中冒出来这个念头。

        笑笑老祖微微眯眼,如此看来,杨开说的是真的,虽然她也没有怀疑过杨开,但眼前尝试无疑已经证明了杨开所言。

        大衍距离风云关,只有三月路程了!

        这是为什么?

        各大关隘齐头并进,朝墨之战场深处远征,按道理来说,距离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可如今居然在彼此靠拢。

        大衍与风云关如此,与青虚关也如此,其他关隘呢?

        是不是距离都在缩短。

        若真如此,那到最后,一百多处关隘是不是会汇聚一处!

        汇聚之地,又有什么玄妙?

        会是墨族的源地吗?

        笑笑老祖神色有些变幻,人族关隘距离在拉近,对人族而言是好事,此前诸位人族九品也曾考虑过,真要是有哪一处关隘发现了墨族源地,其他关隘还得赶过去支援才行。

        可如果真的能汇聚一处的话,就省了这些麻烦事,到时候汇聚人族所有力量,源地中墨族就算再强大,也可一战!

        但这到底是为什么?

        与此同时,风云关传送大殿中,杨开身影显露。

        镇守此地的七品是老熟人,见得杨开,惊奇道:“杨兄怎么来了,是大衍那边有什么军情传达吗?”

        这些日子以来,各大关隘之间基本没有人员来往,所有信息传递皆以玉简形式。

        杨开忽然跑了过来,显然有什么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