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三百三十二章 先辈遗骸

第五千三百三十二章 先辈遗骸

        虚空夹缝中,一个由无数乱流汇聚而成的奇特之物,莫说杨开,便是凰四娘也不曾见过。

        不过隐隐也能察觉到,这奇特之物内部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否则不至于能牵引乱流汇聚而来。

        这东西极有可能便是杨开在找的大衍核心。

        若真如此,那唯一将核心取出的办法,便是将那累积了三万年的一道道虚空乱流,剥离开来。

        这无疑是一个极为繁琐的事情。

        凰四娘就挺无奈,她当日主动将自己的尾翎送于杨开,主要是想跟在他身边,找机会凑凑热闹,杀几个墨族啥的,结果第一次露面便被杨开当成苦力使唤了。

        如果将眼前这个圆球模样的奇特物比作一个线团的话,那么那汇聚其中的无数乱流便是其中的丝线,它们一层层的叠加交织,混乱不堪,想要剥离这些东西,就等于是要将其中的一根根丝线抽出来,直到露出内部隐藏之物,非得有大毅力和耐心不可。

        这是个笨办法,却也是唯一的办法。

        杨开说完之后便已开始动手施为,空间法则涌动之下,化作一面屏障,将那圆球隔绝开来。

        必须要先隔绝,因为这圆球还在无时无刻地牵引四周的虚空乱流而来,若不隔绝的话,恐怕永远也无法将之剥离干净。

        这种事对如今的杨开来说,并不算困难。

        少顷,空间法则所化的屏障已将圆球笼罩。

        空间法则持续跌宕着,杨开神念涌动,朝那圆球罩去,寻觅薄弱可利用之处。

        过得片刻,一道依附在圆球之上的虚空乱流被牵引而出,再被杨开引入外围,投入外间虚空夹缝之中。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再如此施为,杨开便感觉容易许多。

        一连剥离了几十道虚空乱流,杨开扭头看着站在一旁百无聊赖的凰四娘,招呼道:“四娘别发呆啊,一起帮忙。”

        三万年下来,也不知道这圆球汇聚了多少道虚空乱流,尽管许多乱流可能已经融为一体,也有的可能崩灭,但剩下的依然数量庞大,单靠他一人剥离的话,不知要花费多少工夫。

        凰四娘狠狠地瞪他一眼:“老娘真是欠了你的。”

        话虽这么说,可凰四娘动手起来也是毫不含糊,杨开只感觉到她那边传来极为浓郁的空间法则的波动,旋即素手轻轻挥动之下,便有一道乱流被牵引而出。

        这速度,比自己快了不知多少倍。

        杨开看的佩服至极,凤族毕竟还是凤族啊。

        不但如此,凰四娘的速度越来越快,在经过短暂的熟悉之后,一双素手不断挥动间,十指连弹,空间法则跌宕之下,那依附在圆球上的虚空乱流追星赶月一般被牵引出来。

        这明显是空间之道的一种玄妙运用。

        杨开一边默默地剥离虚空乱流,一边正大光明地偷师,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着凰四娘,体味着其中的奥妙。

        这种空间之道的运用手法极为深奥,若是空间法则修行不到家的人看了,定会糊里糊涂,不过杨开只花了半个时辰,便尽得精髓。

        一时间,那奇特圆球面前,两人分立两旁,各自催动己身力量,对着面前的圆球一阵疯狂地抽丝剥茧。

        随着依附在其上的虚空乱流的速度减少,巨大的圆球的体量也在缩减。

        而无论是杨开还是凰四娘,剥离虚空乱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各自达到了一个巅峰。

        杨开默默地算了一下,按照眼下的速度,顶多只需要花费半年时间,就应该能将眼前这个圆球彻底剥离干净,到时候里面隐藏何物便能一目了然了。

        很大可能是大衍的核心,毕竟这种鬼地方,也不会有别的东西遗失了。

        不过只是月余左右,凰四娘便忽然停下了手上动作,望着杨开道:“我坚持不住了,不管你了。”

        这般说着,身形一晃便直接朝杨开撞了过来。

        身在半途,一阵七彩光芒变幻,分身重新变回那根尾翎,杨开连忙抓住。

        也不知四娘能不能听到,杨开还是说了一声:“辛苦了。”

        不过由此来看,这尾翎确实跟分身有些不同,最起码,分身不会这么快耗尽力量。

        就是不知道凰四娘这分身还能不能再用,杨开估计是可以的。

        随手将之收进自己的空间戒,反正四娘自己能突破空间戒的封锁之力,真要是想现身的时候自会主动现身。

        没了四娘相助,杨开只能孤军作战,原本既定的半年时间,也因此延长差不多一倍。

        杨开也不觉得枯燥,这种剥离虚空乱流的方式很是难得,正是对他自身空间之道修行的一种考验,如今他剥离乱流的速度已经到了一个极限,若是能突破这个极限,或许自己的空间之道也能有所精进。

        接下来的日子,杨开不断地尝试着各种方法来剥离虚空乱流,倒也小有收获。

        直到某一刻,他忽然停下手中动作,凝神朝那圆球内部感知过去。

        这么长时间的抽丝剥茧,如今的圆球早已缩减很多,只有两人高了,而内部被隐藏的东西似乎也终于露出了一些端倪。

        杨开隐隐从那圆球内部察觉到了一丝奇特的能量波动。

        不敢确定,再仔细查探一番,确定是能量波动无疑。

        杨开大喜过望,看样子自己的猜测没错,这圆球里面既有可能就是大衍的核心。

        再不迟疑,继续抽丝剥茧。

        随着外围的一道道乱流被剥离摒起,其中的隐藏也终于露出真容。

        十多日后,杨开将最后一道乱流剥离了出去,定定地望着前方,一时无言。

        面前之物并非是他想象中的大衍核心,而是一具遗骸,一具人族强者的遗骸。

        死去已经不知多少年了,在那虚空乱流的冲刷之下,这遗骸身上满是伤痕,就连血肉都变得枯萎。

        观这遗骸临死前的状态,神态应该还算安详。

        不知对方活着的时候是几品开天,不过杨开隐隐从他的遗骸之中,感受到了空间力量的残留。

        这种残留并非因为虚空乱流冲刷留下,而是这人本身拥有的。

        换言之,这位活着的时候,应该修行了空间之道,只不过在杨开的感知下,对方的空间之道才刚刚入门。

        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被困死在这虚空夹缝中,早就找到出路离开了。

        而正是因为对方这遗骸中残留的细微的空间之道的痕迹,才会牵引四周的虚空乱流汇聚而来,逐渐形成那个圆球模样的东西。

        望着面前遗骸,杨开似能回溯此人被困此地后的应对。

        不管这人生前是几品开天,迷失在这虚空夹缝中就很难找到出路,想要离开,唯有寻找虚空乱流的规律。

        无数年如一日的观望,虽然吃尽了苦头,但也终于让这位在空间之道上入了门,若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修行下去,未必不能在空间之道上有所建树,继而脱困。

        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这位前辈一身力量都几近干涸,没有补充的来源,再无力对抗虚空乱流的冲刷,最终老死此间。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才终于等来杨开。

        这情景与他之前想的不太一样,他本以为三万年前,在那危急关头,大衍关的将士会借助传送大阵将核心送往风云关,可如今看来,那一日并非单纯的送一个核心,而是有人携带核心逃亡。

        没有什么大衍核心,不过杨开也不失望,因为换做他的话,真要是带着核心逃亡,也不会拿在手上。

        必定是收在自己的小乾坤或者空间戒中。

        此人已死,小乾坤注定也崩塌了,不管小乾坤中有什么,都会随之湮灭。

        杨开将目光投向他右手上的空间戒,躬身一礼,这才上前一步,将那空间戒取下。

        神念涌动,不出意外地发现,这枚空间戒所有的禁制都被提前抹消了,换言之,任何拿到这枚戒指的人,都可以轻松将其中的东西取出来。

        禁制抹消,应该是这位前辈临死主动施为。

        即便身处绝境,即便要身陨道消,他始终坚信着,终有一日,人族会找到他,将他隐藏的东西带回去。

        所以空间戒的禁制不能留,因为一旦留下,就是给后来者制造麻烦,万一破解不力,空间戒毁灭的话,那里面的东西可就没了。

        杨开神念涌动,查探空间戒。

        偌大的空间中,空荡荡一片,没有任何恢复之物,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被困此地无数年,想来这位前辈已经将所有能用的东西都用掉了。

        空间戒中,只留下一枚身份铭牌,几样秘宝。

        一株晶莹剔透,仿若白玉般的小树。

        杨开眉头微皱,他没有从那白玉般的小树中感受到什么奇特的地方,这玩意看起来就像是一件观赏之物。

        这是大衍核心?

        可如果不是的话,那核心在哪?

        没有去动那株小树,这地方毕竟不太安全,玉树若真是大衍核心,不适合在这里取出来。

        杨开取出了那身份铭牌,观望片刻,微微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