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九十章 弟子去也

第五千二百九十章 弟子去也

        穆南飞,大衍福地第一千六百五十三代弟子,入门之际便展现出与众不同的修行天赋,得宗门高层看重,辅以名师悉心教导培养。

        他也是个努力勤勉的,修行兢兢业业,终不负长辈期望,入门八百载,直晋六品开天。

        晋升之日,本是天高任鸟飞,大展宏图之时,然而宗门也在这一日突发变故。

        墨之战场传来消息,大衍关被墨族大军围攻,岌岌可危,大衍福地紧急调动人手前往支援。

        他清楚地记得那一日,宗门内所有开天境,不管修为高低,不管男女老少,无论是上品开天还是下品开天,皆都齐聚一堂。

        在众多八品神君的带领下,数万大衍开天浩浩荡荡地从宗门出发,奔赴不回关,踏进墨之战场。

        辗转抵达大衍关,局势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恶劣。

        远处虚空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那是大衍老祖正在与墨族王主争斗,然而以一敌二,又被敌偷袭重创在先,气息已经虚弱至极。

        大衍关外,墨族攻势如潮,将士们死伤惨重。

        根本来不及修整,所有从大衍福地支援而来的弟子在第一时间便投入了战场中,对于这些从未与墨族争斗过的新人来说,这一场战争是极为残酷的,许多人甚至刚踏进战场便已魂飞魄散。

        穆南飞的伴侣,那个陪伴了他五百年的温柔女子,便在这一战中丧生。

        他杀红了眼,彻底失去了理智,直至筋疲力尽。

        他已经忘记那一战是怎么结束的了,只知道当他醒来的时候,大衍关已经丢了,守关将士,自老祖始,全军覆没。

        除了他们这些被墨之力侵蚀,转化为墨徒的。

        自那之后,一晃三万年。

        当年的新晋六品,如今也已是八品,而且他这个八品,与寻常的八品墨徒不一样。因为他是直晋六品的,所以他本身的极限便在八品程度,无需借助墨之力来突破自身桎梏。

        可以说,他是一位真正的八品开天,便是比起人族的八品总镇们,也差不到哪去。单打独斗的话,域主们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三万年的墨徒生涯,几乎可以说是枯燥至极,直到人族大军前来收复大衍关。

        如三万前的血腥战场再现,不过这一次露出颓势的却是墨族,人族收复了大衍,墨族死伤惨重,不得不龟缩王城,甚至连域主级墨巢都丢了一座。

        王主很愤怒,域主们感觉很羞耻,发誓无论如何也要让人族主动放弃到手的墨巢,免得日后消息传递不利。

        在阻扰人族占据墨巢这件事上,进展是很顺利的,因为人族想要利用墨巢,就必须得心神勾连墨巢意志,在这墨巢空间内,墨族占据绝对的优势。

        先前几位人族八品被打跑了,人族老祖过来一趟也无功而返,域主们都觉得人族束手无策了。

        直到忽然杀进来一个奇怪的人族。

        接连两次出手,四位域主或死或伤,在所有域主都以为此人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他居然第三次杀了进来。

        又有两位墨徒因他而亡。

        域主们与他僵持,如今已有三年之久。

        那人有温神莲护体,是以便是域主们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只能期望他的小乾坤被墨巢吞噬干涸,继而影响他的神魂崩灭。

        但是三年的等待,穆南飞与另外一个八品墨徒已经先坚持不住了。

        在这生命弥留的最后一刻,两个墨徒似心有灵犀一般,齐齐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皆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这些年,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为何就甘愿沦为墨族的爪牙?为何就甘愿对人族刀刃相向。

        这一生,罪孽满身,又岂是一死可以洗刷的?

        无需言语,也无需商议,两个八品墨徒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绽放出了一生中最耀眼的光芒。

        虚弱至极的神魂力量忽然在这一瞬间燃烧,彼此扶持着,化作一道惊鸿,朝一位墨族域主撞去。

        域主们根本不曾防备他们,他们所有的关注都放在了温神莲上,或者说是放在那藏身在温神莲的人族七品身上。

        这些日子以来,这七品时不时地便开口聒噪一阵,神烦!

        烦归烦,让域主们稍有期待的是,这家伙的语气似乎越来越虚弱了,有种行将就木的感觉,好像马上就要死了。

        偏偏他还不死,始终倔强坚持着。

        域主们都被恶心的不轻,左右也是活不下来的,就不能干脆一些吗?

        两个八品墨徒燃烧了自身最后的神魂之力,朝这边撞来的时候,域主们根本没反应过来。

        直到那惊鸿撞在了吽氐身上,吽氐才霍地扭头,怒容满面:“你等作甚?”

        若是正常的两位八品墨徒这般联手一击,便是吽氐在毫无防备下也承受不住,然而他们太虚弱了,纵是燃烧了所有的神魂力量,这一撞也只等于在给吽氐挠痒痒。

        他甚至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惊鸿已散,彼此扶持的两道身影重新显露出来,不过此时此刻,穆南飞与另外一个八品的神魂灵体都黯淡无光,几乎透明,而且正在急速淡化中,明显马上就要消散了。

        穆南飞却在笑:“死得其所也,大衍的列祖列宗,弟子去也!”

        另外一个墨徒颔首:“同去,同去!”

        话毕,两道神魂灵体终于彻底淡化,消散,仿佛从不曾显于世间。

        域主们静静地望着这一幕,眉头紧皱,心中虽都惋惜就此丢了两个八品墨徒,可更让他们感到好奇的是,这两个八品墨徒在临死前的反应……有些奇怪。

        没给他们太多思量的时间,强大的神魂力量宣泄之时,一道极为危险的气息骤然浮现。

        域主们大惊失色,扭头回望,只见那温神莲不知何时已经打开,那搅和的他们痛苦不堪的人族就这么站在绽放的花朵之中,气机锁定了一位域主,一道金光悍然打出。

        谁也没想到这个人族会在这种时候暴起犯难,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的状态一点也不虚弱,那神魂灵体凝实饱满,弥漫着逼人的威势,就差熠熠生辉来彰显自身的强大了。

        怎么会这样?几个域主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纵有温神莲滋养修补神魂,肉身若是坚持不住的话又有何用?两个八品墨徒的结局便是最好的写照。

        可看这人族的架势,三年时间的拖延仿佛对他的肉身没有半点影响。

        这不可能!

        与之前出手攻击不同,杨开这次没有大喊大叫,剧烈的疼痛依然在冲击神魂,仿佛整个人被撕裂了一般,他强忍着,只为发起这突袭的一击。

        效果极为显著。

        域主们的注意力都被那两个墨徒的诡异举动吸引过去了,再加上先入为主地以为他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谁也不曾防备他。

        第一道舍魂刺正中一位域主的神魂灵体,狠狠打入,那域主惨叫之际倒飞而出,远远拉开与杨开之间的距离。

        杨开哪还有功夫管他,第二道舍魂刺已经朝另外一个域主攻去。

        他本是想攻击吽氐域主的,从之前的交流来看,这个域主的地位比其他域主要高一些,若能将他干掉或者重创自然更有意义。

        只可惜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吽氐距离他稍稍远了那么一些。

        逼不得已,杨开只能选择近一些更好对付的目标下手。

        第二根舍魂刺打出时,域主们的攻击也朝杨开轰来。

        不过杨开完全不理会,如今他已祭出了温神莲护身,不像之前那样毫无凭借,岂会惧了这些域主的攻击。

        狂暴的神魂力量轰在温神莲上,只荡出一层层七彩涟漪便无功而返,反倒是杨开打出去的第二根舍魂刺,瞬间就突破了那域主的神魂防护,钉进体内。

        不过他的遭遇要比第一个域主好一些,因为他好歹有所防范,舍魂刺并没有全部打进,还有一小半留在体外,乍一看上去,他仿佛被箭射中了一般。

        一样的惨嚎出口,这域主跌跌撞撞朝后退去,神魂剧烈动荡。

        舍魂刺这东西,无论是炼化还是驭使,杨开都耗费了巨大的力量,威力自然非同凡响。

        它的特殊性导致了它的局限,任谁得了它,都只能将它当成一次性的杀手锏,搞一次就不可能再使用了。

        杨开却能反复使用,无非就是借助温神莲多修养一阵子罢了。

        又算得了什么事?

        眼见杨开已经打出两根舍魂刺,剩下四个完好无损的域主才松了口气。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人族顶多只能打出两道那诡异的秘宝便后继无力了,他是绝无可能再在短时间内打出第三道的。

        念头没转完,让他们惊恐的一幕便出现了。

        杨开张口之际,第三道舍魂刺化作金光已经打出。

        便在域主们心神有所放松的那一刹那!

        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这一击比第二击的效果还要好,舍魂刺直接打进第三位域主的神魂之内,消失不见。

        又是一阵惊恐哀嚎!

        整个墨巢空间内,神魂跌宕的气息此起彼伏,有三位重创的域主的,有三位完好的域主的,也有杨开的,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