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七十八章 拿这玩意没什么办法

第五千二百七十八章 拿这玩意没什么办法

        如今情况不同,大衍墨族元气大伤,连王主都重创在身,而且笑笑老祖还会隔三差五过去探望探望他,让他连疗伤的机会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一座域主级墨巢落在人族手上,就大有作为了。

        整个墨巢在大衍关收复之后就被挪移到了这边,由阵法师们出手布置法阵,隔绝内外,免得墨巢之力扩散开来,毕竟墨之力这东西扩散开,对人族也有些麻烦。

        是以如今的浮陆上的情况一目了然,巨大墨巢处理在浮陆中央处,由阵法隔绝,外围不存半点墨之力,人族将士们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如今坐镇此地的,乃是大衍南军军团长欧阳烈。

        虽说不怎么担心墨族会跑过来抢走墨巢,但凡事总得以防万一,这边就需要强有力的武者来坐镇,军团长是最好的选择。

        之所以是欧阳烈,也是他主动要求的,反正他也在疗伤期间,在大衍关内,还是在这边都没有区别,两地距离也就小半日路程。

        南军临时军府司便设在这边,杨开来到此间,得了通报,迈步入内,见得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欧阳烈正在训斥自己的弟子。

        “你这个惫懒货,让你去大衍关讨些酒水都磨磨蹭蹭,真不知道你长这两条腿是做啥的。”

        宫敛垂眉耷眼站在欧阳烈面前,任由欧阳烈唾沫星子乱飞也是无动于衷,显然是早就熟悉这情景了。

        等欧阳烈训斥完了,宫敛才懒洋洋地道:“师尊,米师叔说了,你有伤在身,不易过度饮酒,叫我看着你,好好修养方是正道。”

        欧阳烈把眼珠子一瞪,鼻孔都快朝天了,桀骜道:“米师叔米师叔,到底老子是你师尊还是米大头是你师尊?”

        拿手戳着宫敛的脑袋:“从小就教你要听师尊的话,你倒好,老子说什么都不听,米大头说什么你都听,明天我就把你逐出门墙,你去找米大头拜师吧。”

        可怜宫敛堂堂七品开天,被欧阳烈如小孩子一般训斥着,杨开看的眼皮子直跳。

        而且……米大头是什么鬼东西?米经纶的脑袋也不是特别大啊!

        师傅教训弟子,场面过于激烈,杨开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观望的好,正要退出时,欧阳烈忽然扭头望来,仿佛才看到他似的:“杨小子来啦?”

        杨开只能硬着头皮抱拳:“见到欧阳大人!”

        又转向宫敛:“宫师兄!”

        宫敛回了一礼。

        欧阳烈笑呵呵地走过来,一把揽住杨开的肩膀,亲热的不行:“来的正好,关内那边传消息过来,说要你来布置一座传送法阵,这边材料都准备齐全了,你看看在哪里布置比较合适。”

        杨开来这浮陆,为墨巢是私心,另外还有一桩公事,项山要他帮忙在这边布置一座空间法阵,方便关内和这边来往,自然会提前知会欧阳烈的。

        “哪里都行,欧阳大人觉得哪里合适,我就布置在哪里。”杨开陪着笑。

        欧阳烈唏嘘道:“我那弟子要是有你这么听话就好了,整天给人找堵,你说气人不气人!”

        杨开能说啥?只当耳旁风了。

        欧阳烈忽然压低了声音:“有酒没?”

        不等杨开回答,欧阳烈凌厉眼神便瞥了过来:“可别说你没有,老子知道你的小乾坤中圈养生灵,要啥有啥。”

        那眼神有杀气,仿佛杨开口中蹦出半个不字,便管杀不管埋了。

        杨开叹了口气,劝解道:“欧阳大人,你伤势未愈,还是不宜饮酒的好。”

        欧阳烈撇嘴道:“少跟米大头一样跟我说教,与墨族百五十年征战,老子忍了百五十年,如今打赢了还不许喝酒庆祝,哪门子道理?休得啰嗦,取酒来!”

        这般说着,搂着杨开的胳膊上一用力,杨开顿时感觉自己骨头有些错位……

        须臾,一处空地上,杨开忙碌不停,布置着空间法阵。

        一旁,欧阳烈坐在一堆酒坛子中央,开怀畅饮,喝一坛子便叫一声爽,心情美滋滋。

        他身边不远处,宫敛幽怨地看着杨开,搞的杨开都不好意思跟他目光对视。

        布置空间法阵这种事对杨开来说不要太简单,材料准备齐全的情况下,没用到半个时辰便已布置妥当。

        大衍关那边也早有一座法阵与此地遥相呼应,杨开亲自入阵传送检查一番,确定没有问题,这便交付使用了。

        欧阳烈此时已饮至酣处,卧地斜坐,手掌轻拍膝盖,高歌不休。

        还别说,欧阳烈长的粗狂,歌喉却很不错,杨开虽不知他在唱啥,但那歌声中却自有一份豪迈意境。

        来到欧阳烈身边,杨开抱拳道:“欧阳大人,空间法阵已经布置妥当了。”

        “恩,辛苦了。”欧阳烈有酒在手,脾气好的不行。

        “另外弟子还有一桩不情之请。”

        “讲!”欧阳烈半眯眼,说不出的逍遥自在。

        “弟子想取一座子巢,安置进小乾坤,用做小乾坤中一些弟子的修炼。大人应该也知道,弟子小乾坤中走出不少六品七品开天,他们在踏入墨之战场之前,从未接触过墨族,若是能在他们成长之期多面对墨族,对他们日后真的上了战场也有好处。”

        欧阳烈闻言颔首:“不错,不过这事你与我说没用,我就是个看门的,此事你还得征得老祖同意才行。”

        杨开回道:“老祖那边已经同意了的,说让弟子过来找你。”

        欧阳烈忽然嘿嘿一笑:“老祖同意也没用。”

        杨开哑然:“弟子不解。”

        欧阳烈伸手一指身后被阵法笼罩的巨大墨巢:“因为咱们现在拿这玩意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什么意思?”杨开听的更迷糊了。

        欧阳烈往嘴里灌了口酒,这才指挥宫敛道:“带他进去看看吧。”

        宫敛应了声是,对杨开道:“杨兄随我来。”

        “有劳!”

        跟着宫敛朝墨巢行去,半道上,杨开苦笑道:“宫兄勿怪,我也是逼不得已。”

        说的自然是欧阳烈要酒的事。

        宫敛摆手道:“师尊执意如此,杨兄反抗不得,我知道的。其实师尊如今伤势已经稳定,少饮无事,米师叔只是怕他贪杯,所以才叮嘱我多看着点。”

        杨开唏嘘一声:“宫兄也不容易啊。”

        宫敛呵呵一笑:“师尊于我有养育教导之恩,如今宫某修行有成,也能独当一面,自该回报师尊恩情,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

        说话间,已经入了墨巢内部。

        对墨巢这东西,杨开自然是熟悉无比的,他进出过很多墨巢,其中有领主级的墨巢,也有域主级的墨巢。

        墨巢能够彼此勾连传递消息这事,还是他打探出来的,在此之前,人族对此事一无所知。

        可以说,放眼整个人族,恐怕就没有比他更熟悉墨巢的。

        “米师叔要墨族留下这墨巢,本意是想借助这墨巢打造一个属于人族自己的情报网,若是能如墨族那样利用墨巢,日后咱们人族彼此间的消息传递就方便多了,杨兄也知道,各处关隘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而且大战若起,一支支大军之间的联系也不容易,此事若是能成,对日后的远征将有极大助益。”

        杨开颔首,深以为然。

        “如今这边墨巢的情况是这样的,投入资源没有问题,那墨巢自有吸收资源能量的本事,不过在吸收了资源之后,所有被吸收的力量都被自主转化为诞生新墨族了,根本无法用来催化子巢。”

        “什么原因?”杨开皱眉,他也没见过更高级的墨巢催化子巢是什么样子的,但在他想来,此事应该不难才对。

        “因为我人族如今没办法控制这墨巢。”宫敛解释道,“杨兄或许知晓,想要控制墨巢,就需得将自身神念勾连这墨巢意志,将己身与墨巢化作一体,方能控制自如。”

        “不错!”

        “麻烦就麻烦在这里,勾连墨巢意志不是问题,问题是墨族那边早有埋伏,我人族一旦勾连了墨巢意志,瞬间就会遭遇十多位域主力量的袭击,那是神魂力量的较量,单打独斗,我人族八品自是不惧,然而如今我人族只能如果孤身上阵,墨族那边却可借助不同墨巢,群起而攻之,没有哪个人族八品能支撑的住,之前尝试过的几位八品总镇,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杨开恍然大悟。

        这事他经历过,曾经他勾连墨巢意志,打探高级墨巢的位置的时候,便在那诡异空间中被墨族的领主们的神念围攻过。

        好在他有温神莲守护,纵是以一敌多,也打的墨族领主落花流水。

        眼下人族遇到的情况跟他当年遭遇是一样的。

        墨族那边肯定知道人族会勾连墨巢意志,是以早早就有十多位域主埋伏在那诡异空间了,一旦发现人族的神念闯入,立刻群而攻之。

        这般情况下,哪个八品能抗的住?若非之前那几位八品撤退的及时,恐怕就神魂消散,身死道消了。

        宫敛继续道:“老祖亲自出手过一次,不过那些域主们应该是察觉到了老祖的威势,在老祖神念进入那诡异空间的时候,他们便主动退去,让老祖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