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七十一章 老祖的去向

第五千二百七十一章 老祖的去向

        老祖不在军中的事,东西军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不过老祖毕竟九品至尊修为,虽说如今有伤在身,但她若是想悄咪咪做什么事,便是项山等人也休想有所察觉。

        想要探明老祖动向,如今只能问一个人了。

        不多时,一位七品开天应招而来。

        米经纶一瞧,却是个熟面孔,乃是上次来南北军这边通风报讯的杨开,对这个七品,他可是记忆犹新,与大衍墨族的第一场血战,便是他领着南北军的两支精锐小队,在战场中杀进杀出。

        那两支精锐小队都战至无力,结果他孤身一人,以神通法相开道,依然在战场上驰骋不停,切割墨族大军阵营。

        可以说,那一战中,这个七品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为大军破局制造了很大的机会。

        杨开此时也是迷茫至极,他本在破晓之中修行,忽得军团长召唤,也只能赶紧过来,至于要做什么,却是一头雾水。

        见得军中高层皆在,连忙行了一圈的礼,问道:“诸位大人找我何事?”

        项山看着他道:“你可知老祖动向?”

        “笑笑老祖?”杨开愕然,找自己过来是问老祖动向的?怎么会问到自己头上呢?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破晓之中修行的。

        “笑笑?”一群八品都为之一怔,这个名字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

        各位老祖名讳如何,基本上没人知晓,便是八品开天们,也知之不详,毕竟老祖们存活的年月太久了,或许老祖们驰骋墨之战场的时候,八品都还没出生。

        除非那些活了很大岁数的八品才有可能知道一些老祖的名讳,却不会轻易提及,更不要说告知旁人。

        阴阳关这位老祖的名讳,鲜少有人知晓。

        所以听杨开这么一说,众人都挺诧异的,老祖这名字……有些太敷衍了啊。

        杨开哦了一声,解释道:“百多年前有一天,老祖忽然说日后自己的名字便是笑笑了,这其中有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不谈也罢,不过……老祖不在军中吗?”

        项山道:“若在军中,问你作甚。”

        “我也不知道啊。”杨开一脸无辜。

        项山皱眉道:“老祖这些年在你小乾坤中多次疗伤,就数你与老祖接触最多,难道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寻吗?”

        南北军经历千辛万苦,收复大衍,东西军经历千辛万苦,打的墨族王城破碎,如今两支大军终于汇合,在这节骨眼上,老祖丢了……

        说出去怕是要滑天下之大稽。

        杨开正待摇头,猛地想起什么,恍然道:“我大概知道老祖去哪了。”

        柳芷萍急道:“去了何处?”

        杨开道:“若我没猜错的话,老祖应该是回墨族王城那边去了。”

        “回王城?”柳芷萍一怔。

        “是这样的。”杨开解释道:“之前大军从驻地撤离,进发大衍的时候,老祖过来找我要了几套空灵珠,就是此物。”

        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套空灵珠来。

        “此物一套有两枚,乃是我自己炼制的小玩意,算是一种空间秘宝吧,这两枚空灵珠之间有空间之力勾连,所以只需将其中一枚安置在某处,持有另外一枚者催动力量灌入其中,便可挪移过去,有点类似空间法阵的效果,不过相对于空间法阵来说,更加方便携带。”

        他说话的时候,项山等人拿着空灵珠把玩查探。

        柳芷萍皱眉道:“老祖要空灵珠做什么?你又何以断定她去了王城?”

        杨开道:“这些年老祖与墨族王主争斗,让他一直没有办法安心疗伤,最后一战老祖本意是想将之斩杀,以绝后患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功成,虽未将之斩杀,然也将之重创。如今这情况老祖应该不会希望他好生疗伤,不过大衍关距离墨族王城不近,便是以老祖的修为,从大衍赶过去恐怕也要数日功夫,借助空灵珠的中转就不需要这般费时了。”

        众八品立刻会意。

        对如今的人族来说,王主重创在身,让他没办法好生疗伤也是一种优势,而想要保持这种优势,老祖就必须时不时地去骚扰一番,不指望能将王主怎么样,只需在王城附近露点气息出来,王主恐怕都要被惊吓不轻。

        想要做到这一点,借助空灵珠这玩意是个极好的选择。

        柳芷萍若有所思道:“你是说,从最开始老祖就考虑过,不让墨族王主好生养伤?”

        “应该如此了。”

        老祖的去向已经明了,肯定是借助空灵珠跑王城那边施压去了,一念至此,柳芷萍忽然觉得那墨族王主有些可怜,墨族的疗伤很大程度上需要在墨巢之中沉眠的,一旦被打断,那疗伤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想象一下,墨族王主正在沉眠中,老祖便跑过去找麻烦,他哪还有心思去疗伤。

        老祖如此做,明显是有目的的,她是在为日后的人族远征做准备!

        项山的专注点却不在这方面,查探了一会空灵珠后问道:“此物可否拿来用做大军突袭行进?”

        既然借助空灵珠可以迅速移动,那么在某些时候,这些玩意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比如在与墨族争斗时,原本只有一队十几人的队伍,示敌以弱,结果大战起时,忽然冒出来百十个,便可打墨族一个措手不及。

        “或许吧。”杨开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项山不再追问,而是将那一套空灵珠给收了起来,也没还给杨开的意思。

        既已确定了老祖去向,众人便不再纠结此事,大军继续朝大衍关方向掠去。

        至此,大衍军自风云关与青虚关出关,历经百五十年左右,两路大军终于在大衍汇合。

        发兵之时,两路大军总共六万人马,八品开天百二十位。

        值此之时,两军汇聚,只剩下三万出头,八品七十位左右。

        余者,皆战死!

        ……

        虚空中,一支墨族大军正奔赴王城。

        这一支墨族大军正是从大衍关撤离的那一支,以吽氐域主为首,数量不少,足有几十万,域主和八品墨族加起来也有二十多位左右,算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了。

        为首的吽氐域主此刻心情有些五味杂陈,一来丢失了自己的领地,那毕竟是他经营了三万年的地方,如今不但对人族拱手相送,还把自己的墨巢给搭进去了。

        虽说领地墨巢这东西,日后还会再有,但遭遇这种事,他也是墨族独一份了,倍感屈辱。

        二来,从大衍关撤离这一路,可以说是心头惶惶。

        他倒不怕米经纶那边起什么幺蛾子,与米经纶接触虽然不多,他却知这个人族不傻,过度为难墨族的话,对他麾下的人族大军也没好处。

        所以他一直就没担心过大衍南北军会对其不利。

        他担心的是在路上偶遇大衍东西军和人族老祖!

        为此,在撤出大衍两日后便改变了行程,根本不敢直线行军,而是绕了一个大圈,避开了从王城撤回的人族另外一支大军。

        这还没完,吽氐号令之下,墨族大军更是急速行军,只为早点赶回王城。

        否则的话,在绕过一个大圈的前提下,一月时间根本没办法从大衍关奔赴至此。

        远远地,看到巍峨王城,吽氐的眼眶湿润了,纵然那王城显得破破烂烂,也依然给他一种安全感。

        他甚至能从王城之中感受到王主的气息。

        到家了!

        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与他一样想法的域主数量不少,只有在看到王城的时候,他们一直紧绷的心情才得以放松下来。

        变故就在一瞬间。

        一道强大到让域主们都胆战心惊的气息,骤然在虚空某处出现。

        尽管许多域主从未感受过人族老祖的威势,也能瞬间推断出,这气息是属于人族老祖级别的。

        吽氐面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僵硬,扭头朝气息来源之地望去。

        百万里之外,一道曼妙身影显露出来,不是笑笑老祖又是谁。

        如杨开所言,借助这一路留下的几枚空灵珠,笑笑老祖在极短的时间内顺利返回墨族王城附近。

        她也没太多想法,就是不想让墨族王主好好疗伤,她要用这种方式告诉那位王主,日后她会时不时地过来探望一番,希望他不要嫌弃才好。

        这倏一露面,原本打算直接朝王城攻过去的,谁知忽然察觉百万里外大群生机聚集。

        扭头望来,正好与吽氐四目相对。

        意外之喜!

        笑笑老祖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推断出这一支墨族大军的来源,然后她很开心地扑了过来。

        若是墨族都躲藏在王城之中,她还真不好下手,王主借助墨巢之力依然能与她斗上一阵。

        可这些墨族,身处虚空,距离王城还有一段距离,根本没办法躲避,王主更不可能为了他们跑来支援。

        墨族大军瞬间混乱,一群域主和八品墨徒联手抵挡一阵,虽能勉强自保,却难挡笑笑老祖屠戮麾下大军的神威。

        是役,人族老祖与墨族大军在虚空中狭路相逢,斩墨族大军十万众,域主一名,八品墨徒三位,余者仓皇逃进王城。

        王主震怒,呕血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