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七十章 老祖呢

第五千二百七十章 老祖呢

        整个大衍因为墨之力充斥的缘故,几乎可以说是一片墨黑,然而在这墨黑的世界之中,却有一抹雪白点缀,无比的显眼,无比的娇艳。

        米经纶与欧阳烈同时驻足,怔怔地盯着那一方巨大玉碑。

        英灵碑!

        每一座人族关隘的校场之上,都有这么一座英灵碑,碑上无字,然则若是神念沉浸其中,便可见得内里蕴藏了无数人名。

        那皆都是在每一座关隘对应的战区中,与墨族争斗战死的将士姓名。

        两位军团长的神色肃穆起来。

        一旁,吽氐也望着英灵碑开口道:“我墨族入住大衍之后,大衍布局,建筑有诸多改动,唯有这块玉碑我命人保留了下来,亦控制着墨巢之力,不让墨之力侵蚀分毫。两族虽是死敌,交锋无数年,但人族的勇猛和悍不畏死却让我墨族敬佩,有此玉碑,亦可时刻提醒我等,人族的强大和不屈,只可惜,三万年承平,墨族似乎丧失了与人族争锋的勇气和本能。”

        一声叹息,道尽战败的无奈。

        玉碑前,米经纶与欧阳烈两人神色肃穆,深深一礼。

        那玉碑中的无数人名,皆都是早年间在大衍战区与墨族抗衡战死的先辈们。

        良久起身,两人又转向吽氐,躬身一礼,这一下就连一直不怀好意盯着吽氐的欧阳烈也没有任何排斥之意。

        吽氐为之愕然:“两位这是何意?”

        米经纶正色道:“多谢吽氐先生保留这英灵碑。”

        吽氐意外道:“我只是想鞭策麾下墨族罢了,并非为你人族保留。”

        米经纶道:“如此足以。”

        战死者身家性命不保,或许连能记住他们音容的袍泽也都一同战死了,若是连名字都没了,那该是何等可悲之事。

        英灵碑的存在,留住了他们的名字,最起码,三万年后的来者,还能通过这英灵碑,知道他们这么一批人,在大衍战区付出过自己的一切。

        看过英灵碑,米经纶与欧阳烈似乎失了继续游览大衍的兴致,当即便提出告辞,吽氐自不会多留,亲自送他们出关。

        大衍关前,米经纶道:“吽氐先生尽管放心整顿,米某此番回去之后,即可便会下令让人族大军往左方撤离,给大衍墨族腾出前往王城的通道,亦可保证,绝不会在大衍墨族撤离的路上,动任何手脚。”

        这番话说的诚恳至极,吽氐觉得应该米经纶会有如此态度,是跟那英灵碑有关系。

        目送两个人族八品的身影消失,吽氐立刻返回大衍,整顿大军,准备撤离事宜。

        而在墨族探子的查看下,人族大军果然很快便离开了驻地浮陆,往左方远去,腾出通往王城的道路。

        探子没有立刻回去,而是远远缀着人族大军,米经纶虽在吽氐面前一再保证,但墨族那边也是不敢完全相信的,有探子远缀在人族大军身后,人族稍有异动,他们都可以很快探知,迅速汇报大衍方向。

        不过这一路行去,人族大军并无任何异常,一直在往左方撤离,不断远离大衍关。

        而大衍墨族在不到两日的整顿之后,便急急出关,先是直奔王城方向,急行两日,然而迅速转道右侧,绕过一个大圈。

        不敢再直行下去了,大衍东西军从王城方向进发而来,再直行下去,早晚要碰面,到时候面对有一位人族老祖坐镇的大军,墨族可无力抗衡,所以只能转道绕圈。

        如此方能保证自身的安全。

        南北军方面,按照与墨族的约定,一直撤军至距离大衍十日路程的位置方才停下,也不做修整,掉头朝大衍方向开赴。

        又十日,终于返回大衍关下。

        望着这一座丢失了三万年之久的人族关隘,将士们百感交集。

        三万年前,大衍被墨族攻克,大衍关中,上至坐镇老祖,下至普通将士,除了被墨化者,余者皆战死,无一例外。

        这一直都是人族心中的痛,一般情况下,也无人会提及此事,所以如杨开这样来墨之战场年月不久的,在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人族有关隘被攻克的先例,此事他还是从一位墨族域主口中听闻的。

        然而今日,大衍终于被收复!

        南北军为此付出的代价可谓巨大,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敢保证墨族有没有留下什么埋伏,人族并没有大军进关,而是派遣了一部分人进去查探情况。

        很快,消息传来,关内并无异常,不但关内一切保存完好,校场之上还留了许多七品墨徒。

        如此看来,墨族那边还是很遵守约定的,事实上他们也不敢不遵守,面对南北军和即将到来的东西军的双重威胁,他们如今只祈祷人族守约才好,哪敢自己破坏约定?

        大军入关!

        第一个要做的事便是处理墨巢。

        这东西矗立在大衍关中,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墨之力,将整个大衍搞的鬼气森森,不将墨巢处理掉,大衍关永远也无法恢复原样,将士们也无法在大衍内安然生存。

        处理的方法当然不是摧毁,否则米经纶也不会特意让墨族将这墨巢留下来。

        墨巢这东西虽是墨族的专属,可这玩意用来传递消息实在是太过灵便了,若是人族能够加以利用,在未来远征的时候绝对能发挥巨大作用。

        所以对人族来说,这一座域主级墨巢可是宝贝。

        幸亏大衍关本身是一件巨型的行宫秘宝,墨巢纵是在此扎根数万年,也没有办法与大衍关融为一体,若是出现如其他墨巢一样,扎根在某个乾坤,与整个乾坤融为一体的情况,那还真就只能摧毁了。

        米经纶等人耗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将整个墨巢从大衍移出,安置在南北军之前的驻地浮陆上。

        至于之后该怎么做,那就要等与东西军汇合之后,请示老祖了。

        暂时只是派遣了几支小队看管那墨巢。

        那些被墨族域主们留下的七品墨徒数量不少,足有一百多位,原本他们也不止这么点人,但在历年来的大战中,每一次墨徒都有大量伤亡,如此百多年,死的便只剩下这么些人了。

        数量上没错,一个不少,之前米经纶在吽氐带领下游览大衍,他也确实如自己所言,暗中清点了一下七品墨徒的数量,如今一个不落全都在这。

        吽氐似乎还生怕这些七品墨徒给人族带来什么麻烦,所以在临走之前,将这些七品墨徒的修为全都封禁了起来。

        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安稳地留在校场上,恐怕早在人族进关之前逃之夭夭了。

        如何处置这些七品墨徒也是让人头疼的事,米经纶暂时让人看管着他们,一样等老祖过来再请示。

        大军忙碌至极。

        墨巢虽然被八品们移走了,但整个大衍关还是充斥着浓郁墨之力,将士们只能想办法将关内的墨之力处理掉。

        好在这种事大家都轻车熟路,往年每一次与墨族大战之后,人族将士们都要打扫战场,其中便包括处理战场上遗留的墨之力和由墨之力凝聚的墨云。

        这些东西可以给墨族提供极好的争斗环境,但对人族来说却是一种障碍,不将之清除的话,恐怕每一座人族关隘外都会被墨之力笼罩。

        为此,人族专门研究出了一种类似渔网的秘宝,这玩意没别的用处,便是将墨之力当鱼儿网走,然后丢弃到虚空深处。

        忙忙碌碌十来天左右,大衍关内的墨之力终于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便在这个时候,有探子来报,大衍东西军一日后即将抵达大衍。

        算算时间,正好是东西军从王城撤离一月功夫,也是该抵达大衍了。

        米经纶与欧阳烈领着众多八品总镇,亲自出关相迎。

        欧阳烈满心不乐意,这架势搞的好像东西军在外辛苦征战,南北军在家安居乐业似的,实际上,南北军这些年过的也极为辛苦。

        然而考虑到老祖在那边,欧阳烈即便不情愿也只能跟着去了。

        远远地,便见得东西军的舰队徐徐掠来,细数了一下舰队中战舰的数量,米经纶等人都微微叹了口气。

        只看这些战舰的数量,便知东西军这些年也是损失不小。

        待到舰队靠前,众人面朝那驱墨舰所在,齐齐躬身行礼:“恭迎老祖!”

        没有回应。

        驱墨舰上,几道身影掠下,却是以项山和柳芷萍为首的诸位东西军高层。

        彼此一番见礼,众人之间许多都是只曾耳闻大名,未曾见过面的,此番想见,自是一番客套。

        “老祖呢?”闲话过后,米经纶好奇问道。

        项山略有些尴尬:“不知道。”

        米经纶诧异极了:“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老祖不是应该跟东西军一起行动的吗,东西军没道理不知道啊。

        “米兄稍等片刻,我已唤人过来,或许能问清楚老祖去向。”项山道。

        柳芷萍在一旁苦笑道:“事实上,我们也不知老祖何时不见的,都以为她随军前行,直到方才才知老祖并不在军中。”

        这就挺尴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