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六十七章 和谈

第五千二百六十七章 和谈

        “不错,项山师兄那边的安排是光明正大从王城那边发兵大衍,此事应该已经由王城的墨族利用墨巢将消息传递到大衍关了,他们想要活命,就必须保证在半月之内撤出大衍,否则便晚了。”

        虽说东西军自王城赶来,要花费至少一月功夫,但墨族想要安全撤走的话,就必须打出半月的提前量,否则极有可能会在半道上遇到有老祖坐镇的东西军,这对墨族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觉得,墨族王主……死了吗?”欧阳烈扭头看着米经纶,他想不明白的也正是此事,心中虽有一些推断,却不敢太过肯定。

        “王主应该未死!”米经纶一口断定。

        “何以见得?”

        “墨族要和谈,便是要绕过我南北军返回王城,王主若死,王城必定倾覆,那他们返回王城还有何意义?他们完全可以从大衍后方撤军,绕一个大圈,往左方投奔风云战区的墨族,又或者往右方投奔青虚战区的墨族,如今既然要返回王城,那就说明王主还活着。”

        欧阳烈闻言颔首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哈,看样子老话说的不错,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他一介莽夫,恬不知耻地往自己脸上贴金,搞的自己好像很聪明似的,米经纶微微笑道:“还有更明显的一点。”

        “哦?哪一点。”

        米经纶抬手指着大衍关:“王城若毁,王级墨巢必定不存,大衍的域主级墨巢也会随之湮灭,如今大衍的墨巢安好,便说明王城那边墨巢无恙,墨巢无恙,王主便无恙!”

        欧阳烈一阵猛点头:“是及是及,我正是这么想的。”

        ……

        大衍关,众墨族域主还在探讨人族是否有什么阴谋诡计的时候,便有领主急急来报:“有人族正在急速接近大衍,观其威势,乃是八品开天!”

        以吽氐域主为首,众域主皆都一惊。

        吽氐道:“来了多少人?”

        那领主回报:“只有两人。”

        “身后可有人族大军踪迹?”

        “人族大军在驻地上按兵不动,并无异常。”

        吽氐简直不敢信,连忙闪身掠向城墙,定眼观望过去,果然见得那边两道身影化作流光,正急速朝大衍靠近过来。

        确实是八品无疑,吽氐能清楚地感受到来者身上八品开天的威势。

        真的只有两人?纵多年为敌,吽氐也不禁要赞一声这两位人族八品气魄惊天。

        换他的话,是万万不敢这般行事的。

        之前那一队墨族返回汇报情况的时候,他们都觉得人族同意在大衍关外百万里和谈肯定有阴谋诡计要施展,可如今看来,哪有什么阴谋诡计,人家两个八品就这么过来了,倒是显得他们太过小家子气。

        一群域主见此情景,都有些进退失据,若人族真施展什么阴谋诡计他们可以想办法应对,可如今这情况,该如何应付?

        所有域主都望着吽氐,等他拿主意。

        吽氐沉吟片刻,沉声道:“人族有此气魄,我墨族就没有吗?哪位随我上前迎客?”

        若有选择的话,吽氐是绝对不愿意离开大衍关的,可如今他是这地盘的主人,也是墨族这边的主事人,他不出头谁出头。

        目光在一个个域主脸上扫过,众域主皆都沉默,浑没有自告奋勇者。

        吽氐心中一叹,知道域主们是上次大战的时候被那些人族八品给惊到了,那一战,一个个人族八品舍生忘死,完全不管自己的死活,也要拖着域主们同归于尽,他当时虽然没有参战,而是坐镇大衍,但事后也听说了那一战的悲壮,易身处之,若是亲身经历了那样的一战,对人族的八品恐怕也会如这些域主一样忌惮吧。

        没人主动出来,那就只能点名了。

        吽氐望向一个身形如人族的域主:“钕邑,你随我一道。”

        那域主闻言一惊,完全没想到吽氐会点上她,不过这般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接下来要决定整个大衍墨族的存亡,自然容不得她退缩,只能硬着头皮颔首道:“是!”

        “走吧!”吽氐一挥手,率先掠向城墙,朝前方迎去,那钕邑紧随其后。

        待到距离大衍百万里外,吽氐站定,静候!

        钕邑上前一步,与他并肩而立。

        前方两位人族八品的速度不快不慢,约莫还有小半个时辰才能赶至,不过那雄浑气息已经可以清楚感知了,更能隐隐看到那隐藏在遁光之中的身影。

        钕邑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浑身一抖,惊诧道:“他居然没死!”

        “什么?”吽氐不解地望着她。

        钕邑指着前方两道遁光中的一道:“那个气息更加炙热的,应该是一个一头红发的人族,蛰舂域主便是死在他手上,他当时应该死了的,可如今看来,居然还活着。”

        蛰舂域主战死的时候,钕邑就在附近,亲眼看着蛰舂被那一头红发的八品开天一剑毙命,但是紧接着那八品开天的气息也凋零了,她以为那八品赴了蛰舂的后尘。

        如今才知,那八品居然没死!

        感受到这熟悉的气息,钕邑便不由回想起那一战中,这个魁梧大汉凶狠到不要命的作战方式,不由打了个寒颤。

        而听她这么一说,吽氐也不由更加关注那更加炙热的一道气息,他能察觉到,那气息虽然雄浑,但似乎隐隐有些不稳,应该是伤势未愈。

        如此看来,十年前那一战此人虽然活下来命来,可受伤也挺严重的,否则不至于这么长时间没能恢复过来。

        人族啊……

        与人族争斗了这么多年,吽氐一直没搞明白这个种族的优势在哪,修炼速度没有墨族快,身体素质也没有墨族强,更不能如墨族一样,只要有墨巢和资源,便能源源不断地孕育无穷大军。

        可是这无数年来,墨之战场上的局势一直都如此焦灼,墨族从来没有对人族形成过碾压之势。

        如果非要找一个优点的话,那就是顽强!

        不够顽强的种族,是无法抵挡墨族的。

        小半个时辰后,两道流光遁至前方,在距离吽氐和钕邑不足百里之地停了下来。

        这个距离可以说及其危险的,对域主和八品开天们而言,这简直就是面贴着面,抬个手都能碰到对方的那种。

        这让吽氐和钕邑都不由自主地紧绷起身子。

        流光散去,露出两道身影,一人儒士打扮,羽扇经纶,一人一头红发,身形壮硕。

        与吽氐和钕邑的紧张相比,远道而来的两位人族却是风轻云淡,那一头红发的八品甚至看出了他们的紧张,更是轻蔑一笑。

        这让吽氐不免暗暗恼火,如今他们两位域主背靠大衍关,稍有异常,大衍关上的诸多法阵秘宝之威便可倾泻而来,怕他个甚!

        反倒是来的这两个人族,孤立无援,真要起了什么冲突,对他们半点好处都没有。

        这么一想,神色放松下来,学着人族的模样抱拳道:“吽氐!”

        钕邑紧跟着报上自己名姓。

        米经纶微微一笑,回礼道:“大衍北军,米经纶!”

        “大衍南军,欧阳烈!”

        吽氐微微一怔,彼此交锋了这么多年,他这才知道,人家大军居然最开始就是以大衍命名的,可见他们要收复大衍的决心。

        “两位先生大名,我虽未听闻,但多年交手,也可知两位谋略出众,这些年,我大衍墨族可是吃了两位不少亏。”

        米经纶微微一笑道:“我人族势弱,自然只能以谋略取胜,战场之上互为敌寇,下手也不会留情。”

        欧阳烈忽然悄悄传音米经纶:“墨族也会拍马屁啊?”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这话乃是范围传音,吽氐和钕邑自然听的清清楚楚,一时间脸色有些挂不住。

        吽氐压下心中怒火,继续道:“不过我墨族虽然损失惨重,你等人族损失一样不小,这些年来,咱们两族也算谁也没占谁的便宜,如今我墨族更坐拥大衍,你人族兵力不足,想要攻关怕是无能为力。”

        米经纶笑容不改:“攻关之事正在考虑之中,成与不成只有打过方才知晓。”

        吽氐皱眉道:“先生就不怕人族打的全军覆没?”

        米经纶羽扇一摇,含笑道:“我人族从不畏惧死亡,五品如此,六品如此,七品如此,便是我等这些八品,一样如此,相信先前一战,墨族已经察觉到我人族的决心了。”

        吽氐凝声道:“虽未亲眼见识,事后也有所听闻,人族……确实了不起。”

        米经纶收了羽扇,开口道:“闲话少说,先前墨族使者前往我人族那边,说是墨族有意和谈?不知吽氐先生要怎么和谈?是在这里与米某谈论两族将士谁更勇敢,谁更能舍身取义吗?”

        吽氐道:“自然不是,既要和谈,那便谈谈此事吧。如今我墨族坐拥大衍,人族兵力不足,难以攻关,如此僵持下来,无非是空耗精力时间,而且这大衍关本就是人族关隘,并非我墨族根基,是以众域主仔细商讨过一番,决定将大衍送还人族,不知人族这边是否愿意接收。”

        米经纶道:“我人族大军远道而来,便是为了收复大衍,墨族既要拱手送还,哪有不接收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