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六十四章 大衍墨族有动静了

第五千二百六十四章 大衍墨族有动静了

        大衍东西军自驻地乾坤出发,奔赴大衍关,此去若是一切顺利,只需一月时间便可抵达大衍。

        十日的修整,大军只能说具备了再战和行动之力,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受伤的将士们便在自家小队的战舰中调息疗伤,那一个个阵法师,炼器师更是在一艘艘战舰中穿梭来回,修补破损的秘宝,法阵,忙的不可开交。

        晨曦这边,初来乍到的文成镜和章阳很快便与其他队员相熟起来,由冯英给他们安排了职务和任务,倒是血鸦,与四周众人都显得格格不入,只身立于甲板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开不去管他,指望血鸦这家伙能与其他人融为一体是不可能的,这家伙的来历,过往和性格注定了他无法做到这一点。

        不过如今的血鸦与往日已经有所不同了,这一点杨开能感受的到。

        往日的血鸦,或许只是因为受形势所迫,被送到这墨之战场与墨族争斗,而如今,他与墨族争斗的理由不单单只是形势,还关乎道心。

        纵然受了原先小队众人的救命之恩,血鸦或许也不会感恩,只会觉得那些死去的人的做法太过愚蠢,但救命之恩毕竟是救命之恩,可以不感恩,却不能不偿还。

        这就是血鸦的道!

        舱室中,杨开查探完宁奇志的身体,叮嘱道:“这些日子好好休养就行了,若再有战事,切莫出手。”

        前次一战,祁泰初陨落,宁奇志重创,伤势极为严重,因为是伤在小乾坤,那一战,若非杨开及时救援,他的小乾坤恐怕都要被打爆。

        真出现这样的情况,陨落的就不单单只是祁泰初一人了。

        虽活下命来,可宁奇志的小乾坤也因此而变得破碎不堪。

        好在杨开手中有玄牝灵果。

        当年在碧落关那边的时候,杨开便有意在自己的小乾坤中移植了一些玄牝果树还有大量的炼制驱墨丹的药材。

        这些东西都被安置在药园中,而药园里有木珠和木露两个小木灵打理,不管何种药材都长势良好。

        再加上小乾坤中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如今千年已过,早些年移植进去的玄牝果树早已开花结果,杨开取下其中九成上缴,供将士们取用,自己只留了一成,以备不时之需。

        玄牝灵果是迄今为止,人族发现的唯一能修补小乾坤的灵果。

        宁奇志也因此捡回一条命,玄牝灵果功效虽然了得,修补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在小乾坤彻底恢复之前,宁奇志是无法再轻易动手的,否则伤势只会雪上加霜。

        听了杨开之言,宁奇志连连点头,却没有多少欣喜之意。

        祁泰初陨落了,整个晨曦小队中,祁泰初,宁奇志再加上沈敖,皆都是杨开从墨族那边带回来的墨徒,平日里这三位的交情也是最好,无数次在战场上并肩作战,同生共死。

        而如今,再没人能与他和沈敖一同拼酒,谈法论道。

        杨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一眼便看到了甲板上,形只影单,形容萧索的血鸦。

        不做理会,自会厢房打坐休息。

        推开房门,杨开眨了眨眼,默了片刻又把房门轻轻关上。

        耳畔边传来声音:“进来说话!”

        杨开啧了一声,无奈只能再次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对着坐在自己床上的人影躬身行礼:“老祖!”

        谁也不知道笑笑老祖是什么时候来到破晓的,不过老祖九品至尊的修为,若想隐藏自己行踪的话,破晓上也没人能察觉到。

        笑笑老祖斜眼瞧他,揶揄道:“怎地,特意把房门开着,是生怕旁人非议?”

        杨开断然道:“不能,没有!”

        笑笑老祖轻哼一声。

        杨开关切道:“老祖伤势如何?是不是需要找地方疗伤?”

        笑笑老祖闻言摆手道:“暂时不用疗伤,回头等安稳下来了再说吧,之前一战伤势不算严重。”

        杨开奇道:“那老祖是有何指教吗?”

        老祖忽然跑到自己这里来,明显不是要跟自己闲聊的。

        笑笑老祖也不跟他客气,伸手道:“给我几套空灵珠!”

        毕竟与笑笑老祖一起在小乾坤中生活了很多年,彼此间多有闲聊,杨开也曾谈及自己的空间之道,看看老祖是否能够指点一二。

        空灵珠这东西老祖自然知晓。

        杨开也不问她要空灵珠做什么,当即取了几套出来,递过去。

        老祖接过,闪身便走。

        杨开只是眨了下眼睛,房间里便已没了老祖身影,唯有耳畔边传来老祖的话音:“叫你的人都轻松点,此去大衍不会再有战事!”

        杨开闻言愕然。

        都以为大军兵发大衍,是要进行最后的大衍收复之战了,可听老祖这话里的意思,似乎这一趟能兵不血刃地将大衍拿下?

        墨族肯将大衍拱手相送?

        杨开眉头微皱,心思变幻了一阵,很快想明白了关键所在,不禁恍然大悟。

        虽说如此一来有放虎归山的隐患,但对如今的人族大军来说,却是好事,且不说南北军那边情况如何,东西军这边才刚经历一场大战,短时间内若是再经历一场的话,损失恐怕不会太小。

        若是能兵不血刃地将大衍关拿下,就可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至于老祖要空灵珠……

        杨开想了想,暗暗为那墨族王主默哀片刻。

        或许往后很多年,墨族王主都没办法安生疗伤了。

        南北军驻地,李星被安置在一处阁楼中,阁楼自有阵法笼罩,开启阵法便可安心在其中修行,不受外界干扰,除非阵法被攻击。

        不过此刻他却没有心情去修行,之所以在完成任务后没有立刻返回东西军那边,就是想验证下那位米经纶军团长的猜测是否正确。

        同时,他也想知道东西军那边的战况如何。

        虽说他从项山那边得知了很多机密,知道这最后一战东西军想胜不难,难的是老祖是否能够成功斩杀那墨族王主。

        但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

        想知道东西军的战况很简单,只需看大衍墨族的反应就能知道了。

        所以李星一直在观望大衍关的方向,想看清那边的局势,不过因为距离隔的太远,而且他的实力只有七品,所以大衍墨族真有什么动静,他也是看不见的。

        就在他翘首以盼之时,一道身影化作流光,从大衍方向急促掠来。

        李星眼前一亮,心知这人应该是南北军负责监视大衍动静之人,如今赶回,肯定是有消息汇报。

        果然,那人归来之后,即刻便上了中军驱墨舰。

        李星有心去打探一番,又唯恐唐突,毕竟他并非南北军将士,哪有资格随意踏足中军驱墨舰?

        等了许久,忽见先前从大衍方向归来之人重新露面,李星连忙山前拦住去路,抱拳道:“这位师兄留步!”

        那人也是七品,抬头瞧了一眼,认出他来,笑道:“是东西军那边过来的李兄?”

        李星忙称是,再开口问道:“敢问师兄,大衍墨族是否有什么动静?”

        那七品略一犹豫,觉得此事也并非什么机密,才开口道:“李兄所言不错,便在方才,大衍墨族那边忽然有些异常反应,似乎有些骚动,不过因为关隘阻隔,我等虽努力探查,也没探明到底是什么原因。或许真如李兄此前带来的情报所言,东西军大获全胜,消息从墨族王城那边传到大衍,墨族才会如此不安。”

        李星振奋不已:“定然是了!”

        那七品笑道:“我也觉得是,所以赶紧回来汇报两位军团长,李兄,我还要再去监视大衍那边的情况,就不与你多聊了,先走一步。”

        这般说着,抱拳离去。

        李星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大衍墨族有动静了,这肯定是王城那边失利的缘故。

        墨族在王城失利,那就说明东西军之前的计划得以实施,说明东西军已经赢了。

        如此,他也无需再返回东西军,因为根据原先的计划,那边大战若胜,用不了多久,东西军就会来此与南北军汇合。

        他只需在此静静等候即可,正好验证一下米经纶的猜想是否正确。

        那七品开天辞别李星,直奔大衍方向。

        没到半个时辰,便来到一块浮陆上,浮陆此刻还有另外两位七品开天坐镇,这两位其中一个浑身魔气翻涌,赫然是万魔天出身,而另外一个看不出出身来历,身穿一件青衣,但一身气息却显得极为自然纯正。

        此时此刻,这两位七品开天一个左眼化作金色竖仁,正是催动了灭世魔眼的征兆。

        而青衣七品也不知施展了什么神妙瞳术,那双眸竟化作琥珀之色,隐有华光流动。

        两人各自端坐一处,目视大衍方向,窥探其中虚实。

        洞天福地人才济济,找两个修炼了瞳术的监视大衍墨族动向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此三人一组,两人负责监视,一人负责汇报,分工明确。

        过得片刻,那万魔天弟子忽然轻咦一声,与此同时,那双眸化作琥珀色的七品也眨了眨眼睛,显然都是有所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