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五十七章 积累的优势

第五千二百五十七章 积累的优势

        就在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虚空及远的位置上,忽然传来一丝不太正常的波动。

        波动传来的方向,是两族至尊交手的方向。

        他们虽然另外开辟战场,远离了王城所在,然而交手的余波还是会不断地传到这边来,通过这些余波,不管是人族八品还是墨族域主,都能清楚地感知到这两位的交手情况。

        基本上,这两位每一次交手都是平分秋色的状态,谁也休想占便宜,俱都拼的两败俱伤。

        这一次不一样,某一瞬间,人族老祖的威势陡然暴增,来自人族老祖攻势的余波更是连绵不绝,与之对应的,竟是王主的气息迅速衰弱!

        这让众多墨族域主又惊又骇。

        两族至尊交手的结果,可是会直接关系到最终大战的走向,一直以来,这两位都是不相伯仲之间,为何今日王主貌似落了下风?

        那气息的迅速衰弱,无疑说明了这一点,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域主们本还期望这是王主的一时势弱,毕竟这两位交锋的时候,偶尔确实会有某一方表现的更强势一些,这是某一方施展了强大的秘术,不过这种情况一般都不会维持太久,很快又会再次回到平衡。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域主们发现情况愈发不对了。

        王主的气势持续衰弱着,丝毫不见回转的迹象,这无疑是王主所受伤势越来越严重的征兆。

        人族老祖的气势倒是不再攀升,因为已经攀升到了顶峰,一个所有墨族都从未感受过的顶峰。

        两族至尊交手的具体情况,域主们不清楚,八品开天也不清楚,但只从这两位气势的对比,就可以推断出那边的局势。

        相对于人族老祖的强势,人族大军此刻的表现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他们将整个庞大舰队化作一体,一艘艘战舰上的防护法阵催发极致,同气连枝大阵勾连之下,整个舰队都处于一种强有力的防护之下。

        如此,他们的攻势很弱,但防守却是滴水不漏,更兼之机动性超强,墨族那铺天盖地的攻击一时半会竟拿人族大军丝毫没有办法。

        人族大军的反常,人族老祖的强势,王主的颓然,种种异常让所有墨族心慌意乱,尤其是域主们,隐约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砗硿号令之下,墨族大军的攻势愈发凶猛,想要赶紧在人族这边打开一道缺口。

        却效果寥寥……

        某一刻,那远方狂暴的天地伟力爆发之时,墨族王主的气势再弱一分。

        砗硿眸露惊骇,扭头朝那边望去,紧接着一道命令下达。

        下一瞬,数位域主带着七八位八品墨徒,身后浩荡十万大军,跃出战场,朝两族至尊交手波动传来的方向急速赶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处于防守状态中的人族陡然发起了反攻,阵法变换之时,庞大的舰队显露峥嵘,铺天盖地的秘术秘宝之威从战舰上打出,轰进墨族大军之中。

        此时此刻,距离王城及远的虚空深处,两道身影追逃着。

        前方遁逃的那位浑身墨色翻涌,身形庞大,正是墨族王主。

        他的身后,本有两只漆黑的翅膀,不过如今两只翅膀就只剩下一只了,还有一只似乎被什么人硬生生地从身上撕扯了下来,那伤口处墨血弥漫,血肉翻卷,看起来凄惨至极。

        逃遁之时,他的眼中满是恐慌之色。

        没办法不恐慌,原本与他实力在伯仲之间的对手,忽然展现出似能碾压他的实力,王主又如何淡定的下来。

        自从晋升领主以来,他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

        这么多年来,他与人族强者也多有交手,三万年前更是偷袭重创了一位人族老祖,与另外一位王主合力将之斩杀。

        他一直觉得,人族不过如此。

        直到今日,与他纠缠了百多年的人族老祖忽然爆发。

        到了此时,他哪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并非自己的实力不如人,若大家都是全盛状态,纵然自己稍逊一筹,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可自从当年第一次被这个人族老祖打伤以后,伤势便反反复复,从来没有得到过完全的修养。

        每次都只能修养个二十年左右,便又被打伤,旧伤未愈,新伤又来,百多年的积累,他的伤势可以说是越来越重。

        他本以为人族老祖肯定也是一样的,毕竟若他得到的情报没错,人族这位女性老祖的疗伤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每次修养二十年能做什么?

        这么多年来,多次与这位人族老祖交手时,她的表现确实是有伤在身的状态,所以每次大家都打的平分秋色。

        直到今日,他才发现,那全都是假象!

        这位人族老祖的伤势早就痊愈了,不但是这一次,以往的每一次她都痊愈了,只是佯装出伤势未愈的样子,就是为了让自己掉以轻心,在那一次次激烈交手之中,让自己的伤势越来越严重。

        如此积累庞大的优势,今日她终于冲自己露出了血腥的獠牙!

        两位实力相差无几的至尊,一个积累了百多年的伤势,一个全胜之姿,交手之下,孰强孰弱已经一目了然。

        若仅仅只是如此也就罢了。

        更让墨族王主惶恐的是,人族老祖这般处心积虑,不惜耗费百多年来隐秘布局,目的恐怕已经不单单只是将他打成重伤了。

        这女子……是要杀了他!

        唯有斩杀一位王主,才能让人族老祖这么有耐心地等待着,布局着。

        王主如今满心悔恨,悔恨自身的自以为是,他早该看出这女子的伤势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才是,他就不应该离开王城范围,与这女子另外开辟战场。

        他更恨阴阳关的那位王主,给的情报误导了他的判断,若不是太过相信这个情报,他也不至于落到今日这个田地。

        然而如今再如何悔恨已经晚了,怎样在对方的追杀下逃过性命,返回王城才是他需要考虑的。

        只要能返回王城,他就可以借助墨巢之力来对抗强敌,就有一战的资本。

        不过机会渺茫。

        为了今日的计划,人族老祖筹谋了百多年,又怎会给他逃生的机会,是以今日一战之时,对方早就将他引至了远离王城的位置,如今想要返回王城,最起码也要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足够人族老祖将他斩杀!

        追逃间,一道道威能恐怖的秘术从后方不断打来,王主虽竭力反抗,却依然避免不了状态越来越差的命运。

        他的身后,笑笑老祖如跗骨之蛆,紧追不舍,法决变换之下,许多便是人族强者都未曾见闻的秘术施展出来。

        她的神色平静,并没有即将斩杀一位同等级强者的欣喜和期待。

        因为她知道,在最后时刻到来之前,一切都是未知。

        便是那些领主域主,在危急时刻也自有保命的手段,更不要说她追杀的是一位王主,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便是一位重创在身的王主,拼死反击之下也是有机会与她同归于尽的。

        为了今日,她虽苦忍多年,也做了诸多部署,但到底能不能毕其功于一役,还尤未可知。

        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只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希望很大!

        王城战场处,数位域主领着七八位八品开天,加上十万墨族大军紧急驰援情况不妙的王主,人族大军的攻势也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

        只看这些墨族的动向,项山便知他们要去做什么,此战如果顺利的话,应该是东西军攻克王城的最后一战了,老祖那边的战斗关系最终结局,如何能让墨族大军去干扰?

        是以人族舰队在项山的率领下,拼命拦截。

        另一边,砗硿领着更多的墨族大军阻扰,双方一番激烈交手,原本还不怎么见血腥的战场,顷刻间变成了修罗炼狱,无数生命的气息在这一刻凋零。

        没能挡下来,东西军虽已尽全力,可毕竟人数不多,有砗硿帅军牵制,那几位域主依然带着八品墨徒和数万大军离去。

        战斗尤酣,双方皆都各施奇招,无论是早就知情的人族八品,还是已经有所预料的域主们,都明白,这一战,恐怕已经是定鼎大衍战区未来走势的一战了。

        谁也不会留力,在这样的一战中,之前的藏掖和留手,都将全力爆发。

        一炷香后,虚空深处,墨族王主的伤势愈发严重,面对人族老祖的狂攻,他虽奋力抵挡,却依然难以保全自身。

        若依这样的势头下去,不等他逃回王城范围,恐怕就真的要被斩杀。

        从未有一天,他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自从晋升王主的那一天起,他便以为自己将永生不灭。

        然而这才过去仅仅三万年,这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个交手的人族老祖,竟有能力和机会将他斩杀。

        何等短暂的王主历程。

        王城已经遥遥在望,只要再坚持片刻功夫,待他与自己的王级墨巢取的联系,便可借助墨巢之力了。

        只是……恐怕没有这个机会。

        便在王主心灰意冷之际,忽见大批墨族从王城方向朝自己驰援而来。

        王主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