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五十六章 师尊,你好惨啊

第五千二百五十六章 师尊,你好惨啊

        人族愿意如此监视他们撤回大衍,墨族也无可奈何,只能默许。

        不许又能怎样,难不成还要打一场吗?

        便是如此,两族幸存的大军在这种诡异的局势下,不断地朝大衍关方向靠近。

        来的时候墨族在蛰舂的带领下,花了一个月时间赶到此地,但回去的话就不必如此麻烦了,直线返回即可,所以时间上只需要十日不到。

        不过撤回的路上并非一帆风顺。

        百多年间,南北军在大衍关外布置了大量的陷阱法阵,遍布各方位置,之前蛰舂领军,大军行军方向飘忽不定,触动的布置不过是十之二三。

        换言之,还有最少七成的陷阱,分布在虚空各处。

        墨族大军这般直线返回大衍,注定会踩进那些陷阱法阵之中。

        每一次激发这些陷阱法阵,墨族大军都会有所损失,尽管域主们已经小心小心再小心,可依然难以全部避开这些东西。

        唯一让他们感到庆幸的是,在他们被这些陷阱法阵攻击的时候,尾随在后的人族大军并没有趁机进攻的意图,只是静静观望。

        撤回大衍之路,可以说是墨族的一场血泪史。

        墨族残军撤退,人族并没有全部离开。

        米经纶特意留了一部分人下来,打扫战场,寻找可能的幸存者。

        宫敛便是留下来的其中一人,因为米经纶在之前一战中没有察觉到欧阳烈陨落的动静。

        他在斩杀了蛰舂域主之后,气息确实忽然消失不见,可那并非陨落。

        所以米经纶怀疑欧阳烈很有可能没死,只是当时受伤太重,连返回驱墨舰的力量都没有了,只能假死逃生,如今正躲在什么地方。

        这种事自然交给宫敛最好,毕竟他是欧阳烈的亲传弟子,世上再没有谁比他更熟悉欧阳烈了。

        破碎的浮陆地带,如今充斥着大量的战舰残骸,还有无数断肢碎肉,整个虚空都被浓郁的墨之力充斥。

        宫敛矫健的身形在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碎片中腾挪不定,间或找到几个还有气息的人族将士,将他们从破损的战舰中救出,送至安全地带。

        直到某一刻,来到一具无头尸身面前。

        这是一位域主的尸体,那伤口上残留着宫敛极为熟悉的气息,是欧阳烈剑气所留。

        而这位域主,正是被欧阳烈斩杀,其身份应该是墨族大军的统帅。

        定定地瞧了这具尸体好半晌,宫敛才长呼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开口道:“师尊,出来啦,这么大人了,别躲着了。”

        面前的尸体毫无反应。

        宫敛眉头一皱,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上前,催动力量,化作掌刀朝那尸体斩去。

        纵是域主的尸体,身躯强大,然而身死之后也禁不住宫敛这一击。

        尸体腹部被破开,一道狼狈身影从中跌出。

        宫敛连忙上前搀扶,只见欧阳烈脸色苍白如纸,而且那眼中不断地有墨色翻涌,浑身上下,几乎就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气息更是虚弱到极点,犹如风雨中摇曳的烛火,随时可能熄灭。

        之前一战,他虽燃烧精血斩蛰舂域主于剑下,然而蛰舂实力不弱,拼死反击也让欧阳烈受了重伤,更兼之燃烧精血的后遗症,身处墨族大军阵营之中,连返回驱墨舰的机会都没有。

        欧阳烈当机立断,催动一道秘术遮掩身形,迅速藏身进蛰舂的尸身中,这才算躲过一劫。

        也幸亏蛰舂的体型庞大,否则还真藏不下。

        “师尊,你好惨啊!”宫敛惊叫一声。

        欧阳烈瞪着这个让人恨铁不成钢的弟子,骂道:“小兔崽子再晚来一点,老子就要自我崩灭了!”

        宫敛嘻嘻笑了声:“还有力气骂人,应该没事。”

        欧阳烈眸中墨色愈浓,急急道:“带我回驱墨舰!”

        这话说完,他便立刻催动秘术,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宫敛也正色起来,神念涌动,传音附近正在搜寻幸存者的同伴,拖着昏迷的欧阳烈,追着舰队迅速离去。

        他能感觉到,师尊情况不妙,且不说燃烧精血的后遗症有多猛烈,便是师尊如今被墨之力浸染,随时都有墨化的可能。

        欧阳烈方才说要自我崩灭,可不是开玩笑。

        在被彻底墨化之前,他肯定会这么做的。虽说如今人族已经有了驱散墨之力的手段,但他知道自己的弟子定会来找他,到时候一个墨化的他,万一失手杀了弟子怎么办?

        好在宫敛来的还算及时。

        一路风驰电掣,宫敛好歹也是七品开天,之前一战固然也有伤在身,却无损根基。

        追了不到一日,便追到人族大军,赶紧带着师尊进了驱墨舰的内殿中。

        米经纶也松了口气。

        这一战战死的八品开天数量不少,之前请战的那几位都已经不在了,好歹欧阳烈这个军团长活着回来了。

        驱散欧阳烈体内的墨之力,将他安顿好,米经纶继续坐镇甲板,送墨族撤回大衍。

        一路迤逦十多天,墨族在不断折损的情况下,终于返回大衍关。

        南北军重回驻地浮陆!

        只不过往昔热闹的驻地,今日却是冷清不少,耳畔边也再没了成师兄的谆谆教导,再不见许多熟悉的面孔,回想此前一战,米经纶依然能清楚地回忆起,每一位八品战死前的英姿。

        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如此,东西军后方安稳!

        大衍援军半道被狙,损失惨重,域主和八品墨族陨落者众,人族万众一心,拼死阻拦,援军不得不撤回大衍。

        消息经由墨巢,传递王城。

        砗硿跳脚骂娘,隔着亿万里之地,借助墨巢跟坐镇大衍的吽氐吵的不可开交,痛骂吽氐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催促他继续支援王城。

        吽氐能怎么办?虽有心却无力尔,经过上次一场大战,大衍墨族实力大减,不但大军数量锐减一半之多,就连域主和八品墨徒们也多有陨落。

        以之前五十万大军的精锐之师,都没办法突破人族的拦截,如今就算是倾尽全力,也走不出大衍了。

        他并非不知王城的危急,只是无能为力。

        如果说最初之时,大衍墨族还随时能走出大衍,只要下定决心,不畏惧损失,总是可以突破人族大军的防线,那么如今,在不断损兵折将的情况下,他们已经被困死在大衍关中了。

        除了死守大衍之外,再无其他出路。

        然而大衍真的能守得住吗?每个域主都对此抱有疑问。

        人族这区区三万人马,在这百五十年间,将近百万墨族玩弄于股掌之中,在他们未曾察觉的情况下,不断地削弱他们的力量,等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为时已晚。

        大衍墨族如今想要走出来,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人族昏了头,强行攻关。

        以人族现有的力量,若是强行攻关,墨族这边就可以借助三万多年在大衍关的布置,重创对方。

        如此方能扫清阻挡在前方的障碍,驰援王城。

        只可惜人族并无攻关之意,显然他们也知道以现有的力量去攻打大衍关是不切实际的,所以在返回驻地浮陆之后,人族一直按兵不动,休养生息。

        墨族援军第二次撤回大衍十年后。

        墨族王城。

        激烈的战事爆发。

        这样的战事无论是东西军还是墨族,都毫不陌生,因为几乎这百多年来,几乎每隔二十年,这样的战事就会爆发一次。

        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人族老祖与墨族王主拼的两败俱伤,人族大军占些便宜便匆匆撤退,墨族大军衔尾追杀一阵。

        如此周而复始,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墨族已经麻木,所以这一战的爆发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对此也早有准备。

        王城外布防的大军已经不到百万,却也有七八十万之多,纵然墨巢可以不断地补充兵力,可损失太多的话,也有些补充不过来。

        更何况,如今王级墨巢的所有力量,都在支持王主恢复伤势,为此,也耽误了墨血新鲜血液的诞生。

        数量虽多,可真正的精锐之师,只有不到一半而已。

        这么多年来的交锋,每一次墨族的精锐都有所折损,长此以往下来,墨族大军的整体实力越来越弱。

        这一次的大战,一如既往地爆发。

        人族老祖率先冲阵,搅的墨族大军天翻地覆,然后王主从墨巢杀出,两位至尊放对单挑,渐行渐远。

        之后王城左侧,人族大军来袭,王城右侧,亦查探到有大量乾坤世界袭来的征兆。

        这么多年了,人族还是老样子,一直不曾改变过。

        墨族的应对娴熟至极,一番交战,双方可以说是有来有往。

        按照之前的经验,只需防守人族攻势顶多小半日功夫,他们应该就会撤退。

        不过这一次,许多域主都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那就是人族大军这次貌似更加注重防守,他们明明是进攻的一方,竟然更注重防守,这显然有些让人无法理解。

        可事实就是如此。

        接触之下,墨族这边发现人族大军这一次将防御发挥到了极致,如此一来,对墨族的威胁反而更小了。

        这是何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