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 第五千二百四十九章 何故疯狂

第五千二百四十九章 何故疯狂

        笑笑老祖这一次受的伤本就比上次要轻许多,恢复起来自然更加轻松一些,不过相对来说,这一次她只是在杨开的小乾坤中四处游历,倒没有如上次那样经历一段从未有过的人生。

        是以依然恢复了整整八十年方才痊愈。

        老祖出关,人族大军即刻开始调动。

        外界二十年,东西军也不光只是在休养生息,也在为下一场大战做各种准备,只等老祖出关便可对王城再度发起攻击。

        如今,时机已到。

        命令传达,十六座早已布置妥当的乾坤世界,自虚空某处开始起航,朝墨族王城方向进发。

        与此同时,人族的庞大舰队在驻地乾坤背面集结升空。

        另一边,老祖已经孤身一人,朝王城冲杀过去。

        这一次,她没有再等人族大军一起行动,而是先行一步。因为上次人族这边就是这么干的,这次如果再这样的话,墨族那边肯定会有所提防。

        同样的方法,不可能一直都会奏效。

        墨族王城那边对人族驻地的监视可谓是不遗余力,然而这二十年来,人族一直按兵不动。

        人族越是没有动静,他们越是感到不安,仿佛冥冥之中有一把无形的铡刀悬在头顶上,将落不落,让人难受至极。

        当人族的庞大舰队,绕过驻地乾坤,出现在虚空中的时候,负责监视这边动静的墨族领主第一时间便有所察觉。

        消息紧急上报,很快便传到了砗硿耳中。

        砗硿迈步走出自己楼船的船舱,站在甲板上举目眺望,果然发现了人族舰队的踪影。

        他毫不犹豫,吩咐身边那位一直跟着他的女性域主:“监视人族大军动向,我回王城唤醒王主!”

        上次王主就吃过被人族老祖偷袭的亏,所以那一战归来之后,他便给砗硿传令,下次人族大军若再有进攻王城的迹象,立刻将他从沉眠中唤醒,免得再被偷袭。

        若非逼不得已,他是不可能下达这样的命令的。没有哪个墨族愿意在疗伤中被人强行唤醒,这对他们的伤势恢复极为不利,尤其他还是王主。

        可是与可能会到来的人族老祖的偷袭相比,这一点又不算什么了,毕竟若是人族老祖真的偷袭,那么王主也会第一时间醒过来,还不如早点让属下唤醒,还能早做应对。

        王主之命,砗硿自然不敢不尊。

        不过人族舰队才从那边起航,最起码也要半日功夫才能抵达王城,是以唤醒王主之事也不是那么着急。

        他吩咐完之后,便要朝王城赶赴。

        然而才刚走出两步,便霍地转身回望。

        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那边迅速接近而来,砗硿域主与他身边的那个女性域主瞬间脸色大变。

        人族老祖,已经来了!

        这可是万万没想到的事,都以为人族的老祖会与大军一起行动,谁也没料到她竟先行一步,在墨族察觉人族大军调动的同时,便已杀至王城附近。

        “敌袭!”砗硿来不及深思人族老祖在玩什么花样,惊恐怒吼一声。

        下一瞬,便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撞进了墨族驻守王城之外的大军之中,狂暴的天地伟力爆发之时,仿佛烙铁掉进了冰水中,天地沸腾!

        当一位人族至尊强者,不顾身份地位,悍然对墨族大军发起进攻的时候,能造成的破坏力是难以想象的。

        因为无人可以遏制她的行为,在没有王主牵制的情况下,纵是域主和八品墨徒们,也随时都有陨落的风险。

        每一瞬间,都有数千上万的墨族灭亡,以那闯进墨族大军的身影为中心,四周墨族如骄阳下的雪花般,成片成片的消融。

        其中不乏领主级的墨族,间或还夹杂着域主和八品开天陨落的动静。

        短短不到十息功夫,墨族大军便少了四五万之多。

        布防严谨的墨族大军更是一片混乱,无数墨族本能地催动秘术朝那身影打去,然而却毫无效果,反倒是接二连三地出现许多误伤。

        一些墨族没死在人族老祖手下,却是死在自己在族人的秘术之下,可谓是悲惨至极。

        十息,对许多墨族来说,几乎就是生与死的差距。

        而十息时间,也足够墨族王主反应过来。

        人族老祖的力量在王城附近宣泄,纵是在沉眠之中,他也能清楚感知。

        十息后,不等老祖给墨族大军制造更多的混乱和伤亡,墨族王主愤怒的身影已从王城杀出,浓郁墨之力将他包裹,几乎看不到他的真容,无边愤怒的一击,几乎是倾尽了全力,狠狠将笑笑老祖击退。

        老祖白皙的脸蛋上闪过一抹晕红,很快消散不见,屹立虚空中,与墨族王主隔空对望,明媚目光似能穿透那墨之力的阻扰,清楚地看到王主眼中的愤怒和不解。

        王主确实既愤怒又不解。

        愤怒的是这才二十年时间,这个人族女子又蹦跶出来了,上次就是这样,搞的他疗伤好好的被打断了。

        不解的是,人族都这般疯狂吗?他可以肯定人族这位至尊身上伤势未愈,因为方才一次交手,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一点。

        当然,不排除对方有意隐藏实力的可能性。

        但这个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二十年时间,自己借助墨巢之力也才将伤势修养了两三成左右,这位修行了特殊功法的人族老祖只怕更加不堪。

        前后两次,皆都是有伤在身,却依然来挑衅自己,这是摆明了自己不好过也不想让别人好过,怎会疯狂如斯?

        两次的伤势积累,还没什么大碍,但若长此以往下去,即便他们是王主九品,也会损伤到根基的。

        望着面前这个女子,他隐隐看到了三万年前,那位坐镇大衍关的九品至尊的身影。

        那个人……也是极为疯狂的,否则不至于在被自己偷袭重创的情况下,还能拉着上一位王主同归于尽。

        人族……果然是个可怕的种族。

        两大至尊隔空对望,即便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气势上的交锋,但那无声的压力依然让墨族大军静若寒蝉。

        “何苦来哉?”王主望着老祖,率先开口。

        虽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老祖又何尝不知他的意思。

        这位明显是觉得大家都有伤在身,那就各自疗伤,战事的话,放任手下人去拼,是好是坏全看各自发挥,他们两位都不去干涉。

        这对任何一方都是极为公平的。

        何必拖着伤残之躯跑来挑衅,到时候又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谁也占不到便宜。

        笑笑闻言一笑:“人族势弱,没办法,我这个当老祖的自然要多出点力气。”

        算上这一次,她与墨族王主总共三次交手,这还是头一次有所交谈,之前两次皆都是手底下见真章,没有半点交流。

        之所以愿意交流,也是因为东西军的舰队还在路上,若是能在这里多拖延一会,对人族大军接下来的进攻也是有利的。

        因为她在这里施压,被她打乱的墨族大军就没办法进行有效的整顿。

        墨族王主眼帘低垂:“既知人族势弱,又何不投效我墨族?人族的未来注定要被墨族统治,你身为人族至尊,我相信你不至于连这一点都看不清。”

        笑笑老祖嗤声道:“大言不惭,谁给你的自信?自古以来,墨族可曾踏出过墨之战场半步?但凡我人族一息尚存,墨族的图谋就休想得逞。”

        墨族王主缓缓摇头:“执迷不悟。”

        笑笑老祖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尔!”

        墨族王主不再废话,转头看了看从远处虚空朝王城这边逼近的人族舰队,提议道:“今日一战,你我皆不插手,各自观望,如何?”

        说实话,即便能借助墨巢之力,他也不愿与人族这位至尊交手。

        伤势未愈,借助墨巢之力他固然不会落入下风,可也会拖延他疗伤的进程,更何况,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拿下对方。

        真要有把握拿下对手,他才不会废话,早就直接动手了。

        虽只交手寥寥数次,可他也察觉到对手的难缠。

        面对他的提议,笑笑老祖只是缓缓摇头:“那可不成,我既已来,自不会袖手旁观。”

        墨族王主一怒道:“休要得寸进尺!”

        他能提议双方各自观望,不插手今日之战,已是让步。

        毕竟在他出关之前,笑笑老祖便已祸害了数万墨族大军,更有域主和八品墨徒死在她手上。

        这些,王主都可以不计较,却不想这女子竟不同意。

        王主自然恼怒。

        而话落之时,笑笑老祖身边便忽然涌出浓郁墨之力,那墨之力化作一个个扭曲的人脸,口中发出无声的哀嚎。

        那哀嚎虽无声,却似能在人的心灵深处响起,让人心神震荡,心性不宁,便是八品吃了这一击也要僵硬片刻。

        这显然是出自王主的手段。

        而就在这诡异秘术出现的同时,墨族王主便已合身扑来,一掌朝笑笑老祖印下。

        笑笑老祖冷笑不迭:“嘴上说着各自观望,下手却是毫不留情,不愧是王主!”

        王主冷哼:“你既已拒绝,那自然唯有一战。”